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20章沈亚柠不想在工作上连累周远琦

c2017-1-22 23:28:18Ctrl+D 收藏本站

    第20章 沈亚柠不想在工作上连累周远琦

    “想不起来?”钟亦凡有趣地偏着头打量她。最新最快更新

    沈亚柠不耐烦,吃力拿起纸箱。

    钟亦凡没有帮她搬运,而是双手放在裤兜,悠哉踱着步跟在沈亚柠身后。

    沈亚柠二话不说,走到小区保卫处,跟保安说了几句,保安过来赶走钟亦凡。

    钟亦凡也不恼,歪着头在沈亚柠耳边低语一句,大步回到车上,开车前放下车窗,对沈亚柠吹一个响亮的挑逗口哨,沈亚柠气结。

    他告诉她,她跟周远琦的婚礼他有参加,还打趣她,她现在这副模样,是不是正跟周远琦分居。他只是开玩笑,说者无意,但听进沈亚柠心里,心里一震,她不想别人介入进来,知道她跟周远琦已经离婚。

    公司订单进入寒霜,从未有这么低迷,客户退货,商场的货品也卖不动。如何让消费者购买产品,公司魅力跟信誉有着很大原因,而这,是现在的微风百货公司缺少的。

    会议上,沈亚柠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焦点,“如何抓住消费者的心。”

    马拉松式的会议,开了足足两个小时,高层跟商场部门小组全部参加,公司的过期商品丑闻跟贿赂,让众人一开始就缺少热情,冷言冷语,到最后,分成两派,公司高层指责商场部门没有尽责,失职,商场人员讽刺高层领导没有解决能力,一件这样的事情居然能惹出贿赂。

    沈辰宇闻言,脸冷下,指着那人问,“你叫什么名字?”大有要把他革职之意。

    商场工作人员,立刻人人噤声。

    场面对峙,僵冷,沈亚柠语重心长,即使没有这两个事件,家族传统百货企业在电商的围攻下,销售也渐渐低迷,如何走出困境,希望大家齐心协力。

    一番恳切的话,站在中立方,希望两边放下成见,一起为公司探询出路。

    沈辰宇哼一声,话语冷若冰霜,“你太高看别的百货公司,虽说微风百货现在比不上以前,可好歹以前也是一个大企业,连这点能耐也没有,搞不掂别的百货商场?”鄙视沈亚柠的过于慎行,“打价格仗,动摇他们的供应商,视觉骚扰,找几个人到那些百货公司买货品,挑选有瑕疵的,买回来到他的服务总台投诉,找记者登报……”

    沈亚柠皱眉,大哥的方法太激进,高傲,她打断他,“别人是正常渠道进货,我们降低价格打价格仗,反市场扰乱价格,只会让经销商来撤掉我们商场的货物。”

    “经销商不敢对微风百货怎么样。”沈辰宇哧一声。

    “是吗?”沈亚柠双手撑着桌,锐利眼光盯着大哥,“除非我们在本城有绝对的市场优势,不然,经销商会不敢撤销货物?”

    旁边有人附和,“没错,微风百货商场现在得不到消费者好感,声望也不比以前,我们不要搞不掂别人,反而伤到自己。”

    闻言,沈辰宇的目光带刀般刺向发言者,是商场经理,他一向对高层唯唯喏喏,低头哈腰,不过这次沈辰宇处理过期商品事件,惹出贿赂让公司更陷进信誉危机,表示不满。

    沈亚柠抓过咖啡,头疼。

    公司不比以前,又陷进信誉危机,内部人员不合,没有一支精锐的管理团队。

    心里叹气,合上桌上文件,欲散会走出去,沈辰宇在背后冷冷出声,“就算经销商不给我们提供货物,我们还有周家公司。”

    广宇公司做贸易出身,虽然现在的董事长是杨文玉,但其实听说杨文玉已经把大部分权力交给周远琦。沈辰宇说,“让广宇公司给我们供货物,借助他们的支持,微风百货完全可以跟周边商场打价格仗,消费者贪图便宜,世侩,会把前尘旧事忘却,转头就来我们微风商场消费。”

    苏彩凤在门外听见,皱眉。

    沈辰宇这种高傲心态,不把竞争对手跟消费者放在眼里,才会以为贿赂部门机构就能解决过期商品,冷傲姿态把部门机构惹怒,贿赂事件走漏传到媒体那里。

    沈亚柠没有出声,回到办公室。

    沈辰宇追过来,对她说,“让周远琦跟我们联手。”语气命令。

    沈亚柠默然。

    沈辰宇以为沈亚柠在动摇,继续说,“当初两家联姻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两家偕手把公司打造强大?”

    沈亚柠抬头,看大哥一眼。她说,“这是两码事。”她不想让周家误会,微风百货公司是在利用它的贸易货物资源。

    沈辰宇恼怒,奚落她,“怎么,觉得我们利用周家?社会就是这么势利现实,互相勾结利用,妇人之仁,看不习惯尔虞我诈,就不要会在这个位置,别说他是妹夫我们不能利用他,就算是亲兄弟,也为利益相争,”他说,“我看你还是回去作家庭主妇合适,在这里也帮不上公司什么忙!”摔门出去。

    苏彩凤看在眼里,进来问沈亚柠,“现在为什么处处让你大哥?”以她的性格,会每件事都跟沈辰宇争辩到底。

    现在,沈辰宇每次训斥,她不怎么回应,只是听着。

    沈亚柠见母亲进来,声音装得轻松欢快。“他是大哥,总要给他点面子,”她笑,“难道要让同事看到我们两兄妹在公司争吵?”

    “这不像你。”苏彩凤意味深长望着沈亚柠。她说,“你是不是有心事?”

    沈亚柠微微笑,摇头。

    苏彩凤叹气,“你还在责怪自己,以为公司现在这个样子,你也有责任?”

    沈亚柠笑笑。

    她确实有责任,如果她当时亲自在商场确认过货架上的货物,就不会出现那么多过期商品。

    苏彩凤望着女儿,感慨,“你太追求完美。”做超商,总会碰到很多琐碎细节跟麻烦,即使沈亚柠亲自检查卖场货物,可谁知道,商品会不会又有瑕疵。

    商场开门做生意,说直接点,虽然是在卖商品,其实是一门服务行业,服务,就是跟人打交道。跟人打交道的江湖,怎么可能会没有纠葛,事件危机?

    苏彩凤让沈亚柠放宽心,“我不怪你,”她说,“倒是你大哥,从小太过高傲,才会想出贿赂部门这个办法,以为钱能解决所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