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37章承认还爱他

c2017-1-22 23:29:43Ctrl+D 收藏本站

    第37章 承认还爱他

    男人的吻是女人最好的口红,此刻谭美琼的嘴唇鲜艳欲滴,让人想再咬一口。最新最快更新

    她挥起白晰小手,打在周远琦胸膛,责怪他,“这里有人呢。”手柔软无力,虽说是责怪,其实是撒娇。

    这种不经意散发出的女人味,让沈亚柠长见识。

    她是学不会对男人撒娇这一技术,所以活该她被周远琦认为比他更像男人。

    谭美琼转身走开,见周远琦的目光停在谭美琼的身影,沈亚柠说,“不如这样,谭小姐也一起去。”

    既然这么依依分不开,她不如学会大方,成全这对恩爱情侣。

    谭美琼惊愣,周远琦冷笑。

    都以为她说的是疯话,她的神情认真,问周远琦,“你告诉谭美琼了吗?”他不出声,她说下去,把母亲站在别墅门口想查证他们是不是离婚的事情简单告诉谭美琼。

    谭美琼抬起眼睑,嘴巴微微张开,感到惊讶,又说不出话,只把目光投向周远琦。

    周远琦点头。

    谭美琼刚才透着红晕的脸,漫上一层慌措。她小声问他,“怎么办?”

    周远琦听懂她话里的意思,担心因为长辈,周远琦会跟沈亚柠复婚。

    她紧张地揉搓手指,低下头,露出白净的脖颈。

    那一抹低头的担忧跟温柔,看得周远琦心慌,他吻住她的额头安慰她,“你放心。”

    声音很小,但听进沈亚柠耳里,仍觉得震荡。

    她别转脸,把头转向走廊。

    这是一幢旧式公寓,长长的走廊,亮着永远昏暗的灯,如果有人走来,整个走廊都会响起回音,回音被静谧拉长,让声音听起来有种说不出的飘魅又迷人。

    沈亚柠走到走廊,双手撑着栏杆,努力学会眺望没有周远琦的景色。

    他的世界容不下她,她的世界也再没有他。

    他这么无情,让她这么狼狈来找他,面对他跟谭美琼。

    她也学会心冷,跟他一样薄情,所以,站在他们亲昵的两人面前,她不感到伤心,惆怅。

    无情总被多情伤,那么,做一个人无情的人。

    夜色像一直都不会明亮,她有爱过周远琦这个人吗?或是没有?

    她苦笑,静静等着周远琦安慰谭美琼。也难怪谭美琼慌张脸色不自然,离婚了前妻还过来找,而且还让他配合她演夫妻戏,现任女友有权表示慌张。

    如果谭美琼不是那么单纯善良,她可以不满。

    然而沈亚柠用眼角细细观看她,她真是一点娇作跟虚伪也没有,确实只是慌张跟担心,并没有对沈亚柠的纠缠感到生气。

    她越是骄傲想要自尊,周远琦越是在现任女友面前让她狼狈恳求他。

    现在不管周远琦跟谭美琼怎么恩爱,也不能让沈亚柠伤心,她的想法已经不同。她对周远琦不会再有企图,想得到他。结婚又离婚,完成爱情心愿之后,她就再也不像以前人人面前都承认她爱周远琦。离了婚,说好要放开他,她就绝不再在别人面前承认还爱他。

    做事目标太明确,知道自己为什么跟他结婚,又为什么跟他离婚。做人要认清现实,不能太贪心,要知足,完成心愿离婚,她就没有再等他。

    所以,现在的沈亚柠站在周远琦跟谭美琼面前,没有感到不自在,羞惭。

    谭美琼温柔,文文静静,一切听从周远琦,让他拿主意。

    沈亚柠见周远琦故意戏弄她,以往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那么现在,她势必要低下头,第一次恳求他认为诚意不够,那么,很好,她自然已经来到这里,不介意再收起骄傲神情,继续恳求他,并想利用谭美琼达到目的。她不看周远琦,转头对谭美琼说,“我们走吧。”她笑笑,“今晚请把我当朋友,帮朋友一场。”

    话说到这份上,简直自尊任由周远琦取走,任由他贱踏,谭美琼为难看着周远琦,沈亚柠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说完就往前走,一边下楼,用钥匙打开汽车。

    她在车里点了一支烟,等着他们。

    终于,楼梯传来脚步声,两个人影在门口出现,她熄掉烟,把烟丢出车外。周远琦一过来,就皱眉。他对沈亚柠说,“谭美琼不喜欢烟味。”

    沈亚柠知道在求人,立刻对谭美琼放下脸说,“对不起。”一边放下车窗,让风吹进来。

    风带着午夜的沉闷跟灸热过来,让车厢显得逼仄。

    弱肉强食的社会,工作压力大,应付客户应付管理层,连感情世界也这么现实,势利,周远琦抓住机会,让自己居高临下般,狠狠用行为奚落她。

    沈亚柠急忙开动汽车,已经是深夜,不想让老妈等很久。

    汽车在街上飞驰,忽然在转角,一辆卡车从小巷开出,响起喇叭,谭美琼受到惊呼,周远琦斥责沈亚柠,她开车太快。

    沈亚柠又是道歉。

    她越来越计较,学会计这些账目,感情世界也要算清账目,这些账目计在心中,很有作用,让她对周远琦那颗热情的心慢慢冷淡,再不会暖和。

    她以前只是想,跟周远琦结婚,完成自己的爱情梦想,不要让自己有遗憾,却从来没有想过,现在,她居然在学会遗忘周远琦。

    人只有一颗心,面对周远琦对她的冷漠刻薄,对谭美琼却是另一个脸色,温柔呵护,深情恩爱,把他遗忘,忘记他,是一个办法。

    渐渐的,嗅到海水被风拂过来的濡湿带着盐味的味道,沈亚柠凝视前方,寻找母亲的身影。

    为了不让母亲发现,在距离别墅有一段距离,她把车放停,一边转头对两人说,“到了。”又看着谭美琼,但心里的话没有说出口。

    是太狼狈?还是太滑稽?沈亚柠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谭美琼会意,她立刻说,“我就在这里。”

    真是善解人意。

    沈亚柠心里苦笑,一个女人不仅外表清纯,内心温柔,连那颗温柔的心也充满体贴,善解他人,给沈亚柠台阶下。她心想,这样的女人,她争不了。

    哪个男人不把这样的女人,当成至宝?

    周远琦握了握谭美琼的手,下车,对沈亚柠冷着脸。

    沈亚柠用手掠了掠头发,装作看不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