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24章她的世界没有周远琦

c2017-1-22 23:28:39Ctrl+D 收藏本站

    第24章 她的世界没有周远琦

    海面跳动着星光,闪闪烁烁,船只越开越远,成了一个影子,也如同星星一样,在海上留下一点光亮,那点光亮最终消失在视线,沈亚柠看得眼晴酸涩,撇了一眼手表,已经是午夜两点。

    明天还有几个高层会议,她不能敷衍工作。

    把空啤酒瓶收拾好,她回到车上。

    没有看钟亦凡,仿佛这个人不在她的视线存在,回到公寓,倒在床上,立刻睡着,做了许多梦,醒来一个也不记得,只觉得腰酸背痛,仿佛一夜之老了好几岁。

    钟亦凡昨晚开车跟着她回来,见到她回到公寓,才离开。第二天沈亚柠下楼,车子开过昨晚钟亦凡停车的地方,地上许多烟蒂,她的汽车碾过,昨晚种种,仿佛没有发生过。

    回到公司的沈亚柠,脸上看不出昨晚留下的一点痕迹,精神奕奕跟高层商讨传统百货企业如何面对低谷,而且在互联网电商的夹攻下,她考虑百货是不是要转型。

    公司各种派对,在沈辰宇的挑拔下,部分高层对沈亚柠挑剔,两个小时会议下来,唇枪交战,回到办公间,沈亚柠难掩疲惫的神色。

    苏彩凤敲了敲门。

    沈亚柠抬头,脸上随即绽着笑,“老妈——”她推开办公间后面的椅子,朝苏彩凤走过去,紧紧拥着母亲的肩膀,许久不放开。

    苏彩凤感觉沈亚棕的异样,轻声问她,“怎么了?”

    沈亚柠摇头,笑,“没有。”

    “不许对我说谎。”苏彩凤想推开沈亚柠,她的手却像八抓鱼一样紧紧勾着她的肩膀,不肯放开。

    “就是想这样抱你。”许久,沈亚柠的声音轻下来。

    从此以后,周远琦被她剔除出她的世界,她的世界没有周远琦这个人。

    唯一留下他的录像,也要对谭美琼呈堂交供,然后删掉。

    “你哭了?”苏彩凤惊讶。

    她看不见沈亚柠的脸,但感觉沈亚柠的身体在抖。

    “怎么会?”沈亚柠定了定神,放开母亲,一边笑。

    苏彩凤细细打量女儿,确定她的神情无异,才松口气。她说,“你每天为公司奔波,放自己一个星期假如何?”

    沈亚柠急忙摇头。

    放假?

    不要。

    她需要工作,借此更快把周远琦从心里踢开,干干净净,再没有这个人。

    “你确定你不需要休息?”苏彩凤看着沈亚柠问。最新最快更新

    “不用,”她微微笑,“我可以。”笑里掩着苦涩。

    苏彩凤看着女儿半响,坐到沙发,叹气。“你太好强。”她说,“结婚到现在,你没有跟周远琦度蜜月,也没有给自己放假。”看了眼女儿,“只顾工作,会冷落了丈夫。”

    沈亚柠闭了闭眼,转开话题。“报告放在你的办公桌上,看见了吗?”

    “你是指百货转型?”苏彩凤问。

    沈亚柠点头,既然是夕阳企业,就要考虑谋另一个出路。

    “谈何容易。”沉默一会,苏彩凤说。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人事繁杂,而且微风百货公司成立也有一段岁月,转型会动到一部分高层的利益,公司内部架构也会重新做调整,内外的环境跟压力,想让公司转型,会受到不小的阻力。

    沈亚柠还想再谈公事,苏彩凤打断她,“你婆婆就要过生日,你也趁机给自己放放假。”

    沈亚柠一愣,躲也躲也不开,杨文玉阿姨的生日晚宴,定会看到周远琦。

    她的心跳停一拍,继而让自己跟上节奏,立刻笑说,“那我要好好给文玉阿姨挑一个礼物。”

    “最好的礼物就是跟周远琦生一个孩子。”

    “这是你想要的礼物吧?”沈亚柠压下揪痛,强笑打趣母亲。

    “你这孩子。”苏彩凤瞪她,“天下母亲哪一个不一样。”不管是娘家还是婆婆,哪个不希望结婚儿女能给她们一个孙子。

    内线电话响,沈亚柠接听,刚放下,另一个电话进来,跟客户谈合约细节。

    苏彩凤见状,心疼女儿,也无奈。

    如果不是苏辰宇太过高傲,激进,公司整盘生意,她都早想交给他打理,也让沈亚柠退居公司幕后,让她休息,好好做一个妻子,每天只围绕着跟周远琦两人的小家庭小世界。

    等沈亚柠有空的间隙,苏彩凤握着沈亚柠的手,“老妈对不起你。”她说。

    沈亚柠眼晴濡湿,随即用笑抹去,“对不起?请给我开张支票弥补!”呵呵笑,心里酸涩。

    苏彩凤转身走开,忽然回头,只顾着跟女儿闲聊,差点忘了正事。“跟周家公司合作的项目,我跟你阿姨交换过意见,让你跟周远琦两个人负责。”

    沈亚柠吃惊不小,愣然瞪着母亲。

    “我做负责人?”不敢置信般,呆怔问道。

    “你代表我们微风百货公司,”苏彩凤说,“你阿姨觉得也该让周远琦出来执掌一面,让周远琦负责周家这个项目,也是该锻炼周远琦的时候了,你阿姨想退休抱孙子。”其实还有着两个母亲的私心,杨文玉看到周远琦跟谭美琼被拍的照片,十分震惊,想借这个机会,让周远琦跟沈亚柠多接触,培养感情,而苏彩凤想的是,沈亚柠整天待在公司,愧对女儿,也想借这个机会,让她跟周远琦相处。

    苏彩凤关上门,沈亚柠呆坐在沙发,听一卷唱片。

    并不是古典歌曲,也不是钢琴,而是小众的摇滚乐。女声诡惑的声音悠悠长长,嗓音在静寂的办公间游荡。

    “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而此时此刻你在……”

    苏彩凤的秘书不一会把项目资料拿过来,沈亚柠翻看,不禁皱眉。

    在百货业萧条,周家的贸易公司生意也不如意的情况下,想让公司不单一化,走进困境,在别的行业拓展市场,进军别的产业,选择传统的制造业是否是最佳的办法?

    现在电商一盘棋红红火火,智能手机也闯出一片天,中国的华为就是个例子,去年手机的成交量就高达几十亿。

    财经日报披露,传统制造业现在遭遇到投资低潮,不少工厂都节衣缩食,而高新企业,却受投资人亲睐,通信,电子设备跟计算机制造业增值。

    沈亚柠想了想,端正心态,给周远琦拔电话。

    既然老妈把重担交给她,她有义务要把项目标做好,总不能以后都不见周远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