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50章她的影子,他的恼羞成怒

c2017-1-22 23:30:52Ctrl+D 收藏本站

    第50章 她的影子,他的恼羞成怒

    “你不只是一位母亲,我一直崇拜你——”说不下去,转身就走,眼冒金星。

    苏彩凤爱怜看她一眼,在她背后说,“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

    女佣过来,“小姐,太太叫你。”

    脚底千斤重,沈亚柠一步一步走进客厅,坐下,佣人捧咖啡过来。

    她收拾支离破碎的面孔,一张一张碎片拼贴,脸上平静下来。

    苏彩凤叹气,说下去,“亚柠,你绝对不能离婚。”

    沈亚柠一震,以前也听母亲讲过,那时觉得多少有些开玩笑成分,如今听来,这十分严肃。她认真问,“你真的不能把公司交给大哥?”

    “我会交给他,但是,你也知道,他的性格激进,公司在他手里,不知会怎么样。”苏彩凤又叹,“公司需要一个稳重的人主持大局。”

    “所以你选了周远琦跟我结婚。”沈亚柠心里酸涩,如何告诉老妈,他们离婚了。

    “我老了,公司是你们年轻人的,周远琦这孩子我看着长大,尊重长辈,孝顺,工作也有能力。”苏彩凤也不容易,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公司是她一生的心血,其间多少艰辛跟汗水,她不能让公司在沈辰宇手里没有了,只能在不得已的时候,让周远琦以女婿的身份进来公司。女婿跟亚柠联手打理娘家公司,也合情合理,都是一家人。把公司交给亚柠,她不想看到亚柠太辛苦,而且,让女儿把太多时间放在公司上,失去她该陪着家庭陪着周远琦的时间,失去做为一个女人应该有的一个温馨家庭,最好是周远琦也过来替亚柠分担。家族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都会想谁继承的问题。

    沈亚柠神魂俱荡,意识到她也许不该结婚,这场婚姻,虽然完成了她的心愿,但也给了母亲期望,以为周远琦能好好管理这间公司。如果她不跟周远琦结婚——

    沈亚柠呆怔,脑海乱如麻。

    待在这里不能面对母亲,她对不起老妈。坐了一会,借口说回公司,走了。

    抹了抹脸,在车上给周远琦拔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听到她低沉的声音,他一愣,呆半响问她,“什么事?”

    他们的招呼就是这样客气疏离,有什么事才会打电话,而不是像朋友那样,一接电话就会问,去哪里吃饭,有什么节目。

    她疲累地说,“见个面吧。”

    周远琦犹豫,还没有说话,秘书在叫他,客人已经到了会议室。沈亚柠听见秘书的声音,她说,“我在午后餐厅。”挂上电话。

    心里千愿万愿嫁给他,背后却是各种利益跟关系纠结,像一张网。

    她自己种下的果,一段错误的婚姻。

    下午四点,街上很少见到白领,大家都待在工作岗位上,餐厅冷清,她一个人坐着,要了一杯咖啡,还另外加了许多糖。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街道被太阳晒得火辣,云朵轻浅,飘飘渺渺。窗角下的花圃,树枝低垂着头,无精打采。

    缓缓喝着咖啡,脸颊火辣,等下该如何对周远琦开口,一生做人,从来没觉得说话也这么踌躇,为难。

    过了很久很久,餐厅慢慢聚集人群,热闹喧闹充斥着餐厅,客人来来往往。

    天际拉下帷幕,夕阳余辉洒向窗角,那一丛丛花簇,仍然低着头。

    沈亚柠在心里暗暗叹气,周远琦不会来。

    为了谭美琼,他不会跟她过多接触见面。

    在角落坐了好几个小时,咖啡续了一杯又一杯,连服务员都感觉到她的古怪,眼色向她飘来。沈亚柠心里苦笑,站起来买单。

    天已经暗下,万家亮起灯火。

    长叹一口气,她推门出去。

    在门口,她撞到一个人。

    “你还在?”奇异的声音让沈亚柠抬头。

    是他,周远琦。

    “您好。”有求于他,她生硬地打着招呼。

    她的称呼正经又生涩,让周远琦不由看她一眼。

    “不是要话要跟我说吗?”两人回到坐位,周远琦问她。

    “我,我们——”为了母亲,能不能复婚?

    她张了张口,艰难说着,双手攥紧,头低下,仍不能把这句话说完。

    “我们——”沉默一会,她开口,又停下。

    周远琦起先还在听,但见她支支吾吾,脸上不耐。“要说什么?”他烦躁问。

    “你有约?”见他不停看手表,她问。

    他从来不对沈亚柠瞒着谭美琼,如今也不用看沈亚柠脸色,他点头。“我约了谭美琼见面。”他说。

    淡漠的一席话,让沈亚柠终于回过神,摇摇头,苦笑。

    她到底在奢求什么?居然还想恳求他,为了百货公司,希望跟他复婚?因为刚才老妈的一番话,她不想负了母亲,就这样冲动来找他?

    她也有这么不理智的时候。

    她收起脸上的慌措,平静跟他说,“你走吧。”

    他恼火,“你在抓弄我?”

    “抱歉。”她勉强笑了一笑,拿起手袋离开。

    周远琦气结。

    他上前,一手抓住她的手腕,逼得她回头面对他。“不要惹我!”他在忙碌中拔出时间过来,她却风轻云淡,一点也无愧疚,在拥挤的车流中过来,就是为了看她抓弄他?

    “对不起。”她道歉,是她错了,不应该冲动叫他过来。

    “你一个对不起,就让我对谭美琼迟到?”他忍不住吼她。

    他动不动就轻易发火,让沈亚柠皱眉。

    周远琦见她绷着脸,越发怒不可竭。她从来不怎么主动给他电话,她一个电话就飞过来,就是这种待遇?

    可笑!

    她在他心里有了影子吗?

    她在电话里暗哑的声音,让他按下烦躁跟客人周旋,客人一离开,就立刻过来,还让谭美琼在那边等他,对她失约。

    这算什么!

    她仍然骄傲,镇定自若,而他呢,在她的一个电话里,露出可笑的一面?

    沈亚柠抬起头,对他说,“快去吧,她在等你。”

    一句话,像火苗,啪地点燃周远琦。

    他幽暗盯着她,目光让人不寒而栗,像箭,刺向她。“我让你不要惹我!”一字一字,结着寒冰。

    “我已经说抱歉!”沈亚柠也不耐,推开他,走去取车。

    他的眼晴深了深,质问她,“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玩弄男人这一招?”

    沈亚柠看他一眼,他在说什么?

    “以后除了公事,别他妈把我叫出来!”他钻进车厢,摔门关车,汽车带着怒火开走。

    他居然对她骂粗话!

    沈亚柠算是长见识了,两人从小到大也翻过脸,却从来没有这样对她飚脏话。斯文的他,也学会粗鲁。

    沈亚柠误以为,周远琦大概跟谭美琼约会从来不迟到,却因为这次,迟到一会,就对她破口大骂。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