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66章亚柠性格的优点与缺点

c2017-1-22 23:32:19Ctrl+D 收藏本站

    第66章 亚柠性格的优点与缺点

    但这个不必对沈亚柠讲明,让她分心。最新最快更新苏彩凤一直希望沈亚柠能对周远琦用点心,让这段婚姻维持,不只因为女儿爱他,而且,公司也需要周远琦。

    苏彩凤一番苦心,继续劝着女儿,“去跟周远琦道歉。”

    沈亚柠假装在喝咖啡。

    周远琦就要跟谭美琼结婚,到时母亲就会知道他们已经离婚,她不知如何跟母亲交待。

    沈辰宇听说母亲让沈亚柠参加下一界总经理参选,直接找上苏彩凤办公室。“宠着亚柠,连她的男人也宠,让周远琦以后进来微风公司,现在,你这么迫不及告待想把我踢出去,把公司交给这一对夫妻吗?”

    苏彩凤示意沈亚柠出去,沈辰宇喝住她,“沈亚柠你听着,有我在,绝不会把公司交给周远琦,你的男人!”

    “说话放尊重!”苏彩凤斥责。

    “怎么尊重?”沈辰宇吼着,“沈亚柠跟周远琦才结婚多久,就让沈亚柠参选总经理,你在后面替她铺好关系,让她当选,再把周远琦安排进来,不是摆明让我滚出公司?”

    苏彩凤气得一阵头晕,站不住,沈亚柠急忙扶着她,用眼神示意大哥出去。最新最快更新沈辰宇更怒,“要走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一个女人之辈,还想把自己的男人带进来公司,想联手抢走!”

    不等苏彩凤出声,沈亚柠不再给他面子,“如果你稳重,成熟,做事不激进,我相信老妈不会让一个外人干涉公司事务!”

    苏彩凤听出沈亚柠话里的不对劲,眼前一黑,抓住沈亚柠。“你说什么外人?谁是外人?”周远琦是沈家的女婿,怎么可能是外人!

    沈亚柠激动,说话没有思考,急忙改口,“我是说周远琦,”见老妈狐疑盯着她,沈亚柠只得加一句,低着头,声音低下去,“我的老公。”这几个字,千斤重,压着心,割着喉咙,百般艰涩,终于从唇齿缓缓溢出。

    沈亚柠一边让秘书拿来一杯热热的茶给老妈,一边扶着她坐下,对沈辰宇说,“你先出去。”

    “我出去了,你好跟老妈商量怎么把我在公司架空,留着位置给周远琦?”话越说越不堪,苏彩凤痛心,怒斥,“你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晓得!我是你的儿子,不是你从路边捡来!”这么多年,老妈一直没有把公司全权交给他,已经让沈辰宇许多埋怨,怒气,现在,他不想再忍下。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周远琦算什么东西,一个沈家的女婿,居然还想打微风公司的主意?”他咆吼,“亲生儿子是血液相连,沈亚柠只不过是跟周远琦结婚,谁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离婚!”

    后面这句,气得苏彩凤抬手就给沈辰宇一个耳光。“我告诉你,她是你妹妹,哥哥要做的,是希望妹妹幸福,家庭婚姻幸福,哪有做哥哥想着妹妹离婚!”不等沈辰宇从那巴掌回过神,苏彩凤回过头,厉声责问沈亚柠,“你跟周远琦婚后是怎么回事,吵架就赶快合好!她是你喜欢的男人,我让你嫁给他,为了你也为了公司利益!你爱他那么多年,哪个男人都不能让你上心,你只喜欢他,现在有这个家庭联姻让你嫁给他,你要是不珍惜这个机会而跟周远琦离婚,你给我离开沈家!不管别人怎么说周远琦,在我心里,他是个不错的男人,他孝顺,从小到大没有顶撞过母亲,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有自己对事业的理想吗,可是为了他的母亲,他把他的事业抱负放在心里,工作的决策跟主主向都听从他的母亲,争取做到最好,从小到大,周远琦被哪个长辈讨厌过?哪个不是夸他,孝顺,对人有礼貌,工作事务上稳重,成熟,他唯独对你不是很默契,请你想想自己的原因!你也有错!个性那么强势,在感情路上会吃苦头!做为母亲,一个长辈看周远琦,他孝顺到事业由他母亲掌控,连感情生活也听从他母亲,不想让她伤心,而答应娶你,你想想,这样的男人,怎么会不讨长辈欢心!你们年轻人,只看到周远琦个性优柔,听从她的母亲,没有自己的主意跟想法,我告诉你,他有想法,但为了他的母亲,他把他的想法收起,他对你这个态度,也请想想你的行为!天下没有完美的男人,他已经够好!你这样的个性,得找一个受得了你脾气的男人,可这样的男人去哪里找,哪有事事完美?找了,你会对他上心吗,会喜欢他吗!”掩着脸,悲痛叹气,“说到底,是我害了你,从小教你做事独立,宠着你,让你的个性更加骄傲,不把男人放在眼里,不肯对男人低一下头,吵架了你也不会是主动道歉的那一个是不是?”

    沈亚柠思绪震荡,说不出话,见母亲这样伤心,对两个不孝子女失望,内心苦涩。

    下班回到公寓,服了安眠药,什么也不想再想,只期望有一个没有梦的睡眠。

    且不谈周远琦为人如何,受长辈的喜欢,她跟他已经离婚是事实。

    而且,周远琦就要跟谭美琼结婚,也是事实。

    午夜电话响,睡得朦朦胧胧,窗外月色洒进办公桌。桌上仍有一堆事务要处理,文件需要回复,拟合约,但这晚,她例外的放下工作,服了安眠药,倒头就睡。

    电话响了很久,揉揉眼晴,挣扎着抓起床边电话。“我是亚柠——”

    “亚柠姐,”周文英在电话那边哽咽,“你过来好不好?”

    沈亚柠吃了一惊,急忙坐起,“怎么了?”

    “你过来好吗?”周文英恳求。

    沈亚柠抓过钟表,晚上十点。

    “有话好好说,发生什么事?”沈亚柠打起精神,被电话吵醒,额角两边痛。

    “大哥刚才一回来,就跟老妈大吵,我从来没见大哥这么生气,我怕他们打起来,我劝不住,你过来劝开大哥好不好?”又是哽咽。

    “文英,我——”都是成年人,要打架就让他们打。不过周文英的话也让沈亚柠震惊。周远琦一向孝顺,他这一辈子,只为谭美琼同母亲争吵过,怎么会打起来。

    不管他变成为什么样的人,都与她无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