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57章亚柠工作与感情都失意

c2017-1-22 23:31:30Ctrl+D 收藏本站

    第57章 亚柠工作与感情都失意

    事业与感情,像默契般,让她感到失意。最新最快更新

    点着一支烟,即使老妈让她明天带周远琦过来,她脑海却冷静想的是,如何说服这帮老臣,同意项目新的方案,不只是微风百货公司,周家的广宇公司她也要出面,面对一帮对她充满怒意的老臣子。

    两家的老臣都要说服?难于登天,她在心里叹气。

    如果周远琦站在她这一边,肯帮她,那又是另一回事,虽然推翻这个项目的原计划方案仍然艰难,但两个人联手,总比一个人独自前行更有些许力量。

    可是——

    她深深抽口烟,他的世界就是孝顺老妈,爱着谭美琼。老妈不喜欢谭美琼,反对,他就没有勇气跟谭美琼结婚,但又太爱她,不能跟谭美琼分手。

    他做人真是矛盾,爱得这么深情又懦弱。

    感情世界不要简单用对与错来做决定判断一个人,没有单纯的对,单纯的错。生活是一张网,感情也是一张网,各种关系纠结,理不出头绪,说不清事与非,周远琦应不应该为了老妈而不要耽误谭美琼的青春,跟她分手?谭美琼知道周远琦这样犹豫懦弱的性格,还跟他在一起,她有错吗?她只不过是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不要简单的用错与对来评论感情,生活的黑与白之间,有着灰。感情里也有灰色。最新最快更新

    没有应不应该,这是他的选择,也是谭美琼的选择。都是成年人,他们有权利做决定分不分开,旁人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谭美琼难道不知道周远琦夹在她跟母亲之间?开玩笑,她当然知道,但她也没有要跟周远琦分手,所以,这是当事人的决定,他们心甘情愿。感情里一旦用上心甘情愿,其它爱情道理靠边站,既然是心甘情愿,酸甜苦辣只有她自己知道,冷暖自知。

    成年人跟小孩的不同的地方就是,做了决定,就要承受代价。

    然而这也是沈亚柠爱一个人坚持嫁给爱情的代价吗?离婚后不停在收拾残局,每次跟周远琦见面都让自己狼狈。

    凌晨六点,才迷糊睡着,八点就挣扎起床,跟以前一样离开公寓,回到公司。收拾桌上文件,要到广宇公司开会。

    想到那帮老臣等着她出现,跟自家的公司老臣子一样,对她带着怒意,冷笑,看不起,各种对她的神情都有,沈亚柠一边开车一边觉得好笑,绝没想到,她也会有今天,她一个人面对整个项目决策改动的压力。

    还未到会议室,杨文玉在周远琦的办公室等她,沈亚柠意外。

    她上前,谦和地,“阿姨。”

    杨文玉看她一眼,“坐吧。”

    沈亚柠在杨文玉对面的沙发坐下,杨文玉说,“你越来越让我失望。最新最快更新”

    沈亚柠笑笑,不语。

    不是一个人这样说她,母亲也这样说,对了,周远琦也这样对她说过,如果她不坚持跟他结婚,他们至少还能勉强算是一个朋友。

    现在,朋友也做不成了。

    她做事带着一股冲劲,做了再说。跟周远琦结婚是这样,想推翻这个项目方案也是这样。她不能考虑太多,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受伤了怎么办。

    做人怎么能顾虑这么多,像周远琦顾虑会伤到母亲,直到现在也没有跟谭美琼结婚。连他的事业抱负也收起来,一切听从于母亲的决定。如果她顾虑别人太多想法,就不会在两家联姻,长辈问她要不要嫁给周远琦,她同意跟他结婚。要顾虑他的想法,又顾虑他女友谭美琼的想法,怎么能狠下心跟他结婚,嫁给不爱她的男人?

    杨文玉说,“你太冲动,”她说,“这样大的项目决策,你想更改就改?”

    沈亚柠镇定说,“新方案里有详细评估资料——”

    杨文玉皱眉,打断她,“亚柠,你以前不会这样固执已见。”

    “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语气没有波澜,平静坚毅。

    杨文玉不满。“你太让我失望,不仅跟周远琦离婚,连一向工作上能分出轻重的你,居然也这么冒失。”

    “对不起。”沈亚柠低头。

    “会议要开始了。”一把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用抬头,沈亚柠也听出是周远琦。

    她站起,跟杨文玉欠了欠身,转身出去,经过周远琦面前,没有看他,直接跟他擦肩而过。

    她到洗手间检查妆容,补了口红。

    高跟鞋踩着走廊路面,发出清脆声响,一下一下回荡在心间。

    就算通过新方案,后面还有许多焦头烂额的展开工作,何况,现在还没有得到两家公司首肯新决策。

    站在会议室门口,定了定神,深吸口气,推门进去。

    周远琦随后跟着进来。

    “怎么搞的,苏彩凤怎么不把项目交给儿子,让女儿出面给人笑话吗?”

    两人的身影一出现,八卦立刻停止,一副等着看她好戏。

    大家都知道她是少奶奶,嫁给周远琦一段时间,只是现在才露面。

    周远琦面无表情看沈亚柠一眼,回到坐位。

    “新的方案定位想法不错,不过你如何确保这个项目会为此收益?”

    “传统制造业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更有甚者,直接挑衅,鄙视地称呼,“少奶奶,这个时候你应该跟周远琦去喝早茶,两人浪漫——”

    言语粗鄙,被周远琦清咳声打断,沈亚柠不出声,看着大家闹哄哄地对她的能力表示怀疑,过了一会,她的目光扫视众人一圈,在周远琦身上停了停,转头坚定开口,“大家都知道,这几年通信行业,电子设备制造业在增值,计算机也在快速发展,比起传统制造业——”

    保守派一名老臣把文件拍在桌上,打断她,“先进制造业增值是快,但你经验太浅,只看到这个行业的甜头,你知道每年有多少家企业涌进这个行业?”

    “没错,蛋糕就这么大,却那么多人在抢,平摊下来,利润甚至比不上稳打稳步前进的传统制造。”另一个附和。

    “高新企业产能过剩,工厂仓库都是售不出去的产品。”刚才的保守派继续说,“市场需求不振,影响投资者的积极性,少奶奶如何这么有信心?”

    沈亚柠认出他,是刚刚讽刺她应该去跟周远琦喝早茶的那位,陈泽军跟杨文玉有一点亲戚关系,而且是陪杨文玉一手创业的最老臣子,更加比别人有底气炮轰沈亚柠。

    他五十岁左右,早年是杨文玉的助手,陪杨文玉打江山,吃了一番苦,现在应该是享福的时候,项目不求冒险,而是能看到有稳定的可观收益。偏沈亚柠一脚踹进来,打番他的计划。他说,“少奶奶,你的想法不错,但还年轻,经验不足,对市场太乐观,会让项目冒着风险。”

    话音一落,会议室开始吵杂,纷纷表示现在市场不乐观,经济低迷。就算不是保守派,也有的在怀疑沈亚柠能力,一部分对新方案质疑能否在市场站得住脚,分得一杯羹。

    乱哄哄,大家交头接耳交换意见,一边摇头。

    周远琦冷眼看着沈亚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