你我皆薄情

第9章多情又孝顺的周远琦

c2017-1-22 23:27:18Ctrl+D 收藏本站

    第9章 多情又孝顺的周远琦

    周远琦的目光忽地攫住她,但没有说话,不屑。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他坐进车里,吩咐司机开车。

    她跳下车,气愤,按住他的车门,一字一句,“听着,这场婚姻,我有错,你也有!”

    周远琦对她烦腻,侧了侧身,坐进里面。“什么事情,你都想得这么清楚,快乐吗?”他讽刺。

    沈亚柠捋捋头发,耸肩。

    这与快乐无关,她做事目标清晰,担的责任也要清楚。是该她负责,她不会推卸。现在,这场婚姻她不是始作俑者,周远琦也加进战局,两人是半斤八两。

    半响,沈亚柠回他,“婚礼上,你也问过我这句话。”她笑笑。

    那天婚礼上,她没有答他,现在也没有。她拒绝回答这种蠢问题,冷暖自知。“为什么最终同意结婚?”她问他。她不相信,外冷内热的他会因为要联姻,就抛下爱了七年的谭美琼。

    她弯起嘴角,笑意淡然,“真的是舍不得放弃荣华富贵?”又笑,“还是真的像刚才所说,为了让谭美琼做少奶奶,让她过着富足不识人间愁滋味的生活,每天待在宫殿里等你下班归来?”

    他阴霾看她一眼,声音清冷,“你知道答案。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丢下话,让司机开车。

    沈亚柠怔了怔,僵在那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站在马路发呆,两边的汽车疾驰而过,对她响喇叭,一个司机探头出来漫骂,“知不知道这是哪里!”

    沈亚柠回过神,退回人行道。

    周远琦说得这么肯定直接,由此可知,他分明也时刻看穿她的心事,只是不想揭穿她。

    她悲哀承认,她猜测过周远琦同母亲抗议这场婚姻,然后接受的理由,想给他一个罪名,两个都一样无耻,谁也不比谁高尚。把罪名判给他,自私,虚荣,贪心,舍不得利益,又放不下谭美琼,两者皆想得,可是,他轻飘飘一句话,让她挂不住脸上的笑容面具。

    是,他是个孝子,这场婚姻,他能做的,除了抗议,就是希望她能站在他那一边跟他联手拒绝。他不可能私奔。

    沈亚柠静下来。

    她太明白,此刻周远琦在心里怎么想他。她利用了他的弱点,他孝顺老妈的弱点,他一定会被杨文玉阿姨带上婚礼现场,她想也不想就穿上婚纱做新娘,肯定不考虑过他跟谭美琼。

    沈亚柠感慨地闭了闭眼晴,回到车上。

    家里有什么等她?空荡的房间,亮着的灯光。然而,人总是要有一个回家的地方。

    斟一杯啤酒,回到书房继续案头工作。供应商知道百货销售下降,开始摆出脸色,开价比之前上升一个百分点,让商场根本就没有利益商谈的空间。

    真羡慕谭美琼,有男人的宽厚胸膛给她依靠,宽大手掌替她挥去前方茫茫路途,每走一步,都有男人小心呵护。

    但她不是谭美琼,让她做上谭美琼,也不一定感到幸福。

    鱼羡慕水,然而怎知水也有它的烦忧。

    她注定要靠自己的一双手,哪怕是感冒,那两颗药粒,也必定是她自己掏腰包。

    今晚感慨多,纷乱无绪,她撑着头,哑然失笑。

    怎么了?为周远琦一句话,她就这么看低自己,帮他提高地位?最终,这场婚姻,小人是她,无耻的人是她,把周远琦提高一个地位,上升到一个高度,因为他孝顺,他才答应这场婚姻?

    呆呆瞪着文件望半响,真可笑,他纵然孝顺,但若真心想娶谭美琼,他就要竭尽全力想办法,而不是期望她帮他,联手一起拒绝这场婚礼。

    说到底,他不自私?

    多想无益,收拾文件,洗刷上床。第二天,她仍是精神奕奕的少奶奶,周远琦的妻子。眼圈泛黑,肤色腊黄不要紧,化妆术这么发达,借用一点胭脂跟口红就可以让她恢复光采。

    回到公司,门口一大拔记者,拿着麦克风争先想挤进公司,被保安拦住。

    沈亚柠放慢车速,电话骤然响起。

    想也不想,她接起,电话辟头一阵冷语,“在哪?还不来公司?”

    听出话音是大哥,沈亚柠皱眉。昨晚被周远琦一句话弄得心神不宁,躺在床上也恍恍惚惚,失眠,来公司只迟十分钟,就这十分钟,成了大哥的眼钉子。

    也难怪大哥生气,是她失职。

    心里暗想,下不为例,不能因为周远琦而影响到她的生活。

    来不及询问众记者何故一早就来跟公司打招呼,汽车绕向后门,开进停车场。

    推开办公室,大哥已经坐在她的办公椅,听见门响,缓缓转回头,眼晴凌锐,瞪她,“亚柠,又迟到!”

    又?真难听。

    她低下头,在沙发坐下。沈辰宇借题发挥,教训她,“身为高层,你——”

    秘书捧咖啡进来,沈辰宇大喝一声,“出去!”

    “是!”秘书一脸惶恐,唯唯喏喏。

    沈亚柠镇定的,“有气冲着我,找秘书的碴,丢面子。”

    “哼!”

    “总经理,什么事?”公事公办,直呼称呼,让沈辰宇只能压下怒火,言归正题。“看到楼下那帮记者了?”瞪视她。

    沈亚柠点头。

    “微风百货商场停顿休业的消息,走漏了。”沈辰宇冷冷嗤出声。

    沈亚柠怔住。“你不是打点好有关人员,让百货继续正常营业?”

    沈辰宇被刺到,板着脸,“你现在指责我办事不力?”

    “总经理,现在是工作时间,我只说公事,不评判别人八卦,能力低弱与否。”她烦躁,老妈要是知道,会气得不小,存心考验下沈辰宇,他却让老妈失望。而且,这件事情,说小也小,说大也可大。

    沈辰宇张嘴,正想斥责沈亚柠,沈亚柠拧眉,“你确定你办妥部门机构,而是另有他人从中透出消息?”

    “都是你,没能耐就好好在家做全职主妇!”沈辰宇冷着脸。

    “总经理!”沈亚棕提高声音。

    亏他还有时间,把重点放在她的身上。

    他这个人,太小气,计较。

    男人这么斤斤计较,难免失去风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