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77章周远琦对亚柠矛盾别扭的关心

c2017-1-22 23:33:19Ctrl+D 收藏本站

    第77章 周远琦对亚柠矛盾别扭的关心

    周远琦刚要说话,电话响。

    一接,是周远琦。

    温柔女声如水般倾泄而出,浇熄周远琦对沈亚柠的烦躁。他放缓语气,轻声说,“嗯,在外面,”看看手表,“一个钟后回到公司。”

    “工作很累吧?”谭美琼体贴地问。

    周远琦面无表情扫谭美琼一眼,“还行,”笑得温和,刚要继续说话,沈亚柠感冒还没有好,清咳了一声,这一声钻进电话,被谭美琼听到,她诧异问,“你旁边有人?”

    周远琦心神一冷,笑容停在嘴角。“是工作伙伴,”也不知为什么要对谭美琼撒谎,说完匆匆挂上电话,“今晚我们在老地方见。”

    沈亚柠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周远琦古怪的神情,她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他在接电话,她就走开,站在公路边眺望山群。

    周远琦瞪着她的背影一会,走过去,见她双手抱着肩膀,他挣扎,十分不情愿般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但又不想表示对她关心,语气格外冰冷,话语像裹着冰块尖锐朝沈亚柠袭来。“穿上吧,”指责她,“到郊外,不懂得多拿一件衣服过来吗?”

    沈亚柠转头看看他,淡淡说,“你走吧,”她说,“不是要赶着去约会吗?”

    周远琦一震,立刻生气。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你在偷听我电话?”怒斥她。

    一提到跟谭美琼的事情,他就容易冲动恼怒,沈亚柠心里苦笑,脸上没有表情。“我不是有意要听见。”这里是郊外,太静,风把他们的话吹来。

    他讽刺她,“总之,你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他说,“你做什么事情,都有理由解释。”

    沈亚柠感冒还没有好,头越发昏沉,不想听他的冷言冷语。她回他,“时间不早了,”她说,“快走吧。”不客气赶他。

    周远琦的目光凝住她,送上讥讽,“你这种态度,永远也找不到男朋友!”

    沈亚柠冷笑,“我有无男朋友,用不着你来指教我!”

    周远琦气结,眉眼暗潮聚涌。“离钟亦凡远一点!”

    沈亚柠登时恼怒,他现在是谁?居然以这种姿态来跟她说话。她冷笑一声,看着他,微微勾唇,“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话?”她说,“不要忘记,你只不过是我的前夫,而且,还是我主动提出离婚!”

    周远琦气得脸歪,又不想气势被沈亚柠压倒。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他站直,眯着眼,居高临下般斜睨她,眼神满是嫌恶,“你这种女人,接受不得别人一点好心!”

    “好心?”听了,沈亚柠哈哈大笑,半响,觉得笑声太刺耳狰狞,把笑声止住。

    感冒喉咙沙哑,本来不想再理他,可周远琦不放过她,“谭美琼比你好太多,至少别人懂得感激!”

    是有这种人,生活幸福如意,太过幸福,就忍不住对别人施舍一点好心,别人不领他的情,又开始戳别人的伤口。想不到他就是这种人,沈亚柠对他鄙夷地,“原来天下男人都有这种自恋,为了拔高自己女友的地位,彰显她的优秀,处处都要把别的女人跟她比较一番,哪个女人都不如她!”

    周远琦不是这个意思,但见他在她的嘴里,简直一无是处,哪里都是毛病,他对她轻蔑地,“我祝你永远找不到男人!”走开,摔车门上车。

    沈亚柠刺心,立刻答,“我祝你跟谭美琼永远恩爱!”

    正在发动汽车的周远琦,见沈亚柠对他这样不甘示弱,呛得胸口微拧,不禁吼着回她,“是,我爱她,我最爱她!”

    沈亚柠听了,朝他走来,周远琦心一窒,一时半会没能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把车刹停。

    他等着她说话,隐约期望她辩驳他,可是,沈亚柠只是把他的外套掷到他的车上给他,然后回到自己的车座。

    周远琦眉毛扭曲,回过神来,立刻一脚踩油门,泡车咆吼开走。

    他真是疯了,在期待什么?

    希望沈亚柠辩解,她也还爱他?

    周远琦被这想法呛到,一口气喘不上,急忙抓过车上矿泉水,单手拧开,大口灌下。

    为了彻底消灭沈亚柠在心里的痕迹,周远琦加快步伐,争取立刻就跟谭美琼结婚。

    是的,杨承跃说得没错,谭美琼最适合他。每个男人不会只对一个女人有感觉,但要懂得做选择,谭美琼是最好的选择。

    周远琦回去,就跟杨文玉说,他就要跟谭美琼结婚,要两家吃一顿饭,两方家长见面。

    杨文玉怒不可竭,十分动气,放话,“你想娶她,除非我不存在!”

    “妈!”

    “她跟你在一起,可以,做你的情人,但是做正牌妻子,她休想!”杨文玉再次放话,气得浑身颤抖。

    “我不需要你对我的婚姻,我的女人提意见。”周远琦说,但谭美琼母亲想跟杨文玉见个面,这也合情合理,女儿要嫁出去,怎么能连未来的婆婆也没有见过面。他对母亲说,“跟谭美琼母亲见一面都做不到?”

    “不行!”杨文玉立刻拒绝。

    周远琦沉下脸,额角抽搐。半响,他沉声,“我从小都听你的,我的事业抱负,我的第一次婚姻,全都是你做主,”他说,“难道我想自己决定一件事情,都不能?”

    “你从小孝顺,听话,是谭美琼教坏你。”杨文玉看着儿子,气没有消。

    周远琦听了,干笑。“你还对沈亚柠抱有希望?”他牵起嘴角,满是嘲弄,“还想我娶她,”他说,“我娶谁,也不会是沈亚柠!”

    “她哪里比不上谭美琼!”

    “我恨她!”想也不想,立刻说出。他不能让她占据他的心,只能用恨来隔开他跟她的距离。

    吼完,周远琦一怔,他对母亲提到沈亚柠的反应太强烈,以至让杨文玉也吃了一惊,错愕看着他许久。

    感受到他的怒意,眼角溅出的火苗,杨文玉诧异。“她对你一向规规矩矩,你为了谭美琼,就这么恨她?”

    周远琦没有出声,别转脸,视线触到门口身影,目光一凝,心似乎停止跳动半拍。

    沈亚柠抹去脸上黯然神色,镇定自若走进来。她像没有感觉到客厅气氛僵凝,对杨文玉笑,“母亲让我给你送一份文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