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70章在爱的同时对这份爱蔑视

c2017-1-22 23:32:41Ctrl+D 收藏本站

    第70章 在爱的同时对这份爱蔑视

    “你没有跟我提起。”谭美琼黯然。

    周远琦脸上现着惊慌,立刻说,“我——”

    沈亚柠在对面望着这两人的互动,谭美琼的一言一语都让周远琦围着转,小心呵护她的情绪,体贴周到,她没有表示,低头喝饮料。

    她的镇定让周文英看不过去,“亚柠姐,那是你的男人!”话说得幼稚又有趣,“你怎么这样平静,让他跟别的女人约会!”

    周文英的声音不小,也是故意说给谭美琼听到。谭美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沈亚柠抬头看周文英一眼,说周文英小,说的话却这么有心思,既指责她,也把刺刺向谭美琼。

    周远琦听不下去,一见沈亚柠又在场,更加恼火。率先喝斥沈亚柠,“小妹不懂事,还不把她带走!”

    周文英简直不能置信眼前一幕,这是一向最爱她的大哥,居然不要她护着另一个女人。她抢在沈亚柠面前说,“大哥,你为了这个女人,不要母亲,连我也不要了!”说话之间,已经站到两人面前,一只手不客气指着谭美琼。

    谭美琼个性柔弱,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面,此刻更是坐不住,她站起要离开。周文英扯着她的手臂,不给她走。周文英尖声说,“你听着,我跟我母亲不喜欢你!”

    “周文英,请你学会尊重别人!”周远琦蹙眉打断周文英,眼角阴霾盯着沈亚柠,“还不带她走!”

    莫名其妙把怒气泼在她的身上,让沈亚柠觉得好笑。她拉过周文英,“我们走。”

    周文英甩开沈亚柠,也气沈亚柠,“为什么要走,是我大哥做得不对,他跟你结婚,就不该跟另一个女人交往!”

    沈亚柠口干舌燥,为什么杨文玉阿姨跟周文英仍不肯面对她已经跟周远琦离婚的事实,一直认为他们没有离婚。这样会让她更加尴尬。

    眼见谭美琼嘴唇动了动,眼角泛着眼花,委屈盈弱,周远琦一冲动,说话更是不分轻重。“沈亚柠,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讨好我母亲,现在也讨好我小妹,让她们站在你这一边,我就会跟你复婚!”

    沈亚柠抬起头,定定看着周远琦,忽然笑了。

    她淡声说,“你真真是疯了。”偏过头对周文英又是一笑,“看见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大哥,这个样子不明事理一通乱骂的男人,我看不上。”她说,“我们走吧,有话你们回去说,这里是餐厅,不要让人笑话。”

    一席话,夹着无数利箭向周远琦射过来,明枪暗讽,周远琦斜睨沈亚柠一眼,眼潭冰冷幽深,回讽她,“你这么明事理,怎么还答应跟我联姻结婚,嫁给一个从不爱你的男人!”

    这话,让沈亚柠又是笑。

    在谭美琼面前,他可真是不遗余力揭她的伤痕,试图在谭美琼面前一番表明,他爱的女人只有她!

    可惜,他这一举动的意味被沈亚柠看穿。既然他要在谭美琼面前立功劳,她就成全他,她淡笑,转头对谭美琼说,“谭小姐,我祝你们永浴爱河。”

    说完,用蛮力拉开周文英。

    周远琦望着她这副骄傲模样,气怔,手指不着痕迹成一个拳头,想一拳挥出去。可是,打谁?

    不知道。

    只觉得胸口一阵窒闷,无处发泄,也难以说明原因。

    沈亚柠的回答十分漂亮,大方,在谭美琼面前,是帮了他,让谭美琼不要误会她跟他的关系,可是,心里那股莫名的恼火越发烧起,以前如果是一点小火苗,现在是扑扑燃烧,越烧越热,让他的眼神深沉,锐利,恼恨郁结地瞪着沈亚柠消失在餐厅的身影。

    谭美琼说,“你不应该那样说亚柠,”她娇柔看周远琦一眼,“她之前不是跟我解释过你们两人的关系了吗,她不爱你,你也不爱她,你们是为了家族的生意联姻,逼不得已才结婚,”温柔地笑了一笑,“你们不爱对方,才结婚一个月就离婚,所以,你不要说话对她那么刻薄。”

    “她说的话你也相信?”被沈亚柠的镇定气恼的周远琦,一时说话没有经过思考,心里在想什么立刻就说出口。

    话一从唇齿飘出,不只是他愣住,连谭美琼也惊愣。她问他,“你说什么?”

    周远琦急忙收回神思,“沈亚柠说的没错,我们在长辈的强迫下联姻结婚,”为了稳定自己,补了一句,“我们确实没有感情。”

    他一定是因为最近跟沈亚柠两人争锋相对,谁也不让谁,被气晕了脑袋,神经错乱,自己才会在刚才走神。

    他的个性就是这样,因为母亲,这么多年没有娶谭美琼,让她受了委屈,本来就对谭美琼带着歉意,对她越发温柔,想弥补她,现在,因为内心一时动荡,飘摇,更是要弥补谭美琼,只有对谭美琼越好,才能挥走那股沈亚柠留下的郁结。

    吃完饭,他提议去看舞台剧。

    谭美琼体贴说,“你下午不是要上班吗?”

    为了谭美琼,他愿意做任何事。他说,“我迟一点再过去,”绕过桌子,亲她头发,“你不是喜欢舞台剧吗,我知道著名演员过来本城演出,十分受欢迎。”

    谭美琼柔柔一笑。“是有这场演出,不过太知名,门票应该已经卖完了。”

    卖完?周远琦眼晴一深,立刻说,“我不会让你失望,我想办法拿到门票。”其实是不想让自己回到办公室,一个人待在办公室,被沈亚柠留下的刺心绕住他。

    他憎恶对沈亚柠的这种感觉,竭力想办法要挥走这种情绪,当然要留下谭美琼陪他。一是不能再对不起她,二是,不想被沈亚柠刺到心。

    都是情商健全的人,周远琦也隐隐约约明白对沈亚柠这份情愫是为了什么。英国著名作家毛姆在《人生的枷锁》里说,“世界上最大的折磨莫过于在爱的同时又对这份爱带着蔑视。”

    他对沈亚柠就是这种心境。

    所以,绝不会承认他对她动摇了!更加不会为了沈亚柠,而对不起谭美琼!

    沈亚柠是谁?他从小就讨厌的女人,她的个性,她的骄傲,精明,不给男人留半点自尊跟面子,他憎恶她的一切,也因为现在他对她动摇,憎恶变成了憎恨,恨!

    所以,他跟谭美琼在一起的决心更加坚定,一定要跟谭美琼结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