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17章周远琦的优柔与矛盾

c2017-1-22 23:28:2Ctrl+D 收藏本站

    第17章 周远琦的优柔与矛盾

    忽然有人瞧见沈亚柠,清咳一声,旁边立刻雅雀无声,那几个女职员脸色讪讪,端着餐盘换过另一个较远的位置。

    员工士气的重要,沈亚柠回到办公室,吩咐部门组长,召开员工会议。

    内线电话接进来,沈亚柠拿起,“喂——”

    “是我,周远琦。”闷闷的声音自我介绍。

    沈亚柠嘴角牵了牵,有趣,他们刚离婚,他的称呼就这么客气,疏离。

    “什么事?”不说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刚才怎么不接手机?”周远琦沉默一会,忽然说。

    沈亚柠撇一眼放在桌上忘记拿的手机,三个未接电话,全是周远琦。她挑起眉毛,揉着酸痛额角问他,“有话请说。”没有,她就要挂电话。文件堆积在桌面,她要处理。

    周远琦冷哼,声音奇异的灼人,“所以说,你就是这种催促般争分夺秒的语气,让男人失去兴趣。”他当然晓得她是要忙工作,可是,他们刚离婚,她就能立刻用这种冷淡声音待他,没有半点留恋,真够狠。不是他亲自见到,不相信真有这么狠决的女人。最新最快更新

    “我挂了。”正要放下话筒,忽然传来一声急促,“母亲要见你。”

    “现在?”沈亚柠心跳停半拍。

    “是,”周远琦讽刺她,“不然,我会给你这么多电话?”

    听出他的语气对她不满,沈亚柠没有理会。半响,她恍惚出声,“阿姨找我,为什么?”为什么是她刚跟周远琦早上签完离婚协议,阿姨就找她,而且不是给她电话,反而让周远琦给她转达。

    周远琦也纳闷,语气冷冷。“回去自然就会知道。”老妈不只是叫沈亚柠,他自己也要一同过去。

    挂上电话,沈亚柠抹了抹脸。

    镇定思绪,吁口气,拿起外套,一边吩咐助理她很快就回来,一边走出公司。

    周家宅院是一幢洋房,白墙红瓦,四周是葱绿大树环绕,分外别致。

    车开上私家路,停在周家院子门口,望着那幢隐在树林里的洋房,沈亚柠坐在车里点了一支烟。

    不是不敢面对杨文玉阿姨,而是,她刚离婚,需要时间稳定自己的情绪。现在去见阿姨,担心控制不了情绪,会被阿姨看出端倪。

    有人敲车窗,她抬起头,周远琦冰冷不耐烦的脸映在窗前。

    她放下车窗,烟雾飘出去,他深深皱眉。

    “亚柠,以后少抽烟!”不由分说,他一边抬手挥走面前烟雾,一边斥责她。

    沈亚柠的嘴角牵起一个弯度,但笑意不达眉眼就消失。她耸耸肩,又抽一口,“少来管我,我们已经离婚。”

    “喂!”他扬声叫,手探进车内,要捂住她的嘴,一面四周观看,那副惊骇让沈亚柠啼笑皆非。

    她不想被自己母亲知道,他们已经离婚,周远琦更不想。

    这么一个大男人,工作雷厉风行,可私下的性情却跟工作两个模样,截然相反,感情生活不仅优柔,不够果断,而且太孝顺,太重情义,不希望母亲伤心,既然结婚,就要把离婚瞒住。

    沈亚柠见他这个样子,忽然来了兴致。她打趣他,“你这辈子有没有做过违心的事情?”她笑,揄揶说,“是不是只有这两件,娶我,对不起谭美琼,以及,跟我离婚,对不起你的母亲?”

    周远琦的眼晴在冒火,怒视她。沈亚柠没有退让,继续说下去,“你这么重情义,孝顺,却不顾阿姨这么些年劝说,坚持跟谭美琼一起,是要说你多情,还是说你太爱她?”

    周远琦瞪她,眼神严厉。

    他不言语,因为不屑跟她说话。

    沈亚柠无所谓,没有半点伤心,靠在车椅,继续吞云吐雾。

    不伤心吗?

    谁知道呢,都市这么喧器,人心这么浮躁,工作压力这么大,谁有空去追究一颗心有没有黯然神伤。

    只想抽支烟。

    周远琦等得不耐烦,哗地打开车门,把她拽出车厢,手扬起一落,拿走她手上那根香烟,往地上一丢,镫亮软底皮鞋踩上去,香烟顿成残渣。

    他居高临下,锐眼强悍俯视她。

    眼神太深,锐光流转,沈亚柠有刹那失神,心缓缓浮起不合时宜的悸动。

    真可笑,她在做什么!

    心里在对自己咆吼,将自己拉回神,面对怒意向她泼洒过来的周远琦,镇定自若,用手掠了掠头发。

    “沈亚柠,我告诉你,你再让我看见你抽烟,我把你嘴撕了!”周远琦厉声咆叫,浓眉扬起,话里充满挟持。

    沈亚柠冷笑,“我也告诉你,就算是我丈夫,他说话也得敬我半分,而不是这样冷冰冰对我呼喝,”骄傲抬起下巴,眯眸斜睨他,“何况,你现在最多算得上是我妈妈好朋友的儿子!”

    “沈亚柠!”周远琦气得指控她,“天下竟有你这种可怕女人,离婚才一个早上,你就能这么淡定模样面对我,”双眼钳住她,“你说爱我,谁信?”

    沈亚柠心里酸楚,却骄傲回应,“别告诉我,你不适应离婚男的身份!”一边笑,笑意轻浅,看在周远琦眼里,像点着的火,格外刺目。

    周远琦眉一皱,十指收紧,被呛得要还口,沈亚柠定了定心神,看也不看他,往前走,一面说,“走吧,阿姨在等我们。”

    推开栅栏的门,踩在草坪的每一步,沈亚柠都觉得虚弱,十分吃力,何况周远琦还跟在她身后,她的背后被周远琦愤慨的目光凝住,像一把利剪剪着她的后背,她咬牙让自己保持每一步都不要走歪斜,步伐坚毅,稳稳踩着石头小路。

    是不是阿姨得知这两个不孝子女离婚了?

    还是,阿姨对沈家公司不满,两家联姻刚生意合作,却是沈家丑闻跟贿赂被登上报纸?

    沈亚柠沉重往前走。

    忽然,脑门一阵剧烈疼痛袭击她,她几乎站不稳。

    她倒吸口气,来不及发火,愣然瞪着砸向她的一瓶矿泉水,从她的脚底滚向草坪。

    背后一道冷冷低沉嗓音,“浑身是烟味,哪点像个女人!”

    沈亚柠满腔怒火转回头,不等她生气,周远琦怒说,“还不刷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