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58章周远琦不能负谭坚决不能被亚柠动摇

c2017-1-22 23:31:35Ctrl+D 收藏本站

    第58章 周远琦不能负谭坚决不能被亚柠动摇

    沈亚柠走出去,倚在走廊栏杆,点了一支烟。

    “这还只是开始。”一个声音冷淡插进来。

    沈亚柠没有回头。

    如果说大哥沈辰宇抓住机会就奚落她,还有一个人也是如此。

    “这个项目才刚开始就抽烟,下面的场面会更激烈,你要拿着烟进会议室?”周远琦站在她身边,对她的抽烟行为厌恶地讽刺。

    沈亚柠侧过头,扫他一眼,面无表情。

    周远琦眼底深深一寒,胸口一窒,本来是见她被两家公司的老臣孤立,批判,想关心下她,但别扭说不出口,这不像他,不是他。他越发郁恼,说出的话更加变本加厉,“只被他们说几句你就这样控制不了情绪需要抽烟,接下去怎么办?难道你以为他们就这样嘴上说你几句,就会放过你,同意这个新的决策?”

    要让这个新决策得到首肯通过有多难,不用别人多嘴,沈亚柠知道。

    沈亚柠看着周远琦,“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谈工作。”更加不想跟他说话,让自己动气,她要留着气力等下回去继续开会,面对那帮老臣。

    “你懂得太多,做的却都是错!”她的无动于衷,让他蓦地恼火。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这话剜进沈亚柠的心,触到心事,她一震,缓慢回头。“请走开。”她冷漠出声。

    “那么聪明,但有哪件事做得好?”他的神情阴冷,瞪着她。

    沈亚柠看着他冷峻的嘴角,前尘旧事一起涌上心头,也知道他还在怀恨她当初执意要跟他结婚,同样的,她现在不顾所有人反对,也执意要推翻项目原来的方案定位。

    “在我们联姻结婚,这个项目定位就已经两家签了初步草案。”周远琦看着她,眼底凌厉。

    沈亚柠不怒反笑,她淡漠说,“你也知道初步草案不能成为最终合同。”

    “沈亚柠!”他难得的对她拔出一点好意,提醒她要推翻以前方案她会成为两家公司的眼中钉,她却这样对他没有半点表示感谢,还冷着脸。

    沈亚柠把烟掐灭,转身要回会议室,继续刚才的会议,周远琦恼怒叫住她,“难道你想固执推进新方案,让两家保守派私下联手,把你踢出公司吗?”

    沈亚柠十分不悦,哗地转过头,“什么意思?你倒有闲情担心我?”说着反话,讽刺他,想到等下还要向他开口,让他下午跟她回去见母亲,她就更加烦躁。最新最快更新

    周远琦动气,脸色难看,“你听好,我对你没这份闲心!”他不能被这个女人动摇,不能!

    沈亚柠铿锵有力回他,“我也没有,让开!”她绕过他,回到会议室。

    会议进行了三个小时,早上九点半一直到中午,下午会议继续。

    众人对她唇枪舌战,明讽暗刺,沈亚柠倒不觉得意外,也不生气,工作本来就是在打战,不进就退,没有第二个路。除了想办法说服那些想进军高新企业,但对她的能力表示怀疑,而且对高新行业没有几分把握的成员,沈亚柠没有打算让所有人对新决策点头。争取到一部分成员,才有能力跟那帮保守派较量,新方案才能有机会继续商谈下去,争取两家首肯签下新方案合约。

    从会议室出来,天已黄昏。

    沈亚柠疲惫回到车上,脸上的妆褪了色,眼底也黯然,失去神彩活力,才刚发动汽车,忽地想到老妈让她带回周远琦。

    老妈的态度坚决,她只能把车倒回,上楼,敲开周远琦的办公室。

    周远琦正在收拾桌上文件,准备下班,看到沈亚柠莫名闯进来,眼神动了动。不等她开口,他不耐出声,“想找我跟你站队,一起说服那帮老臣?”他说,“不可能!”

    在会议上,他一直保持沉默,不对她开枪,已经算是给她留面子。

    沈亚柠说,“老妈让你回家,”艰涩开口,“大家一块吃顿饭。”

    周远琦瞪着她,浑身坚起刺。“沈亚柠,你在搞什么!”他大喝,“上次让我陪你演戏,这次又要陪你演戏?”

    沈亚柠冷眼看他,他的铁色铁青,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但求人就这点难,她只能压下怒火说,“老妈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婚。”

    “告诉她!”他喝斥。

    “不行!”沈亚柠立刻抢着说。

    “为什么不,我不想跟你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他从办公桌后面站起,吼她。

    他不想再对不起谭美琼,谭美琼做错了什么?没有,她没有背叛这场爱情,默默承受着他母亲给的冷眼与委屈,等了他七年,他不能负了她!

    “彼此!你不想见我,我也是!如果不是工作有牵扯和母亲,我们这辈子永远也不要再见面!我有主动找过你吗!离婚之后我们见面的次数少得数得过来!”每跟他的见面,都让她狼狈,她但愿,此生再也不要见到他!

    “沈亚柠!”周远琦气得拍桌。

    沈亚柠呆木望着盛怒的他,过了好一会,她艰难说,“别的事情可以商量,但绝不能告诉老妈。”

    “说,为什么!”他胸口烦闷,扯开领带,“有勇气告诉我母亲,就没有勇气告诉你老妈?”

    她为什么在杨文玉面前承认?

    难道他忘记了?因为他违反两人私下签的离婚保密合约,在阿姨的生日派对,把谭美琼带到阿姨面前,她能不承认?

    老妈不只是把周远琦当做女婿,而且还希望周远琦未来进到微风百货公司帮忙,不要让公司在大哥手上倒闭,老妈对周远琦这一番期待跟心思,她怎么能告诉老妈?

    但沈亚柠不想争吵,也不知如何解释,她说,“如果你不想去,我不勉强。”她走了。

    她这副骄傲挺直胸膛的模样,气得周远琦跳起,哗地冲上前,一脚踢关上她打开的门,眼底阴霾盯着她,话语如钉子,坚利割进她耳膜,“麻烦你,看清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身份请说什么话!我们已经离婚,不可能再秀恩爱!”

    他不会忘记,上一次演戏,他走神了!

    这次,他绝不会蠢到答应她,明知她是团火,不能靠近,他还偏要把自己丢进去。

    他有谭美琼,他爱的人是谭美琼!

    他一定要时刻记住,与她拉开距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