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33章怀孕?

c2017-1-22 23:29:27Ctrl+D 收藏本站

    第33章 怀孕?

    邓丽娜还没有收工,把沈亚柠拉到走廊一边,在角落的咖啡厅买来两杯咖啡。沈亚柠接过热咖啡,缓缓呷一口,邓丽娜饶有意味打量她,眼波妩媚流转。

    “怀孕了?”邓丽娜忽然问。

    沈亚柠一惊,差点呛到。

    “喂喂喂?”邓丽娜皱眉,急忙上前替她拍背,一边给沈亚柠递纸巾。

    沈亚柠咳嗽止住,邓丽娜跷起悠美长腿,眯眼打量她。“是不是?”邓丽娜打趣她。

    沈亚柠瞪她,回呛,“这么高兴?”她说,“又有男友了?”邓丽娜交男友的速度可以跟杨承跃相比,换男友就像在换衣服。

    两人同样独立,在工作上独当一面,但邓丽娜身材婀娜,妩媚,时髦,不管上班下班,只要是出门,一定要化妆,而且是红唇,最红最艳的颜色。每次两人走在街上,男人的回头率都是冲着邓丽娜。

    从小,邓丽娜就没有女性朋友,许是妒忌,或是邓丽娜风头太劲,初中就懂得打扮,校裙剪短,露出一双美腿,校服衬衫重新裁剪,改小,收腰,拿了老妈的口红涂在嘴上,一双细带子凉鞋露出圆润脚趾,每走一步,让青涩男生眼晴着了火般,盯着她不放,又不敢向她靠近。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以前学校叫漂亮女生做校花,可男生把邓丽娜称为俏女郎,因为当时热播一出泡沫偶像剧,名字就叫俏女郎。

    男生们纷纷把自己想像成电视里那个王子,寻找他的女郎。

    许多人暗恋邓丽娜,沈亚柠帮邓丽娜收情书。晚上,两人拆开来看,沈亚柠一边读,一边跟邓丽娜笑得嘻哈绝倒。

    如果是现在,沈亚柠绝不会认为那些笔触稚嫩的情书可笑,她一定会给予这些情书尊重。情书稚气,但喜欢一个人的情怀是那么真诚。

    校方叫来邓丽娜家长,邓丽娜虽被批评,衣服跟校风格格不入,但老师也对邓丽娜无可奈何,她爱玩,喜欢打扮,可成绩一直数一数二,不像沈亚柠,所有时间用来埋头苦读,每次考试,也比不上邓丽娜。

    以及,周远琦。

    他们两位,轻易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她,非要咬牙下一番心力,才能勉强够到。她又不愿放弃,想要就一定要去争取,从来学不会放弃,以至,小时候的性格到现在没有改,让她在感情路上,明知周远琦不喜欢她,非要完成她的爱情心愿,一定要跟他结婚。

    “怎么了?”邓丽娜察觉好友神情飘忽,用手拍拍她的肩膀。

    沈亚柠回过神,对邓丽娜一笑。

    邓丽娜看了眼手表,撇着红唇,“快到中午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她笑,“自从你跟周远琦结婚,我们就没有见过面,”揄揶她,“每天只顾着想周远琦?重色轻友!”

    沈亚柠笑笑,不语。

    这是她的选择,既然跟周远琦签了离婚保密协议,她不打算对好友倾诉。

    而且,能说什么?在邓丽娜面前流泪,让邓丽娜安慰她?

    她不习惯,这不是她。

    邓丽娜只有一个小时吃饭,还要回卖场,两了选了附近的露天餐厅。

    邓丽娜长长叹气,“当初,喜欢打扮才选择服装行业,”身子靠在椅背,又叹,“现在,我的年华都在一张张设计稿中度过。”

    不等沈亚柠出声,她说,“老了,老了。”一边从精致手袋拿出镜子,一边补妆感慨。

    沈亚柠好笑望着邓丽娜。见到好友,心情愉悦。她附和着邓丽娜的话,开她玩笑,“不如趁早丢开工作,找一个如意郎。”

    邓丽娜收好镜子,抬眉瞪她。“如意郎?”她不屑弯着唇,“如果如意郎这么容易找到,我也不会跟一个又一个男人分手。”

    “是你抛弃他们。”沈亚柠手放在胸口,做一个男人受伤的动作。

    邓丽娜没好气,用叉子狠狠戳起一块牛排,白沈亚柠一眼,“终于嫁给你喜欢的男人,就这么高兴?”用沈亚柠刚才的话回呛她,“高兴得这么眉飞色舞,怎么,真的怀孕了?”邓丽娜问。

    沈亚柠脸上不动声色,拿一块菠萝放进邓丽娜嘴里。“多吃饭,等会不是还要回到卖场卖力吗?”相比邓丽娜的讽刺,沈亚柠笑得温和。

    “辛辛苦苦打拼,还比不上一些女人,一心只想着结婚,以结婚为事业,把每个男人做对比,哪个适合做朋友,哪个适合做丈夫,一结婚,就做少奶奶,每天逛街购物,心情不好,指挥佣人大骂一顿。”邓丽娜手撑着头,怅然道,“她们得到比我多。”

    “少说疯话,你是在取笑我吧。”沈亚柠扫她一眼,让服务员来一杯柠檬汁。

    邓丽娜瞪圆眼晴,惊讶。“你跟周远琦,一个月就真的怀上了?”

    沈亚柠知道邓丽娜在想什么,邓丽娜的感情丰富,交往过一打男友,自然会想像,沈亚柠跟周远琦结婚,两人整天腻味在床上。

    沈亚柠心里明白,嘴上只说,“丽娜,不结婚也有不结婚的快乐。”

    真的,快乐与否,跟结婚没有多大关系,她只是为了完成爱情心愿,才跟周远琦结婚,不是为了得到快乐,才同意两家联姻。

    邓丽娜给沈亚柠一个大白眼。“放心。”她说,“我不会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斜起细眉眯她,“我会小气,对你吃醋?”

    她误解了,沈亚柠正要解释,邓丽娜喝着酒,打断她,“别人结婚是否幸福,我不晓得,”怒瞪沈亚柠,“但是,你喜欢周远琦谁都知道,你的心愿就是嫁给他,现在得到他了,你会不开心?”

    沈亚柠默然,反而不能说什么了。

    邓丽娜颓然放下酒杯,点起一支烟。

    半响,她说,“原谅我,最近工作压力太大。”

    “谁会跟你生气?”沈亚柠故意笑她,“我这么小气?”

    邓丽娜撇撇嘴,“新婚,自然是快乐多多,快乐的人,也不会跟别人计较,一副笑呵呵。”忍不住又呛沈亚柠。

    沈亚柠别转脸,午后烈日当空,枝桠垂下头,附近餐厅坐满上班族,挥着汗。

    心像被太阳蒸烤,疲乏无力。过了一会,沈亚柠回头跟邓丽娜说,“丽娜,要是我离婚,你对我抛下你,自己先结婚就消气了。”她幽默起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