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72章亚柠不是谭美琼学不会等周远琦

c2017-1-22 23:32:52Ctrl+D 收藏本站

    第72章 亚柠不是谭美琼学不会等周远琦

    仿佛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周远琦不满,“母亲让我去接你,”他说,“相信你也接到母亲的电话,现在是在跟我摆架子,故意又让我跑你家一趟?”

    沈亚柠像没有听进去,没有搭话。

    周远琦沉闷地,忽然说,“路上塞车,”他恢复以前对她的态度,刻薄地,“只让你等十分钟,就这么不耐烦?”

    “我挂了。”懒得去跟他生气,忘记一个人需要用到力气,生气也需要用到力气。

    电话传来的盲音,让周远琦一怔。他倚在车旁,望着微风公司楼上沈亚柠的办公室,气得继续给沈亚柠电话。

    他讽刺的问,“你的公寓在哪里?”

    沈亚柠不想让他过来,说了市中心的商场,两个人在那里见面。

    她打车到商场门口,周远琦一脸盛怒。

    “在公司等我十分钟都不行?”他嘲弄地牵着嘴,“谭美琼可不会像你这样。”

    沈亚柠没有出声,看一眼手表,打开他的车门坐进去。

    凉风一吹,周远琦沉郁斜睨沈亚柠。

    沈亚柠淡然说,“不走吗?”她说,“周五这个时候,路上车比较多。”

    一句话让周远琦点起怒火。“你知道车多,也不愿意等我十分钟?”他摔车门,坐进车厢。

    沈亚柠皱眉,沉着告诉他,“我不是谭美琼,她愿意等你,”转头看着他,一字一字,“我,不愿意!不要用对谭美琼的标准来要求我!”

    周远琦的眸色加深,冰冷话语砸向她,“你以为我想找你?”他冷哼,发动汽车。

    沈亚柠靠着座椅,目光直视前方,感觉几乎麻木。

    路上她沉默,周远琦也跟自己较劲,绝不开口,两人僵持到派对。

    一下车,沈亚柠立刻换上笑脸,趋向前拥着杨文玉,跟周文英说笑几句,走进派对现场。

    结婚一段时间,沈亚柠第一次以周远琦妻子的身份陪他出席商业派对,客人过来同她打招呼,赞她,也夸周远琦,她嫁到一个不错的男人。

    沈亚柠不动声色,招呼客人密不透风,嘴角维持着笑容。

    周远琦倚在角落墙壁,拿着杯酒,目光深意追随着沈亚柠的身影。

    她笑若春风,举止带着干炼,手挽着裙摆穿梭在众客人之间。

    她没有因为一进会场,就不见他而四顾张望,回头找他。周远琦的眼神深不见底,心口奇异地收紧,缓缓啜了一口酒。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一只手忽然搭在他的肩膀。语气玩味地,“你在看谁?”

    周远琦回头,是杨承跃。他说,“这样的派对很少有花瓶女人,你怎么也来趁热闹?”揶揄他。

    杨承跃挑眉,“想换口味,找个有点思想跟主见的女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周远琦的心动了动,目光不着痕迹撇了一眼对面的沈亚柠。

    “你在看亚柠?”杨承跃的话惊到周远琦,周远琦猛地收回视线,立刻否认,“我告诉过你,不要再开这种玩笑。”

    杨承跃撇撇嘴,看了看周远琦。“你以为你看沈亚柠做得够高明,没人发现?”他说,“别人不知道,但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你想在我面前撒谎?”指指自己的眼晴,他看得见。

    周远琦没有说话,斜倚在墙壁,喝了一口酒。

    杨承跃看他,“你真的对亚柠当真?你怎么还不明白,男人对别的女人有感觉很正常,这是人性的弱点,哪个男人敢说他一辈子没有对别的女人有过感觉,但你千万不能太投入进去。”看周远琦一眼,“沈亚柠不适合你。”

    “这是你的至理名言?”杨承跃以前这样说过他,现在也是。周远琦对沈亚柠的讽刺忽然用到杨承跃身上。

    杨承跃不恼,耸耸肩,“我交过那么多女人,比你更懂男人对女人的感觉。”劝周远琦,“独立女性是会吸引人,因为做事有魄力,干脆果断,不过,”手按着周远琦的肩膀,语重心长,“有感觉不代表就要去追。”

    周远琦不想听下去,想让杨承跃闭嘴,也想让那颗像钟摆一样摇晃的心停止,回到谭美琼身上,让谭美琼的位置淹过沈亚柠。他说,“我就要结婚。”

    “结婚?”杨承跃看着周远琦。

    “是,”周远琦语气坚定,“结婚。”

    “这才是你正确的做法,”杨承跃笑,谭美琼终于能嫁给她喜欢的人,他说,“她等了你那么多年。”

    是的,周远琦心里想,他不能对不起她。

    “我报名做伴郎。”杨承跃愉悦地吹起口哨,走开,去搭讪一个女宾客。

    周远琦脸色黯了黯,加入应酬宾客的行列,极力把心扫荡一番,清除沈亚柠,踢开她。

    沈亚柠跟周远琦应酬客人,跟客人谈天说地这一幕,落进杨文玉的眼里,十分满意。她一直在观察这两个人,她要的,就是两人这样的默契。这是杨文玉的顾虑也是她的私心。现代的结婚标准,不单是男人选择妻子,女人要有工作,能跟男人一起供房养孩子,婆婆也要求能干的儿媳妇,不要让儿子这么疲累。

    沈亚柠跟客人说笑,投客人所好,聊起客人一款珍珠项链。她把这应酬当成是工作,不会为了周远琦,而对客人敷衍。

    轮到上菜,沈亚柠才有些许空闲。

    她走到酒店后面的园子,脱下高跟鞋揉脚。

    一道爽朗声音飘来,“嗨,您好吗?”

    沈亚柠抬头,面对面前男人一脸的笑容,她也生不起气,只好说,“在哪都能见到你。”

    “你这话是奉承还是损我?”钟亦凡笑,递给她一杯酒。

    沈亚柠接过,一口把酒喝光,钟亦凡怔了一下,把酒当食物。他问,“没吃过饭?”

    沈亚柠摇头,“这时候跟一帮客人挤在一块吃饭,又是一番应酬。”她从一进会场,就不停围着客人转,此刻想休息。

    “是你不肯冷落客人,”钟亦凡揄揶她,“连吃饭时间,也当成应酬。”

    钟亦凡对她眯眯眼,“你等我一下。”

    沈亚柠不明钟亦凡要做什么,刚想回话,他已经闪身不见。过了一会,对面传来脚步声,以为是钟亦凡,她好笑,抬头,却是周远琦。

    她嘴角的浅笑忽然僵住,周远琦的眼晴动了动,留意到她的神情忽然转换,目光停在她像冻住不会绽放开的笑意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