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11章离婚

c2017-1-22 23:27:30Ctrl+D 收藏本站

    第11章 离婚

    苏彩凤转头,盯着她,威严中掩不住疲惫,“怎么处罚?”她说,“这样的事情,要是被有心的董事成员利用,你足以被开除,”叹气,“你离开公司,你大哥怎么办?让他一个人支撑这间公司?”

    “妈,我可以。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旁边的沈辰宇出声。

    “你们都给我收声!”苏彩凤喝声,目光转向沈亚柠,“亚柠,你记住,我费了一番心事让你跟周远琦结婚,你要努力抓牢周远琦,万一公司撑不下去,让周远琦加进微风百货公司,我会想办法让公司给他一个董事位,让他跟沈辰宇一起打理微风百货。”

    沈辰宇瞪大眼晴,简直不能置信,提高声音,“你要把公司让给一个外人?”

    “什么外人?他是你妹夫!”

    “他姓周,我姓沈!”沈辰宇怒不可竭,这么多年的心思白费了,一心想夺权,却莫名被周远琦空降到公司,职位还跟他并肩。

    顾不得在公司,私事回家谈,沈辰宇愤怒道,“你宠亚柠我无话可说,现在,你居然连她的男人也宠!”

    “我听说你跟部门机构打交道,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公子架子,才把他们激怒,有人把料拿给记者,可有此事?”苏彩凤转头看向沈辰宇。最新最快更新

    沈辰宇脸色一变,急忙否认。

    沈亚柠沉默,心里惊魂未定。她从不知老妈会这么看得起周远琦,这么信任他。

    往深方面想,老妈宠她,周远琦是她喜欢的男人,老妈待她的男人,就像待她自己的女儿一样,爱如己出。她爱女儿,自然也深爱女儿的男人。想到此,沈亚柠眼晴迷蒙。

    如何是好,她就要跟周远琦离婚。

    公司困境跟母亲,层层忧虑,她不是没有想过,但仍需要离婚。

    非离不可。

    他们两个在婚礼上签了离婚合约,而且她一向遵守承诺。

    当初,她只想完成嫁给周远琦的心愿,然后和平跟他离婚,她从未想过,一旦踏进婚姻,有这么多层关系夹杂,让人心力憔悴。

    这次的公关危机,苏翠凤亲自出来主持局面。

    沈亚柠越发沉默,老妈老了,不放心公司交给大哥,且公司现在生意越来越萧条,还出这样的丑闻。

    记者会上,苏翠凤郑重说明微风百货商场一切按正规程序走,绝无贿赂,记者不满意,仍有众多问题提问。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上了年纪,从记者会下来,苏翠凤露出倦容。

    沈亚柠递上一杯热开水,苏翠凤凝视女儿,再次说,“记住,微风百货商场是我的心血,无论如何,你们两小夫妻一定要看顾你大哥,不能让公司在他的手上没了。”

    沈亚柠脸上讪讪,喉咙被酸涩呛住,说不出话。

    怎么办,如何告诉老妈,周远琦不是她的男人。

    忙到深夜,沈亚柠到停车场取车。

    空旷的停车场,细高跟鞋尖叩响地板,一声,一声,仿佛自遥远地方传来,每一声都让她震荡,十分迷茫,怎么办?

    她寻不到答案。

    开口恳求周远琦,不要离婚?

    不可能,她摇摇头。

    周远琦绝不会答应。

    独立的她,从没有这样慌措的时候,尤其是想到母亲把公司期望都放在她跟周远琦身上。

    跟周远琦结婚,她太鲁莽,冲动,以为结婚只是圆了她的爱情梦,以及两家利益联姻,没有想到母亲对周远琦这么深重,把女婿当儿子看待。

    停车场的灯光被头顶楼层压着般,永远迷蒙照不亮,像蒙着一层灰。沈亚柠抽完一支烟,冷静下来,发动汽车。

    杨文玉阿姨从小看着她长大,喜爱她。苏翠凤也是如此,从小看着周远琦长大,钟爱他。

    在两位母亲看来,沈亚柠跟周远琦都是自己的儿女,两人结婚,简直是完美的一对。

    她太天真,以为爱情可以跟生活分开,爱是爱,生活是生活,爱了,完成心愿没有遗憾了,潇洒离婚,却不知爱意在精神领域才能纯粹不被干涉,爱情一旦放进生活,就要跟生活的各种关系相互联系,她不能想像,要是老妈得知她跟周远琦离婚——

    她吸口气,打转方向盘,汽车缓缓开向街道。

    她抬眼看手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街上仍有不少情侣,牵着手,肆意挥洒笑意柔情,两人拥着肩。

    月亮铺上鸡蛋白,这样喧嚣的都市,居然能听见蟋蟋虫鸣。

    明天,满一个月。

    明天,她跟周远琦再无关系。

    车停在路边酒摊,她扬声叫,“老板,一瓶清酒,烤玉米。”

    做人要像玉米,生可以打果汁,水煮玉米清新,甜,炒菜也够味,拿来烤,也另有一番香味。无论何种方式待它,玉米都保有它的个性,不会轻易就被毁坏。

    她一边喝酒,一边胡乱感慨。

    嗅了口空气,空气被大排档油腻烟雾熏染,混浊神经更加昏沉。

    她不许自己放纵,半瓶酒喝完,打起精神买单。

    在酒铺,远远就看到对面有一对情侣在拉扯,闹别扭,她不理会,继续喝她的酒,等坐上车,汽车开回路上,车子离那对情侣越来越近,醉意的眼晴兀地睁大。

    是周远琦跟谭美琼。

    有意思,沈亚柠再苦闷也笑出声。

    周远琦二十七八的人,居然像个小男生,午夜跟女伴在街上拉拉扯扯。

    真不知要说他单纯,还是幼稚。

    他们站在桥的转弯处,汽车开上去要放慢车速,她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车影从他们身边晃过去,风吹来他们的话语。

    “你听我说。”着急的闷重男声,一听就是周远琦。

    “我不听。”谭美琼声音倒显得孱弱,但悲愤。

    “我没有骗你,我跟沈亚柠会离婚!你看过我们的离婚合约!”

    “不,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尖亢的声音自车后断断续续飘来,沈亚柠心想,有志气,想不到让男人我见犹怜,柔弱的谭美琼是个志气女生。

    又一想,她明天就要跟周远琦离婚,还有心思去理会别人私事?

    嘴角牵着淡笑,一踩油门,汽车疾驰而去。

    不管周远琦有无跟谭美琼合好,但她的心愿已完成,明天,两人签离婚协议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