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18章杨文玉不喜欢娇柔的谭美琼做儿媳妇

c2017-1-22 23:28:8Ctrl+D 收藏本站

    第18章 杨文玉不喜欢娇柔的谭美琼做儿媳妇

    沈亚柠瞪着他,如果不是在阿姨门口,她忍不住要给他一个耳光!

    周远琦望着她的目光深沉,讥讽,夹杂着不满。“我不管你是抽烟还是酒鬼,但在我母亲面前,”看着她,“我希望你是一个让她满意的儿媳妇。”

    他缓缓吐着冰冷话语,“请维持一个儿媳妇的好形象!”

    低沉的嗓音在沈亚柠耳边缭绕,每个字都停在她的心间半秒,嘲笑她一番,然后那些话语才缓缓散开。

    她凝视他,半响,嘴角浮起一抹似嘲非嘲的笑意,把他的可笑跟她的滑稽尽收在眼底。她一个字一个字,“也许谭美琼喜欢被你改造,按着你的步伐跟意愿做你想要的女人,但是!”她冷下脸,话语玩味地淡讽,“我不是谭美琼,如何在阿姨面前做一个媳妇,用不着你来教我!”

    周远琦偏着头打量她,忽然,他笑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他冷笑,“我只是让你不要一身烟味让母亲察觉我们感情不合,你现在在做什么?”眯眼,斜睨她,“你现在是在对我无理取闹,在对我动气?”

    一腔怒火在心里翻滚,额角抽搐,沈亚柠闭了闭眼晴,再睁开,忽然之间,冲动地,“我真是瞎了眼,”她说,“我怎么会被你迷住!”看,这样一个维护着谭美谭,对她言语刻薄,现在居然用矿泉水瓶砸她,对她动粗的男人,她怎么会喜欢!

    周远琦不着痕迹愣了愣,深深注视她半响,嘴角撇了撇,不屑地耸耸肩,摊手,“那么,请你以后擦亮眼晴!”

    “多谢忠告,我一定会擦亮眼晴把你剔除在外!”她呛声,捡起矿泉水,狠狠打开瓶盖,大口灌下。最新最快更新

    他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态度,温和告诉她,她的身上有烟味,不能这样进去面对母亲,需要喝口开水。

    他呢,温柔跟耐心都给完谭美琼。

    顾不上淑女形象,沈亚柠负气用手臂狠狠擦着嘴角水渍,抬头就走。

    迎面杨文玉走来,沈亚柠挥去烦躁,眉眼绽开,漾起明媚笑容。“阿姨。”趋向前,拥住杨文玉,一张脸紧贴在杨文玉肩上,不肯移开。

    杨文玉笑,声音溺爱,“你呀,结婚就把阿姨忘了是不是?”语气轻责,但满是笑容,“要是周远琦欺负你,告诉我,我替你出气。最新最快更新”

    沈亚柠也笑,不看周远琦。

    “听你母亲说,结完婚你们两人都不去看她,我也一样,你们只顾着年轻人的天地,把我们老人忘了哦。”虽然如此,话里充满甜意,分明是见他们新婚恩爱没空来跟她们喝杯茶,但心里却是欢喜。

    私下里,她跟周远琦减少跟两位母亲见面,演甜蜜戏份太难,两个不一定是好演员,会露出瑕疵被察觉。

    沈亚柠假装惊愣,“老妈向你投诉?”被杨文玉拉到沙发,一双手仍被阿姨握住。

    “你老妈能有什么抱怨,说要是你们给她生个外孙,你们就是十年八年不去登门探访,她也乐意。”

    沈亚柠感慨。

    两位好老妈。

    喉咙酸涩,声音却是甜得腻味,她说,“今天我下厨如何,我学会一道道地的菜色。”

    “是为周远琦学的吧?”见周远琦坐在一角沉默,杨文玉对沈亚柠眨眨眼,开她玩笑。

    沈亚柠听了,把头枕在杨文玉手上呵呵笑。

    滑稽。

    她什么时候学过厨艺,忙工作都晕头转向,腾不出空。要跟两位老妈打哑迷,说谎话圆这场婚姻到什么时候。

    周远琦坐在对面摇椅,藤椅一摇一摇,他双手抱胸,望着她嘴角似笑非笑。

    他的嘲弄,她看得明白。

    不过,他也没有比她高人一等,两个人是半斤八两,杨文玉转头跟他说,沈亚柠是个好女人,他不能让她受委屈。

    周远琦不语,没有在老妈面前当场揭穿,他自婚礼结束,他就没有回过他们的新婚房子,在那里住过一晚。他们刚才还在门口争吵,硝烟弥漫。

    沈亚柠微微笑,心里隐隐苦涩。

    佣人在厨房做饭,她站起,“我去厨房帮忙。”她说。

    周远琦也不适应这种两人在母亲面前联合演甜蜜戏分,他也借故站起,“我去打个电话。”

    杨文玉忽地敛起笑容。“你跟我到书房。”

    沈亚柠一怔,望向周远琦,周无琦跟她目光交错一会,跟母亲回书房。

    门一关上,杨文玉立刻从桌上拿起一个信封,丢给周远琦。

    周远琦打开信封,看到照片,心一窒,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

    杨文玉怒道,“这是什么!”气得责问,“你没有跟谭美琼分手,还在跟她来往?”

    周远琦的身影挺拔,眼晴如墨般漆黑,此刻灼灼发亮,他抬起头,问老妈,“你怎么有这些照片?”

    这没有知错的语气激怒杨文玉,她说,“回答我,你们是不是还在交往!”

    周远琦提高声音,“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脸色阴郁。

    他听从她的意愿,跟沈亚柠结婚还不够,还让人跟踪他跟谭美琼?

    他的底线被触到,眼眸幽暗阴晴不定。

    杨文玉生气道,“你结婚了,你的妻子是沈亚柠!”提醒他,要对沈亚柠一心一意。

    “所以呢?”他厉声问,一双眉,染着暗影。

    他的强硬跟冷漠,让杨文玉倒退一步,什么时候,那个孝顺的儿子,也开始学会顶撞她。是从让他跟沈亚柠结婚那刻起吗?是她做错了吗?

    杨文玉摇头,她不会承认她的错误,为人父母,当然希望儿子能找到一个好女人。

    好女人的标准,不用说,沈亚柠胜过谭美琼。

    七年了,她仍然看不习谭美琼那副娇柔模样。

    也许她一生混在职场,是个事业女性,对这种依赖男人的温柔女人,有着偏见。总之,她对沈亚柠一百个喜爱,沈亚柠不论做为妻子还是事业的贤内助做为一个帮手,都比谭美琼有资格。

    “你到现在,还是不喜欢沈亚柠?”半响,杨文玉问周远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