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15章周远琦没有签离婚协议书的原因

c2017-1-22 23:27:51Ctrl+D 收藏本站

    第15章 周远琦没有签离婚协议书的原因

    做事情,她不喜欢延迟,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像男人一样果断干脆。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抹了抹脸,她拿过手机,正要给周远琦拔电话,手上的电话忽地响了,屏幕亮起。

    她眯起眼晴,盯着来电显示。

    是周远琦,她二话不说就接起,正要开口询问,他说,“明天在午后餐厅见,带上协议书过来。”

    沈亚柠气结。声音冰冷,“我的时间珍贵。”明明今天就可以签好协议书,明天还要她跑一趟。

    周远琦不理会她的愤怒,语气淡漠。“离婚协议书上的资料,有些地方我看我们需要重新探讨。”不等沈亚柠回话,电话挂了。

    沈亚柠握着拳,让自己不要动气。

    这份协议书她斟酌又斟酌,没有半点让周远琦吃亏,两人唯一的牵扯就是这幢房子,只要卖掉平分,他们离婚可谓是干干脆脆,干干净净,不会像别的夫妻,有孩子,财产账目也混乱,离场婚像打战,筋疲力尽。里面附加一个离婚对外保密的协议,也只是为了两家公司利益着想,对外保密一段时间,而不是永远不公开这段离婚。而且,秘密离婚,并没有瞒着谭美琼,只有他们三个当事人知道。

    第二天早上,沈亚柠赶去午后餐厅。

    她不想再延迟离婚,这让她煎熬,既然得不到他,就迅速彻底离婚,快快放下周远琦。

    汽车在半路飞奔,她看着手表,叹气,赶到餐厅再回公司,定会迟到。

    刚坐下,周远琦就准时过来。

    沈亚柠把文件放到桌上,直接问他,“哪个条款不满意?”

    周远琦深意看她一眼,半响,他转头叫服务员。“牛奶泡芙咖啡。”看向沈亚柠,“你?”示意她点单。

    沈亚柠瞪他,没好气,“白开水!”

    他的慢条斯理让她恼怒,不明白他为何不签字。

    服务员走开,她的手指敲着文件,问他,“哪个地方不合心意?”

    周远琦脸上面无表情,服务员端来咖啡,他喝着咖啡,才缓缓说道,“别墅不用拍卖,你留下。”

    “别墅给我?”沈亚柠挑眉,吃了一惊。

    周远琦点头,没有看她,继续优雅又冷漠品着咖啡。

    她不接受施舍。她眯了眯眼晴,寻回声音,不带半点感激。“我不需要。”

    闻言,周远琦的嘴角弯了弯,抬起头斜睨她。嘲弄地冷笑,“亚柠,你偶尔放下骄傲,会比现在更讨喜。”

    这句话剜进沈亚柠的心,她抬起头,声音冷毅,“我不会对男人示弱。”

    他皱眉,修长手指放在唇边,沉默一会,对她厌憎地摇摇头,“这不是示弱,而是,你不要在男人面前处处表现得像只骄傲的孔雀,这会让男人反感。”眼角扫她一眼,“而且,你的语气也要放平和,不要总是跟男人针锋相对。”

    如果不是协议书没签,沈亚柠想当场走人。

    她抓过手袋,拿出笔,把笔和文件推到周远琦面前。

    “请签字。”公司还有事情,她一早过来不是为了跟他理论,如何做一个女人。

    周远琦看看她,摇摇头,嘴角溢着对她的无语。他说,“我们朋友一场,我是以朋友身份给你忠告。”他的本意是为她好,就算他们分开,她也会遇上别的男人,哪个男人会喜欢带刺的女人。他的个性外冷内热,表面冷淡,对她说话刻薄,其实内心重情义,他们两家是多年世交。

    沈亚柠看一眼手表,已经九点半,她要赶回公司。

    她冷哼,指着文件,“签完字我们才谈是不是朋友,你现在还是我的丈夫!”不动声色讽刺他。

    她的挑衅让周远琦的眼角深了深,他说,“别墅财产分割,把这个条款划去。”他坚持。

    沈亚柠话也不想再说,两人一般固执,她抓过文件,二话不说就签下她的名字,然后把文件递回给周远琦。“快签,我没时间浪费。”又看一眼手表。

    她工作的冲劲让他欣赏,一起长大,她的功课最好,放学回家就苦做功课,没有别的爱好,这让她失去女人的精致,跟木讷男人一样呆板。

    如果不是成为夫妻,做为朋友,或者工作伙伴,他们会是一对好搭挡。

    “不签是吗?”沈亚柠打开笔,“我替你签。”

    “亚柠!”他皱眉,也不耐烦,“别墅的事情不用再争,我已经决定。”

    沈亚柠一动不动打量他,唇角浮起一丝似笑非笑。“这么说,你昨天待在别墅一天,就是为了想清楚,要不要把房子给我?”她淡淡冷笑,“憎恨我跟你结婚,但因为我家公司陷进困境,你在这时候跟我离婚,两家又是世交,你认为情义上说不过去,所以把房子弥补我?”心中有蛇在啃着她。她笑,“你对我又讨厌又憎,做这个决定这么矛盾,难怪你用一天时间。”语气嘲弄。

    他的脸色沉下。“任何事情,你分析得这么清楚,生活真没有意思。”不着痕迹回呛她。

    “你是说我不快乐?”沈亚柠用手掠了掠头发,哼哈冷笑,“那么,表面光鲜工作能力出色决伐果断的你,私下生活跟私人感情却这么犹豫,优柔,在义气面前,为了要不要把别墅给讨厌的我,你用了一天时间,这样讲义气的你,也会快乐?”

    被沈亚柠一顿抢白,周远琦的一番好意被她丢下冷水般,眼神幽暗掠过她骄傲的脸,语气愠怒。“微风百货公司这些年销售不如意,你比我清楚,现在又信誉危机,你要考虑你的处境,也许卖掉别墅你还可以有一条后路。”

    哐当,沈亚柠把笔摔下餐桌。

    居然暗示她微风百货公司要是破产,她可以靠卖掉别墅过活?做为离婚女人,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可笑,她会轻易让微风百货公司关门?

    “亚柠,你做为女人失败,太独立骄傲,但做为工作拍挡,我欣赏你。”他说。

    所以,他在替她着想?

    她冷冷说着,“不用费心,请把这份心意放在谭美琼身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