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29章沈亚柠让婆婆失望被打耳光

c2017-1-22 23:29:6Ctrl+D 收藏本站

    第29章 沈亚柠让婆婆失望被打耳光

    那件阿尔曼的长裙得主,是谭美琼。米色衬得谭美琼的肤色更加透明,如光打在肌肤,她的头发挽起,盘了一个古典的发式,发式简单,手饰也只带一条手链,可是,气质这回事,不需要别的装饰,就算穿着地摊衣衫,也遮不住谭美琼的温婉娇俏可人。

    而今日,她的娇美更是浓郁,眼眸轻眨,微微垂下,腼腆,羞怯。可能不习惯这种见客的场面,神态拘谨,更显得娇柔动人。

    这个时候,沈亚柠莫名走神,想起邓丽娜说的玩笑话。“公子哥见多了女人,都会被清纯一副小清新的女生给迷住。”

    “为什么?”当时沈亚柠问得神经。

    邓丽娜白她一眼。“女人只要温柔,总能嫁得出去,多少事业女强人,最后不是一个人,要么就是养小包脸?”

    一句话,呛得沈亚柠闭嘴。

    即使每个男人都抵不住女人的温柔,可是,现在,文玉阿姨一番良苦用心的生日宴,周远琦竟把谭美琼带过来,想正式介绍谭美琼。

    不过论不上沈亚柠插话,她静默站在旁边。最新最快更新

    沈亚柠别转脸,喉咙干涸。

    他们签了离婚保密协议,他却想把谭美琼公之于众。

    她走开,头疼,要是老妈知道他们离婚,不知如何对老妈交待。周远琦没有给她做了心理的准备,就这样把谭美琼带过来。

    看来被吓到的不是她,杨文玉叫住沈亚柠。“亚柠,你过来。”

    周远琦看牢沈亚柠,目光暗云聚涌,含着对她的挟持,让她闭嘴。

    沈亚柠咽一口唾沫,不情愿走过去。

    杨文玉一把抓着她的手,对谭美琼说,“我的儿媳妇只有一个,我的儿子也只有一个妻子,”说下去,“如果你愿意做情人,请你跟我的儿子谈好价钱,如果对支票数额不满意,我可以给你补贴!”

    一席话,像一个耳光打出去,让人无地自容。

    谭美琼一直低着头,肩膀慢慢抖动,渐渐听到呜咽。

    脸颊被眼泪润湿,分外柔弱,周远琦上前,气呼呼宣布,“我跟沈亚柠已经离婚!”挺身而出,英雄气概保护自己的小女人。

    “离婚?”杨文玉浑身一震,回头问沈亚柠。

    周远琦用目光逼视沈亚柠承认,沈亚柠内心挣扎,不敢直视阿姨。“是,我们已经离婚。”头低下去。

    “不是气话?”杨文玉不置信。

    “不,我们是和平分手,双方谈妥。”要在杨文玉阿姨面前招认,沈亚柠头皮发麻。

    杨文玉一阵咳嗽,过了好一会,“你们离婚了?”仍然不肯相信,语气激动。

    外面的欢声笑语飘进来,香槟味道洋溢,沈亚柠默然。

    周远琦也沉默。

    “是不是!”杨文玉哑声怒斥。

    沈亚柠看周远琦一眼,他也在看着她,目光复杂。

    这男人,这么感情用事,他们才刚离婚,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让杨文玉阿姨承认谭美琼的地位。

    她苦笑。

    既然他不再甘于让谭美琼默默在黑暗处,要带到母亲面前,给谭美琼一个正式的身份,她不想阻拦,她挺起胸,抬起头,对杨文玉说,“我们已经签字离婚,阿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拿离婚证书过来——”

    话没说完,杨文玉一个耳光扇过来,太忽然,沈亚柠的脸被打偏到一边。

    很久很久,沈亚柠转不回头。

    耳朵嗡嗡响,像失聪,她听不见声音。

    等她回转头,杨文玉跟周远琦在书房,谭美琼站在原地,低着头,双手揉搓,脸上是泪痕。

    沈亚柠牵牵嘴角。

    阿姨上一秒说她是她的女儿,下一秒就挥剑相向,护着自己的儿子。阿姨对她再好,也隔着一层,再宠,她只是儿媳妇,周远琦才是她的亲生儿子,血脉相连。

    心里只觉得凉,脸上不动声色。她知道,她跟杨文玉阿姨不会再像从前那般亲密,她没有忘记她偏袒自己儿子,给她一个耳光。离婚是两个人的责任,她把过错全给沈亚柠。

    人,总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在杨文玉认为,就算周远琦另有女人,沈亚柠也不应该离婚,不仅是两家联姻,两家公司有着利益联系,而且,哪个男人除了妻子,没有过一两个女人?何况,周远琦论家境外貌以及工作能力,哪一点不吸引女人,让女人纠缠他?

    杨文玉看上沈亚柠,不仅是门当户对,工作能力不错,而且,她大气,可以处理好妻子这个身份,处理好周远琦跟别的女人的关系,忍得下委屈,一切以家庭跟公司为重。

    沈亚柠见谭美琼紧张,她不作声,过了一会,见谭美琼仍然慌措,她到厨房,给她拿来一杯茶。

    谭美琼抬起头,见到是沈亚柠,眼晴的无措,惊愣,缓缓浮上一层明亮。“谢谢。”她说。

    她的声音细微,柔情。沈亚柠没有表情,对她耸耸肩。

    书房传来争吵,杨文玉尖锐的声音,“让她做情人可以,跟她结婚不行!”

    沈亚柠捧着咖啡,走到墙边的沙发坐下。

    周远琦愠怒低沉的嗓音隐约传来,沈亚柠专注喝咖啡,勺子搅匀咖啡里的牛奶。

    不仅是要公开谭美琼的身份,而且是要跟她结婚?

    沈亚柠眼角不动声色看看谭美琼,谭美琼的目光跟她遇到,谭美琼尴尬笑了笑,嘴角微微抿了抿,水汪眼晴是忧郁,模样让人怜惜。

    沈亚柠心里叹气,竭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