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30章周远琦对沈亚柠莫名的情愫

c2017-1-22 23:29:11Ctrl+D 收藏本站

    第30章 周远琦对沈亚柠莫名的情愫

    书房仍然传来争吵声,因为跟沈亚柠结婚,让周远琦体会到跟谭美琼分开的心碎,鼓起勇气违逆母亲,执意把谭美琼带过来。最新最快更新

    以前,周远琦只会在谭美琼跟母亲之间为难,现在,一场婚姻,给了他勇气。

    杨文玉的身影映在窗前,她保养得不错,五十岁左右,身材仍可说苗条。当年,她也是姿色迷人,吸引不少男人,但杨文玉为了周远琦,没有再结婚,一心把周远琦抚养长大。

    她喝斥的声音压过周远琦,周远琦好一会没有出声,隐隐的,沈亚柠听见耳边传来呜咽声。

    沈亚柠转过头,谭美琼在流泪。

    她静静凝视谭美琼一张白晰的脸庞,圆润细腻的手臂抚着。她有一种自然,厚实的肉感,可却不显得丰满,而是女人古典的优雅美,仪态万方。

    她这么胆怯,难怪周远琦一直没有带她来见杨文玉。沈亚柠心想,周远琦了解谭美琼,为了不让她受委屈,最好是先得到母亲认可,再带她过来,可是,现在他迫不及待要跟她结婚,只能不打招呼把谭美琼带来,逼得母亲承认谭美琼。

    可杨文玉也不是一般母亲,周远琦的强硬会让她认可谭美琼。

    享受着咖啡,望着院子的男男女女,欢声笑语,沈亚柠忽然觉得索然无味。

    这里不是她的家,她待在这里做什么?

    脸颊火辣,她到洗手间补妆,脸上清晰印着五根手指印。

    杨文玉的掌掴,用尽了力气,对她怒不可竭。

    回到客厅,拿起手袋跟外套,她穿过灌木丛,从另一条小道出去。

    门口的私家小路停着一排车,她一辆一辆找过去,找到汽车,从手袋摸出钥匙。

    “对不起,让你被羞辱。”后面一个暗哑声音传来,跟附近灯火通红的喧嚣派对格格不入。

    一声女声轻笑。“没关系,你是为了我们。”

    沈亚柠的心情好不到哪去,忍不住回头。

    月光之中,一对情侣在拥吻,周远琦心痛谭美琼被母亲冷落,吻得热情,用吻来安慰谭美琼。

    他的手抓着她的头,手指嵌进她的长发,她的乌黑发丝从他的指间散开,月光如水般,洒在他们身上。

    周远琦太动情,抓着谭美琼后脑勺的手现着一根一根青筋。最新最快更新

    风吹过来,送来花香跟香槟气息,沈亚柠回过神,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是多么不合时宜。

    她转回头,目光跟周远琦交接。他偏着头亲吻谭美琼,他的一大半脸颊被谭美琼挡住,只露出一个侧脸,一只鹰般的眼晴,眼晴在夜空之下,燃起一簇小火苗,火苗瞬间被黑夜扑灭,转瞬即逝。

    深刻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滑过。

    没有半点失态,沈亚柠没有表情转回身,打开车门,坐进车里,发动汽车。

    每一步,冷静,受着理智主导。

    望着她的无动于衷,周远琦的眼锋忽然锋利,结着冰。

    不合时宜的情愫在周远琦跟谭美琼的吻痕中一闪而过,他咬着她,谭美琼吃痛轻呼,秀眉微蹙。

    周远琦猛地清醒,扶着谭美琼上车,送她回家。

    为了弥补那刹恍惚对谭美琼的歉意,周远琦看着谭美琼上床睡觉,体贴给她盖上被子,关上窗户,才关上门离开。

    为了给她承诺,也像为了让自己更坚定,他对她说,“不要胡想,我们一定会结婚。”

    谭美琼握了握他的手,微微笑。“我相信你,”她说,“你跟沈亚柠结婚,她是个千金小姐,比我好,你却没有碰她,那个时候我就相信你,”脸涨红,头低下去,“你真的爱我。”

    周远琦自嘲地勾勾嘴角。

    沈亚柠那个录像,给了谭美琼信心。

    恋恋不舍关门离开,周远琦在车里坐了一会。

    然后,打转方向盘,跑车疾驰,停在酒吧街。

    一条街都是酒吧,霓虹灯闪耀,空气飘浮着各种颜色,颜色交织,莫名诡谲,以及,心慌。

    喝了两杯烈酒,挥去不该有的思绪,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谭美琼还没有原谅你?借酒浇愁?”

    周远琦侧过头,听这戏谑声音就知道是杨承跃。

    周远琦眼眉扫他一眼,继续叫调酒师。

    “我要威士忌。”杨承跃坐在旁边,对调酒师挤眉弄眼。

    周远琦看他,“连调酒师也不放过?”

    “只要是个女人,都有让男人心动的能力。”杨承跃呛他,“不是人人都像你那么专一,为了谭美琼,七年来没看过别的女人一眼。”

    除了母亲跟工作,周远琦是一切以谭美琼为重。

    他属于这种男人,看上一个女人,就负责到底,如果谭美琼没有在爱情中违规,对不起他,他也绝不会对不起她,从这场爱情中半途退场。她不提出分手,他不会比她先提出。

    他讲究爱情信义。

    “沈亚柠这女人太狠,”杨承跃替好友打抱不平,“知道你爱谭美琼爱得神魂颠倒,她还插进来一脚,要跟你结婚。”

    周远琦没有说话,沉默跟杨承跃碰杯,呷了一口酒。

    杨承跃愤懑,“沈亚柠这样的女人,男人想爱都不敢爱,”喝一口酒,啧啧摇头,“太狠。”

    周远琦仍然沉默。

    见他不语,杨承跃以为说到周远琦的心事,拍拍他的肩膀,义气地说,“既然沈亚柠不顾你们这么多年的友谊,要嫁给你,你也可以跟她一样狠,结婚了也不要跟谭美琼分手,沈亚柠也不能拿你们怎么样。”

    不等周远琦答话,杨承跃忽然提高音量,“不行,”同情看一眼周远琦,“以沈亚柠这么狠的个性,要是知道你还跟谭美琼交往,她会不会灭了谭美琼,”他说,“谭美琼不是沈亚柠的对手,谭美琼是小白兔,沈亚柠是狮子。”

    周远琦好笑,打断杨承跃,“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小白兔跟狮子?”

    “不是吗?”杨承跃撇他,一脸痞气,“谭美琼手无寸铁,沈亚柠张牙舞爪,不就是小白兔跟狮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