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25章周远琦对沈亚柠的矛盾心理

c2017-1-22 23:28:44Ctrl+D 收藏本站

    第25章 周远琦对沈亚柠的矛盾心理

    两个人手上都有一堆公司事务要处理,于是选择离两家公司都近的一家餐厅见面。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沈亚柠跟周远琦准时到达餐厅,见面找位置坐下,免去招呼跟客套,周远琦率先说,“如果你不想做这个项目,可以让你大哥过来。”

    “让我大哥接手?”沈亚柠抬头,打量他。

    周远琦意味深长望她一眼,“你不是不想见我吗?”

    沈亚柠耸耸肩,扬眉,“我可没有这样说。”她勉强笑了笑,客气问,“公司很忙吧?”

    “你不也一样,”他反讽她,语气刻薄,“百货公事处理这单贿赂危机,忙得要跳脚了了吧?”

    “人仰马翻倒不会,”沈亚柠淡淡一笑,“不要小看微风。”

    “你是说微风百货公司还留有不少人才?”周远琦语气犀利。

    沈亚柠端凝他,微微笑,打开菜单。

    她不是来跟他斗嘴,随便他怎么想百货公司。

    她的镇定自若,让周远琦恼火。

    他抿抿嘴,一双酷寒眼晴盯着沈亚柠。“你是说,你也是百货公司一名人才?”他不放过她,誓要拔下她的面具。

    沈亚柠看看他,嘴角浮起一抹淡笑。“贸易公司让你忙得神经错乱?不晓得现在我们是来谈项目,而不是来谈论我?”不动声色呛他。

    “你太镇定,”眯起眼盯着她,神色依然是一的冷漠,“你居然这么快投入工作?”

    沈亚柠明白周远琦在指什么,她笑笑,“让我神魂颠倒,为之流泪失去自我的男人还没有出现。”再补一刀,“我们已经离婚,我不想再谈你我过去。”

    周远琦咬牙切齿,随即干笑数声,“这样的男人还没有出现?”

    “是,”沈亚柠让自己不要失态,转头望向窗外,找着理由,“让我爱得像个疯子的男人。”她说,“我是爱过你,但还没有不顾一切。”意思直接明了,她爱他,但还不是深爱,为之着迷疯狂。

    “那为何不敢看我?”周远琦语气淡淡,话语却锐利。

    孙子!

    沈亚柠在心里磨牙,暗骂周远琦。不过脸上依然带着浅笑,缓缓转回头,跟他的目光对视,一边讥讽他,“想不到你还挺自恋,直到现在仍不相信,我已经放下你?”

    “那天你对谭美琼说的一番话——”顿了顿,深眸窥视她的眼晴,想洞穿她,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个面具,让他居然困惑。

    沈亚柠直视他严厉的眼晴,坚定坚决,她说,“请相信,我没必要对谭美琼编造谎话。”她微微一笑,“我对谎言,没有这个兴趣。”

    周远琦静静凝视她,沈亚柠也不甘示弱,看住他。

    他的眼神复杂,她看不懂,她的眼神太坚定,他也看不穿。

    半响,他低头一笑,“是谁让你在感情路上这么狂野,又这么放肆。”看着菜单,又是淡淡一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又这么有性格。在对他的感情里,爱得镇定自若,骄傲肆意,明知他们会离婚,居然还有勇气结婚。多少人如果知道会分手,就不会选择跟对方在一起。

    在这场婚姻里,她居然能若无其事般全身而退,没有伤到她半点。

    他不会质疑沈亚柠从来没有爱过他,成熟男人,有自己的思想跟分辨能力,这么多年,她毫不掩饰对他的喜欢。他相信,她爱过他。不过也正如她所说,可能,她爱得不够,才能对他如此潇洒,跟他结婚,又挥挥衣袖,跟他离婚,而且,面不改色在谭美琼面前,对他们这段婚姻剖白,没有一点慌张。

    那天如果他不是当事人,会为她的演讲叫好,鼓掌拍手。

    那场解说,真挚,充满诚意,发自肺腑。

    一向做事果断,按着自己的想法,有着独行侠意味骄傲的沈亚柠,也会放低姿态去对一个情敌做解释,把她跟周远琦的婚姻做一番恳切的剖白,不用说谭美琼,就连对沈亚柠冷漠厌恨她的周远琦,心里也对沈亚柠稍稍改观。

    然而,这番改观,对她会对谭美琼讲这一番话的惊讶,让周远琦更加对沈亚柠恼火。她凭什么不做回那个高高在上的骄傲孔雀,让他一如既往的讨厌她,厌憎她!

    她偶尔的一次放低姿态,他的神思居然为这动摇,心房不为人知地漾起不该有的涟漪。可恶!

    想到这,周远琦越发憎恨沈亚柠,此刻她回到她原来模样,骄傲,淡定,语气同他一样犀利,刻薄,对他没有半点退让,这份对她的恼恨加深。

    他冷笑,“对于那天,我不会感激你。”

    沈亚柠对他一点也不在乎,扬手叫服务员,点完单,才忽然想起没有回他的话,她转头对他说,“没有这个必要。”脸上没有表情。

    “我们合好了。”周远琦呷一口咖啡,忽然说。

    沈亚柠静静听着,没有发表意见。

    老妈如果坚持让她负责这个项目,经常面对周远琦,用一番心力让自己镇定,不露出半点痕迹,她势必会老得快,不到一年,鬓角会不会有白头发?

    她微微苦笑,偏着头打量窗外风景。

    云朵一簇簇,在天空里畅游,一朵又一朵云叠起,变化着姿态,一会是大象,一会是小猫,一会是……周远琦冷漠棱角分明的脸。

    天!

    她怎么能走神!

    急忙稳住自己,抓起杯子,大口罐下咖啡,不小心呛到,咳嗽,忙着拿纸巾,手忙脚乱中,打翻咖啡杯。

    衬衫泼上咖啡渍,浅色裤子更是承接一杯咖啡摔下来,湿了裤脚,滴着水渍。

    沈亚柠闭了闭眼,心里哀叹。

    周远琦本来想笑,却忍住。他凝视她,佯作不知她的出糗,说,“奇怪,哪里着了火,都是火药味。”鼻子故作嗅嗅,想知火苗来自哪里。

    沈亚柠咬牙,揉着额角,任周远琦奚落她。

    她一向骄傲,从不让自己失态,在别人面前出糗,难得有这个机会,周远琦当然不会放过。他偏着脸打量她,掩着窃笑,冷冷问她,“需不需要帮忙?”他不介意扮演一下骑士风格,到附近商场给她买回干净衣衫,不然,她这副尊容,如何走出餐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