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44章周远琦以为对亚柠十分熟悉了解她

c2017-1-22 23:30:20Ctrl+D 收藏本站

    第44章 周远琦以为对亚柠十分熟悉了解她

    沈亚柠没有回头,也没有反唇相讥。在海里游了一会,身上的沉郁已经洗去,仿佛对人也宽容些,从海里上来,她感到开心。所以,她闭嘴。

    “这不像你。”不理会她的沉默,他说下去。

    沈亚柠仍然没有回头。

    谁关心这些话,望眼过去,到处都是男人。商业中的精英男人,如今男人也懂得打扮,繁忙工作,也会去健身房运动,个个都有性感的身材,漂亮的腹肌。

    如果两人看上眼,她不是不可能今晚就能找到一个男友。

    “原来只懂工作沉闷的沈亚柠,也懂得玩乐?”周远琦从身后,走到她面前。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以为他已经对她熟络,她手指的纹路他都足够熟悉,她的模样,性格,为人,他以为全部了解她,认识她。然而,随着他们的结婚跟离婚,他越来越不懂她。他不相信,她离婚离得这么干脆,利落,在镇定面对他的时候,没有戴上面具,所以,一股莫名的恼火,让他想揭穿她的面具,想让她露出真面目。这股让他恼火的莫名情愫,让他也不明白是什么。

    今晚,沈亚柠索性告诉他,“不要再问这些问题,”她抬头看他,“这些话太幼稚,”已经学会不动声色,脸上浮着虚浮的笑,这些笑没有到达心,她说,“你最了解的人不是我,”停了一停,忍不住说,“你最了解的人,是谭美琼。”语气淡淡,但充满呛意。面对他,他总是忍不住呛她刻薄她,她也是一样。

    周远琦瞪她。“你是在妒嫉?”他斜着眉,冷声问。

    “哈哈,”沈亚柠掠着头发,干笑数声,“虽然我爱过你,但我还没学会什么是吃醋妒嫉!”

    他把西式烤饼放进碟里,回她,“就是因为你学不会吃醋,所以,你更无趣。”

    沈亚柠没有说话,在餐桌找个位置坐下。

    周远琦坐过来,碟子往她面前一放,沈亚柠皱眉。他说,“两夫妻吃饭分开,会让人更加起疑我们已经离婚。”

    听出他的反话,话里的讥讽,她揭穿他,“你只不过是不想别人过来跟你应酬,才坐到我对面,两人坐在一起不言而喻,你在跟妻子约会,不想被别人打扰。”

    他皱眉,深意地凝视她。半响,他不耐地说,“你就不能偶尔收敛你的精明,对男人糊涂,给他们留点面子?”

    “抱歉。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她耸耸肩,语气不屑。想了一想,她对他说,“明天,你要过来,不能让离婚传闻成为事实,这关乎公司的生意。”

    “你的眼里只有公司。”他指责她。

    她不理会,说,“项目的定位问题,你要赶快给我答复,计划不能一直延迟。”

    “我说过,按照原方案。”他的眉宇聚拢。

    她愤怒。“你认为这是最周全的决定?”她提高声音。

    他漠视。“推翻原来方案很容易?不仅要说服两个母亲,还要让高层同意,”他说,“在我们结婚之前,两家合作的项目就已经签拟了草案。”

    “相信你也会想做一番事业,而不是听从你母亲的决策。”虽是赞他,其实是对他呛声,讽刺。

    被她看穿内心,让周远琦恼怒。他黯下脸扫她一眼,漠然走开。

    沈亚柠低下头,握着杯子,听着海浪声。

    忽然,一只手拿起她手上酒杯,“怎么不见周远琦?”邓丽娜一边喝沈亚柠的酒,一边问。她得知周远琦是派对赞助商的朋友,也来参加,特地也叫上沈亚柠。

    她的一番用心,让沈亚柠抬起头。她安慰好友,“我跟周远琦,”她说,“你不必担心。”

    “他对你怎么样?”结婚之后,沈亚柠对周远琦缄默,从不在邓丽娜面前提起他。邓丽娜觉得沈亚柠跟周远琦结婚之后,两人有些古怪。

    沈亚柠笑笑。

    好友的心意,她收下,对她说,“你的男伴对女人太热情。”

    邓丽娜的目光转向沙滩对面,男人跟一个女人打得火热,不知他说了什么,女人娇作地呵呵笑,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也不避嫌。

    沈亚柠盯着邓丽娜的表情。邓丽娜说,“我不是你,喜欢周远琦非要嫁给他,我跟男人在一起只是开心,要是我受不了他的女人,会跟他分手。”手按着沈亚柠的肩膀,“感情就是这么简单,不开心就分开。”她说。

    “你不够爱他。”沈亚柠笑。

    邓丽娜皱皱鼻子。“我爱工作爱漂亮衣裳爱男人,你说我爱不爱他?”她反问沈亚柠。

    沈亚柠说,“他只是你众男人中的一个。”

    “所以,要是你跟周远琦不合,外面还有许多男人。”邓丽娜的话里带着深意。

    沈亚柠又是笑,不语。

    “咦,谁刚才在这里用餐?”邓丽娜忽然问。

    沈亚柠学得幽默,“一个男人。”

    “你公然跟男人在这里出双入对?”邓丽娜开起玩笑,故作惊讶,一面留意沈亚柠的表情。

    沈亚柠脸上仍然笑。

    邓丽娜看她一眼,对她挥挥手,前去找男人。沈亚柠在她后面说,“你会受伤。”

    “在社会混,哪个不受伤?”邓丽娜说得妙。

    沈亚柠低下头,仔细想想,是的,哪个不是戴着几个面具,在社会上披荆斩棘,为了自己想要的,下了一番心力。

    “感情要对等?要配得起?值得更好的人爱?这个人索性这辈子都不出现呢?”

    沈亚柠扬了扬酒杯,祝好友能拿下男人。

    邓丽娜对她挤挤眼,摊开手,一副就算我得不到他,也不会在乎的表情。

    沈亚柠乐了,哈哈笑。

    邓丽娜更潇洒帅气,一次次恋爱分手失恋,仍如一个斗士一样,在感情战场里,仍然精神奕奕。

    邓丽娜回到男人身边,立刻换上另一副笑脸,更加俏媚性感,手臂紧紧牵住男人,身子贴着他。

    沈亚柠一边笑,又叹气。她也最爱自己。周远琦刚才指责她眼里只有工作,工作跟感情对她一样重要,但不代表失恋就要在他面前丢面子。为什么要做比较?什么事情都要比较一番,能从中得到乐趣?没结婚,比男友,结婚了,比婚姻是否幸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