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79章周远琦带谭美琼公开亮相派对

c2017-1-22 23:33:24Ctrl+D 收藏本站

    第79章 周远琦带谭美琼公开亮相派对

    文件被佣人捡起,讪讪看着几人,把合约放到桌上,退出去。

    沈亚柠也没有再看合约,周远琦的话在她的耳边回荡,久久没有消弥。她退后一步,打量面前这个男人,目光如钉子般刺向她。她看了他一会,唇齿忽然飘起一串哑笑。

    她说,“请跟我母亲道歉!”他看低她,指责她,她忍了,但母亲,他别想出言不逊。

    “道歉!”沈亚柠动气,不顾杨文玉在场,吼周远琦。

    杨文玉不悦,正要指责沈亚柠,周远琦冷笑出声,“你跟你母亲真让我高看!”鄙夷地,“结婚的时候,你们母女俩就在算计我!”

    沈亚柠一双手瑟瑟发抖,接过佣人捧来的一杯咖啡,咖啡香郁扑面而来,她强迫自己镇定,想把注意力放在咖啡上,喝咖啡,一双手不停的抖,咖啡在杯里摇晃,泼洒出来,溅到衣衫。

    周远琦想到如果参与微风公司事务,母亲更是想办法撮合他跟沈亚柠,拆开谭美琼,这样一来,两家生意算是没有太多隔鬲,联姻把两家生意紧密联系在一起。想到这,周远琦胸口激烈起伏,瞪着沈亚柠的眼神更是着了火。

    沈亚柠承接着周远琦扑天盖地的熊熊怒火,喉咙被周远琦的目光烫到,说不出话,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握住这杯咖啡,一定要握住这杯咖啡,不要让咖啡再洒出来。

    周远琦拿过文件,砸到沈亚柠脸上。

    文件从文件袋冒出,像雪花,在沈亚柠面前飘飞,一张一张跌向木地板。

    沈亚柠唇焦舌燥,双手就要捏断咖啡杯沿,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在最后一页纸在她面前翻转,摇摇晃晃跌到她的脚下,她手上那杯咖啡,准确泼出去。

    周远琦脸上都是咖啡,咖啡从脸上滑向衬衫,衣领滴着水。

    杨文玉简直不能置信,沈亚柠会这样对他的儿子,而不知从哪里闯进来的一声尖叫,更是响彻整个客厅。

    一个身影扑过来,“大哥!”又转过头,呆愣望着沈亚柠,惊得话都说不完整,“亚柠姐,你——”

    沈亚柠不做解释,把杯子放回桌上,手一带,咖啡杯滑向地面,砰的一声摔碎。

    碎片溅到沈亚柠的脚,划伤,沈亚柠头也不抬,踩着地上残缺的碎片,拿手袋离开。

    咬着牙走出院子,踢掉高跟鞋,一块小碎片飞进鞋里,直刺向肉,犹如剜进心,她撕开衬衫袖子做包扎,瘸着脚走到大路等计程车。最新最快更新

    汽车被维修厂带回去,没有修好,一回到公司母亲就让她拿文件给杨文玉。她跌跌撞撞往前走,下午在郊外找厂址吹了风,此刻也在吹着风,回去发烧,第一次告假,不能挣扎到公司。

    睡觉不停有乱梦,睡不踏实。

    倦得不得了,支撑着喝了半杯酒,继续倒在床上。

    梦里电话在响,一声又一声,逼切诚恳,仿佛吵架的恋人,心急拔着电话,希望对方接听,让他能低诉他的歉意,万分想念。

    电话不停在响,沈亚柠辗转反侧。

    梦里周远琦一会对她咬牙切齿,一会谭美琼在流泪,她心里叹气,忽地睁开眼晴。

    天还没有亮,暗沉沉的夜色,连月亮也不肯爬上来,在窗户留下一点月光照亮房间,她喘不过气,呆怔一会,摸到台灯,拧亮灯。

    靠着床,抹了抹脸。

    电话仍在响,听清了,不是在梦里。

    她拿起话筒,刚“喂”一声,就被一道冷声打断,“让你母亲取消这个想法,”他厉声,“我不可能跟你一起打理微风公司!”

    他不用报上尊姓大名,沈亚柠也知道他是谁。

    她拿过钟表一看,午夜十一点。

    看完时间,她挂上电话。

    电话又响,周远琦喝了酒,对她一言不语挂断电话,恼羞成怒。“你能不能学做一个女人,谁教你这样没修养随意挂别人电话!”

    沈亚柠没有说话,把电话挂断。

    不到一秒,电话又响,沈亚柠气炸了肺,“周远琦,别三更半夜给我电话,我告你骚扰!”

    那端长久的沉默,过了一会,一个声音说,“我不是周远琦。”

    沈亚柠睁大眼晴,“你?”被周远琦气到,额角酸痛。

    “钟亦凡。”

    沈亚柠心里叹气,一边问,“有何贵干?”语气淡漠,一副拒人千里的声音,实在太累,说话也需要力气。

    “周远琦刚找过你?”钟亦凡忽然问,问题莫名其妙。

    沈亚柠迷迷茫茫坐在床边,不想打起精神应答,这个问题,叫她如何回答?她说,“我挂了。”

    “你——”

    沈亚柠不由恼怒,“不觉得你的问题过分吗!”丢下电话,拔掉手机电池。

    周远琦第二天要跟沈亚柠细谈项目环节,不见她来公司,给她电话,关机,以为是沈亚柠在为昨天晚上给他脸色,脸色更加阴沉,二话不说把电话拔到微风公司,秘书告诉她,沈亚柠不舒服,请假。

    周远琦不由问,“她的地址——”

    话一说出口,他猛地回过神,在秘书茫然还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时候,急忙挂上电话。

    斟一杯酒站在长窗前,酒从喉咙滑下,烧不灭燥热。

    扯着领带,盯着楼下如蚂蚁般的人群。

    身为丈夫,他居然,不知道沈亚柠搬家到哪去。

    不对,是前夫!

    眼晴迸出一道利光,幽暗阴冷,几次想给苏彩凤电话,问沈亚柠住在哪里,还好理智能立刻回来,沈亚柠想尽办法让苏彩凤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婚,苏彩凤当然不可能知道沈亚柠的住址。

    周远琦的胸口没有起伏,目光凝定楼下,也不知在看什么,也没有什么在看,只是视线一直投放在那里,过了好一会,他毅然转身,给谭美琼电话,“明天有个派对,我想你陪我参加。”

    谭美琼犹豫,因为一向她跟他的交往关系是隐密进行,没有对外公开。

    她体贴问他,“你的母亲同意我们结婚了吗?”

    周远琦不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