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27章周远琦跟谭美琼相爱7年

c2017-1-22 23:28:55Ctrl+D 收藏本站

    第27章 周远琦跟谭美琼相爱7年

    沈亚柠先是一呆,目送周远琦愤怒离开的身影,背影挺拔坚毅,可又些……

    孤寂。

    是她看错了吗?

    沈亚柠偏着脸,用手撑着头,呆呆望着周远琦,直到他坐进车里,把车开走。

    周远琦绝不承认,在办公室忙碌之间,偶尔会有一丝孤寂浮上心间。

    为了做母亲眼里的孝顺儿子,婚姻听从于她,事业听从于她,不然,以他的才能,可以在事业版图上大展拳脚,像沈亚柠所说,他会目光精准选中高新企业。

    但是,连母亲跟谭美琼都没有感觉到他内心这份挣扎,沈亚柠却可笑地看穿他,这让周远琦胸腔莫名挑起怒火,以至当场在沈亚柠面前失态,丢下她在咖啡厅,冷着脸离开。

    两人只是在开会,谈着公事,他居然被情绪占据上风,半途走了。

    这不像在工作一直冷静的他,不管对手怎么锐利,他在谈判桌上,气势跟条理,都没有输过给对方,这次,在沈亚柠的进逼追问中,他输人又输阵。

    抓起桌上咖啡杯,猛喝一口,站在窗前,凝视着城市街景。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就要到母亲生日,他不能再被沈亚柠动摇,体会过跟谭美琼分开的心碎,这次,他要带谭美琼参加母亲生日晚宴,把谭美琼正式介绍给母亲。

    沈亚柠在商场给杨文玉阿姨挑选生日礼物,站在珠宝店半日。一颗玉戒做得慵容富贵,颜色碧绿透明,配套的珍珠项链,高贵大方。工作人员不停给沈亚柠推荐这款珠宝,最适合送给母亲。

    沈亚柠买单,正要走开,撇见另一个柜台以草帽做装饰,编织的草帽别致地嵌着钻石。小姐过来介绍,这是新娘子的婚纱草帽,公司在做活动,以新娘头饰系列,展示珠宝。沈亚柠定晴细看,每一顶草帽都做工精细,一层白色细网遮住新娘的眼晴。

    跟周远琦的婚礼,沈亚柠没有戴这种小礼帽,配着西装窄裙的婚纱,太漂亮。

    沈亚柠驻足,小姐前来热情介绍,兜售生意。

    沈亚柠不出声,也不解释,她已经结婚。

    她微微笑,听着小姐讲解,戴上这款婚纱草帽跟珠宝,在婚礼上,会是一个漂亮的小新娘,吸引全场人的注意。小姐笑,“新郎一定会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沈亚柠的嘴角仍带着笑。

    不见得,就算她全身都是珠宝,璀璨闪亮,在周远琦心里,她仍然比谭美琼逊色。

    老妈的电话追过来。“我让人给你拿了一套晚服。”

    沈亚柠听着,“你婆婆的生日,打扮艳丽点,”苏彩凤说,“我跟你文玉阿姨喝茶,言语中,似乎不满你的着装,太男生。”

    沈亚柠忍俊不禁,她笑,“阿姨才不会对我挑剔。”文玉阿姨一向宠她,她知道。

    “总之,生日晚会,你不要敷衍。”苏彩凤挂上电话。

    沈亚柠不知道,因为周远琦说她像男人,杨文玉才特地暗示苏彩凤,让沈亚柠从此改过她的着装,留些女人味。

    沈亚柠望着电话,觉得好笑。可是,老妈叮嘱,她都会听进去,只能转回商场,在时装训驻足停留,挑选派对礼服。

    衣裙颜色缤纷,眼花缭乱,沈亚柠看中一件斜肩米色长裙,布料软滑贴身,清雅大方,在场合中不失礼貌又不会张扬。

    她拿了标签看,跟她想的一样,果然是出自名设计师阿尔曼之手,这位古怪的设计师,每个款都追求完美,新款面市几乎不超过五件。

    好友邓丽娜同是服装设计师,崇拜阿尔曼,又咬牙切齿。款式太少,每次买他的衣服,简直就是要跟女人争抢,而且,价格昂贵。

    “我要这件,谢谢。”沈亚柠说完,走到柜台准备买单。

    工作人员为难。“小姐,这个款式只得一件,已经被预订。”拿出另一件浅绿色抹胸长裙,“小姐是阿尔曼粉丝吗?这款同样出自阿尔曼之手。”

    “替我装好。”沈亚棕也不理论,要了另一件。

    时间不早,把礼物跟购物袋放好,沈亚柠开车到广宇公司。

    老妈让她负责项目,免不了跟周远琦见面。

    上次她跟周远琦在餐厅,关于项目的定位,两人争吵,他半途离开。希望这次,他们两人能平心静气坐下来商谈。

    她能理解上一辈企业家的念旧,对传统制造业有着不能忘却的情怀。可生活在前进,很多以前的手艺跟技术都被现代摒弃,一切以效益跟利益为标准。

    到了公司,沈亚柠下车,一幢三层的办公楼映在面前。

    杨文玉阿姨把以前自家的一所住宅改成办公楼,院子没有改造,仍然有园工打理,花草香郁。

    现代化的办公楼跟古老院子搭在一起,曾经让学设计的邓丽娜赞叹。她爱极那个大院子,认为上班躲到那里抽烟,不会被上司抓到。

    上楼,找到周远琦所在的办公室,秘书见到她,立刻迎向前。

    “总经理在开会。”

    这不是沈亚柠第一次待在周远琦的办公室,以前两人没结婚,曾经是朋友,她来过这里。

    熟稔地打开办公桌的每一层抽屉,跟沈亚柠想的一样,在抽屉的最底层,放着一桢照片。一张一张,美丽的谭美琼,娇俏的谭美琼,笑得明眸皓齿的谭美琼。

    他们每在一起一年,周远琦都会拍一桢那一年的照片,并写上日期。

    他们相爱一年,又一年。

    七年。

    他跟她结婚,这些照片也没有收好,跟以前一样放在这里。

    也是,他们结婚只是一场虚幻,何必把这些收拾整理。

    现在,他们三人回到原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