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13章为爱情任性一个月,收场

c2017-1-22 23:27:41Ctrl+D 收藏本站

    第13章 为爱情任性一个月,收场

    她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妆容明媚,干炼。

    她满意了。

    吸口气,开门出去迎客。

    是的,除了夫妻,天下都是过客。

    只要一签字,下一秒,站在客厅里的周远琦就成了客人,身份从丈夫到客人之间,转换之快,沈亚柠不禁微笑。

    周远琦觉察到她嘴角含笑,不禁一呆。

    这女人。

    就要离婚,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心情愉悦。

    这让周远琦有种被她捉弄的愤懑,非要跟他结婚,结婚一个月,却笑着跟他离婚。他不懂她,她太莫名其妙。

    “你不伤心?”周远琦不由问她。

    沈亚柠眉眼一挑,眼眸明亮。她笑,“伤心无用。”

    攀着他的手臂,泪眼朦胧,哭着恳求他留下?

    大家喜欢各种饰品,字帖,名画,古董,钻石,手链,高跟鞋,皮包,顶级豪华汽车劳斯莱斯,她恳求他留下,拥有一个叫丈夫的摆设,让周远琦做为饰品来装饰她这场婚姻?

    不必,他不爱她。

    她为爱情任性一个月,纵容自己去完成心愿,该收场。

    她这样叮嘱自己,冷静下来,一面到书房拿出离婚协议书,一面撇了眼墙上壁钟,七点。

    这么早,他这么迫不及待过来同她离婚,一刻也不能等。

    “你已经准备好?”周远琦再次吃惊。刚才,她打开门,一副不想要跟他离婚的茫然神情。

    沈亚柠点头。“离婚资料我已经准备妥当,来,请签字。”

    她这么大方离婚,没有半点做作,让周远琦惊骇,甚至,一点凉意。她的清醒,镇定,让男人憎恶,不讨喜。

    她去厨房拿了两杯咖啡,递一杯给他。

    “你看下资料,要是没有意见,可以签字了。”她说,一边想打破沉重让她压抑的气氛,不让自己走神失态,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沈亚柠把电视音量提高,周远琦抬头,看看她。沈亚柠微微一笑,找个理由解释,“我喜欢听哥特重金属音乐,你知道,那音乐,”眯眯眼,“简直是震破耳膜,习惯了,看电视也喜欢放大声。”

    周远琦深意看她一眼,没有出声,低头阅览离婚协议资料。

    沈亚柠踱到长窗前,深深吸着清新空气,烧热的脑海,慢慢回到平静。

    才早上六七点,雾缓缓散去,露珠停在玫瑰枝上,一颗一颗,晶莹透亮。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眺望几米远的大海,海浪一如既往拍打岸边岩石,而她,终于做一场梦,回到原位,做回单身女人。

    雾在海面没有散尽,阳光显得弱,透过湿雾掠过海面,让整个大海都镀上一层轻柔光亮,光亮在雾里,若隐若现,美妙苍茫。

    只有景色不负人,举行婚礼这里的风景如此美丽,现在仍然让她着迷。

    这幢房子,不久就会拍卖。

    她笑了笑,缓缓啜一口咖啡。

    转回头,声音经由掩饰,听起来欢快,“有无意见?”她说,“要是没有,签完字你就可以走了。”

    周远琦看着条款,别墅跟他想的一样,沈亚柠建议拍卖,两人平分,谁也不会占谁的便宜。

    望着沈亚柠神明媚的神情,周远琦略为失望,觉得结婚跟离婚,都被沈亚柠当成一个傻瓜被摆布。

    他并不是希望沈亚柠流泪恳求他留下,声泪俱下说爱他,别走,而是,离婚这种关乎女人一生的事情,她却这么轻易就做出决定,而且没有半点惆怅。

    多少女人听到离婚就胆颤,把婚姻当做一生事业来经营。

    但对沈亚柠来说,结婚跟离婚在她眼里,这么随意,像买进又卖出的一件商品。婚姻在她眼里成了玩具,喜欢就想得到,不要了,就像小孩般丢开,这种性情,让周远琦的眉宇一直没有舒展开,不悦。

    电视在放着歌手比赛,一首《原谅》被张玉华干净的嗓音唱得无怨无悔。

    “每个人最后都要说再见,微笑着容易过一天,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结婚又离婚,沈亚柠不需要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原谅。

    周远琦终于把离婚协议条款逐一看完,看得那么慢,是怕她又在条款里设陷讲,让他一辈子都要被她不堪纠缠吗?

    沈亚柠心里微微笑了笑,看着他终于拿起桌上签支笔要签字,她别转脸,真想抽支烟。

    她打定主意,等他签完字,她就回头,僵涩嘴角要勾起一个灿烂笑意,然而,电视传来喧嚷,她的心一震,蓦地转回头,目光紧盯着电视屏幕。

    “据本社报道,微风百货公司收贿政府部门的传闻,已经被证实,有关证据……”

    沈亚柠的视线被电视凝住一秒,下意识抓起外套就往外面冲。

    赶到公司,还没有到八点,公司门口已经被众媒体围堵。

    有记者发现是沈亚柠,摄像机转向沈亚柠,人趋向前,向沈亚柠的汽车跑来,沈亚柠见状,立刻打转方向盘,汽车飞上街道。

    沈亚柠定了定神,公司九点才上班,媒体这么早就接到消息,在这里围堵。

    汽车停在一幢大院,不等佣人通报,沈亚柠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老妈已经起床在看电视。

    “起这么早?”沈亚柠瞧见母亲也在看那则微风百货公司的新闻,她强装笑脸。

    苏彩凤示意沈亚柠坐过来。

    沈亚柠犹豫着要开口,苏彩凤问她,“吃早餐没有?”

    沈亚柠摇头。

    苏彩凤立刻唤保姆,给她拿早餐,沈亚柠看看老妈,犹豫开口,“这是真的吗?”问得小心翼翼,声音很轻。

    苏彩凤叹息。

    她没有恼怒,也没有生气,脸色平静,沈亚柠看不出老妈在想什么。

    半响,苏彩凤算是给沈亚柠交待,“做生意,哪没有点风吹草动,”取笑她,“就这点事情你就一大早跑过来,”望着沈亚柠语重心长,“你要学会镇定,不要自乱阵脚。”

    得了老妈这句话,沈亚柠放下心。

    她心里想,一定要学老妈,无论什么事,都要镇定,脸上不动声色,她崇拜老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