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73章钟亦凡对亚柠有兴趣

c2017-1-22 23:32:57Ctrl+D 收藏本站

    第73章 钟亦凡对亚柠有兴趣

    周远琦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钟亦凡从另一个方向出现,忽地坐在沈亚柠旁边,手上拿着一个碟子。碟子装着各种甜点,还不忘拿了一支酒。

    沈亚柠不理周远琦,笑钟亦凡,“你连酒也偷来来了?”

    钟亦凡摸摸鼻子,痞气地,“偷?”他说,“你对别人的知性明白事理,全都只会放在客人身上吗?”

    见到食物,沈亚柠心情略觉畅快,说话也客气起来,她说,“谢谢。”取过一块蛋糕,拿过杯子,钟亦凡替她倒酒。

    钟亦凡打趣她,“这甜品是偷的,酒也是偷的,”他扬着眉,笑她,“这些都是偷的,你要不要吃?”

    沈亚柠笑笑。“要是被人发现,”她说,“我相信你会有办法解决。”

    见他仍然坐没有坐姿,腰像歪在一旁的柱子上,不羁潇洒。她说,“你这样坐不累?”

    钟亦凡又是笑,语气温和,“我说女人,我们还不太熟,别对我提要求,特别是让我改过我的形象。”开她的玩笑。

    虽是如此说,他仍然把腰挺直,坐得笔挺。

    沈亚柠哧一声笑,瞅他一眼。最新最快更新

    见她笑,钟亦凡拿着两块甜品,放在脸上,做了一个大笑脸代替他的笑容。沈亚柠瞪他,钟亦凡问,“这次不好笑吗?”

    “无聊。”沈亚柠答。

    钟亦凡的腰才挺直一会,就喊腰酸,一边说她,“女人,这个时候,别的女性会说,哇,你好赞哦,你好有爱哦,我很感动。”

    沈亚柠本不想开玩笑,但见周远琦站在长廊的对面,语气更是比之前欢快,不想被周远琦影响。她说,“我不是别的女人,怎么办?”又是笑。

    钟亦凡是谁?像花蝴蝶在一样飘在女人丛中,沈亚柠这一举动被他察觉,他的视线转到旁边,看到周远琦。他看看周远琦,俯下身,低头对沈亚柠耳语,“女人,你在利用我?”

    沈亚柠一愣,还没有明白过来,钟亦凡取笑她,“你在用我气周远琦?”把脸更加凑近,几乎就要贴住沈亚柠耳朵,“女人说吧,你想要周远琦什么反应,我帮你,别的我不会,男女这种感情事情,我最拿手,想要呛他,还是让他吃醋,还是让他生气,走过来挥你一个耳光,”停了一停,收敛笑容,故意正色彩说,“还是,想让周远琦过来赏我一个耳光?”

    见钟亦凡越说越不像话,离谱,沈亚柠抬眉,转过头用眼神横他。“你不是说你经常在女人丛中生活吗?”她忽然没有好心情,“为什么不懂得体贴别人?”明明知道她跟周远琦冷漠如冰的关系,还开这种不可能的玩笑。

    钟亦凡看她一眼,玩味地说,“你真容易生气。”

    沈亚柠不服,“你明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势不两立。”

    钟亦凡假装听不懂,眼角一边瞄着周远琦,“你是说,不管我对你做什么,对面这个男人都会对你无动于衷是吗?”故意提高声音,让周远琦也能听得到。

    沈亚柠明白钟亦凡是在故意,立刻冷下脸。她哗地站起,头也不抬走了。钟亦凡这种玩笑太不高明,只会让她在周远琦面前更加难堪。

    钟亦凡追过来,沈亚柠凝视他,语带讽刺,“你很会拿女人作乐?”

    “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一向嘻笑的钟亦凡表情忽然凝重,认真。

    沈亚柠不语。

    钟亦凡看着她,“不想知道我要确定什么事情?”双目有意无意触到她。

    沈亚柠没有这份闲心,她对他扬了扬手里的酒杯。“谢谢你刚才的酒跟蛋糕。”

    “对我这么客气。”钟亦凡见她不在乎他,恢复到一向的玩世不恭,话说得戏谑,“你刚才已经谢过。”

    “是吗?”沈亚柠耸耸肩,走开。

    她想回去,周文英把她拉住,想给她跟周远琦制造机会,但周文英去找周远琦,沈亚柠跟杨文玉打声招呼,走出酒店,站在街上等计程车。

    夜色如水,星级酒店靠海,天空看起来更辽远更高,触不可及。

    月亮不见,像沉进海里,天空带着诡谲的浅蓝色,这样的天空,都市很少看得到。野外像洗清星空,让一切恢复本来面目。

    等了一会,远远看到一辆计程车过来,但车上有客,沈亚柠心想,要不要给出租车公司电话叫车,忽然一辆汽车停在她身边。

    周远琦冷着脸,替她打开车门。

    沈亚柠刚要说不,忽地听见他冷冷说,“上车吧,”他不情愿地,“母亲在看着我们。”

    又是阿姨。

    沈亚柠无奈,阿姨要撮合她跟周远琦到什么时候。

    应酬客人的工作完毕,一天下来,难掩疲惫,但在周远琦面前,她把本想揉肩膀的手放下,端正坐好,脸靠着车窗。

    车蓬开着,她觉得冷,又不想出声。

    周远琦忽然说,“还记得吗?”他没头没脑地说,“你开始说喜欢我,也是这样的夜晚,我们大家一起开车去兜风。”

    沈亚柠没出声,回忆太遥远,她不想记起。

    周远琦没有看她,开着车,继续说着,“后来我跟谭美琼一起,你也仍然说喜欢我。”他说,“你真的没有一点女人的羞涩。”

    她偏过头,淡漠看他一眼。

    他也回过头,漠然看看她。

    两人的目光没有波澜面无表情对视一会,沈亚柠率先把目光移开,继续靠着车窗。工作太累,穿着高跟鞋一直站了好几个钟,她只想回到公寓,倒在沙发上。

    把过去的回忆抓过来,需要力气,她不做这种事情。

    周远琦似乎也没有想得到她的回应,说下去,“当我告诉你,我跟谭美琼一起,你只回了我这样一句话,”冰冷嘴角似笑非笑,神情古怪莫名,“你爱她跟她在一起是你的事情,我爱你是我的事情,你跟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能做为标准我继不继续喜欢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沈亚柠再疲惫,也不由认真注视周远琦。她仔细端凝他,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远琦偏过头,目光阴厉擒着她。嘴角一弯,勾起一个弧度,“我只是想说,当初那个对感情执着的女生,”冷笑,“现在已经长大,懂得怎么去勾引男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