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49章亚柠家族公司逃税

c2017-1-22 23:30:47Ctrl+D 收藏本站

    第49章  亚柠家族公司逃税

    沈亚柠有一搭没一搭听着,翻着桌上的一个本子。大概每个单身的工作女性,身上都有一个收集本市餐厅的本子,尤其是哪些餐厅会在深夜凌晨也还会送外卖。

    沈亚柠逐页翻着看,打电话叫了另一家的外卖。

    听到沈亚柠点玫瑰饺子,邓丽娜吼,“我痛恨玫瑰饺子!”

    沈亚柠把手挡住是话听筒,无奈道,“其它菜色没有了,玫瑰饺,你要不要?”

    “换过另一家餐厅!”邓丽娜瞪她。

    沈亚柠不睬她,对那边报上地址。

    放下电话,她转头对邓丽娜说,“要是换了小老板,拔了你的皮,微风百货公司随时欢迎你。”

    邓丽娜看她一眼,“你疯了?想让我跳糟也给我找点好的公司。”

    “虽然公司是比不上以前,但比起那些小公司,也还绰绰有余。”沈亚柠说。

    邓丽娜生气,“替我操什么心!小老板也是个男人,使唤我如牛马,难免我不会反抗,把他拿下。”

    沈亚柠笑出声,“你要勾引他?”

    “别说得这么难听,”邓丽娜斥她,“那是他爱上我给的爱情!”

    沈亚柠没好气,“还记得大学毕业,我们两人就职的第一天,你跟我说,不能在职场谈恋爱,弄不好,人财两空,只能丢下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灰头灰脸辞职。最新最快更新”

    “你嫁给周远琦,满足你的梦想了,就教我怎么谈恋爱?”邓丽娜呛她。

    沈亚柠摔下本子,吼她,“随便你!是你说过在工作上不出卖美色!”抓起外套,打开门出去。

    午夜风大,云层低低压着天空,一颗颗树在黑夜里沉默站着。

    沈亚柠跳进车里,发动引擎。

    邓丽娜追出来,敲着车窗,好气又好笑,“喂喂喂,别做这种幼稚行为,耍小孩子脾气是不是?”她说,“你怎么比以前更没一点担待,说两句就摔门离开。”

    沈亚柠拿嬉皮笑脸的邓丽娜无可奈何,恨恨道,“我今天不想受气!”

    她第一次顶撞杨文玉阿姨,又被周远琦呛声,他跟谭美琼的婚礼邀请她参加,这话像一块花岗石,停在她的心中,击不碎,又挪不走。

    怎么办?又不能告诉别人倾诉,她已经跟周远琦离婚。

    心里酸涩,脸上只是笑。“我告诉你,我是你朋友,不是你那位小老板仁兄,他压榨你,有本事你去跟他算账,别把对他的怒气朝我泼洒。”

    邓丽娜见沈亚柠稍缓脸色,她嬉笑说,“我明天提着刀去找他。”

    沈亚柠瞅她一眼,下车。

    邓丽娜一叠声把她拉进去,不一会,外卖送到。

    瞪着酸辣面,邓丽娜皱眉,见沈亚柠瞪她,只得吃下,一边说,“好吃好吃。”给足沈亚柠面子。

    沈亚柠就算再生气,也不禁笑出声。她说,“我们这么多年朋友。”说到这,胸口一怔,说不下去。

    她跟周远琦的交情比跟邓丽娜还深厚,毕竟两人从小长大,可现在想来,周远琦比邓丽娜还不如。她生气,邓丽娜还会顾及这份友情,会把她追回。

    周远琦呢?

    他是巴不得她离他远远的,不要打扰他跟谭美琼。

    他们就要结婚。

    结婚这两个字,像刺一样,横在沈亚柠心间。

    邓丽娜勉强把酸辣面吃完,一边瞪她,“不是你的心爱吗?怎么不吃?”

    沈亚柠心酸笑笑。

    “到底有什么好,又酸又辣。”邓丽娜撇着嘴,拿纸巾擦嘴唇。

    沈亚柠又是笑。

    她跟周远琦读书的时候,经常放学就跑到小巷子吃酸辣面。那时候,她跟周远琦上学有车接送,两人觉得闷,没有自由,所以偷偷躲到小巷子,而在家里,他们吃不到这种香气扑鼻的小吃。喜欢他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丽娜,我也想做一个不识人间烟火的天使。”就像谭美琼,不管刮风下雪,有着男人宽厚的肩膀替她挡去沧桑。

    邓丽娜看她。“做天使也要有资格,”她说,“你跟我都被剪断了翅膀。”

    “要不要说得这么娇情文邹邹?”她笑她。

    “看,只说这一句,你就嫌肉麻,你连肉麻都不能接受,怎么能听得进男人的情话,懂得欣赏男人的情话,”邓丽娜说,“那些天使,男人每说一句话,她们的眼里都眸光流转,水盈盈,水汪汪,充满了感动。”把糕点砸给沈亚柠,“所以说,你我安心自己养自己吧,一杯开水还得自己倒,不能借别人之手。”

    邓丽娜叹口气。

    沈亚柠回去,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到了凌晨才能勉强睡着,迷迷糊糊,又不踏实,似睡非睡,醒来比不睡觉还更累。

    因为丑闻事件,记者追究下去,查出微风百货公司逃税。电视登出新闻,门户网站的消息也扑天盖地,沈亚柠震惊。如果不是母亲示意财务这么做,不可能会虚报税务。

    沈亚柠放下事务,去找母亲。

    苏彩凤没有去公司,在院子修理花圃。沈亚柠趋上前,“你知道了?”

    苏彩凤看沈亚柠一眼,“项目进展如何?”转开话题。

    沈亚柠气结,“为什么?”她一向崇拜母亲,是因为她一手创立了微风百货公司,其间的辛苦她不说,她也能想像得出,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为什么现在却要触犯法律。虽然公司不比以前,但想立刻关门也不可能,仍然可以在市场争取一席地位,把百货公司经营下去。她失望,“这是真的?”

    苏彩凤点头。

    “为什么!信不过我吗,我跟大哥不能担起这间公司是不是!”气急攻心,她提高声音。“非要做这种行为,逃税吗?”

    “女儿!”苏彩凤斥道。

    “做一个合法商人,不是你教我的吗?”沈亚柠不能掩饰脸上的失望。

    “这件事,就此打住,我们不要再讨论。”苏彩凤让沈亚柠闭嘴。

    沈亚柠吃惊,说不出话。

    苏彩凤心里也难过,别转脸,咽下心里的艰涩。

    “为什么?”很久,沈亚柠问。

    “你回去吧。”

    沈亚柠睁大眼晴,不敢置信。母亲在赶她走?

    心里吃苦,她扶着面前一株树干,手心却被扎到,一抬头,却是一株带刺的灌木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