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83章亚柠的生活待在原地每天都相似

c2017-1-22 23:33:45Ctrl+D 收藏本站

    第83章 亚柠的生活待在原地每天都相似

    话语夹着利箭砍向沈亚柠,不等他吼完,周远琦忽然被一拳打倒,撞向灌木丛。

    沈亚柠呆木看着他,她已经没有知觉,以为是自己下意识挥的拳头。有一个声音吼她,“亚柠,我们走!”

    沈亚柠站着不动,膝下无力。

    钟亦凡不耐,又吼,“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以后看男人要带上眼晴,不带上眼晴来找我,我用我的眼晴帮你找男人!”

    周远琦摇晃着站起,神情阴森可怖,看向钟亦凡,过了一会,目光停在沈亚柠脸上。“你的目光要有多糟,才会看上这种花花公子?”

    钟亦凡又一拳挥过去。“你以为这场婚姻全是沈亚柠的错吗!你爱谭美琼,就要坚定选择她,不管你的母亲怎么威逼你跟亚柠结婚,你都要拒绝!你的犹豫立场,既爱谭美琼,又想做个孝顺儿子听从母亲的话娶了亚柠,你这样懦弱不果断的个性只会让两个女人都受伤!鱼和熊掌你都想得到,世界上哪有这么完美的事情!就是因为你这种个性,不够果断,才让你们离婚后的局面不能分开还纠缠不清!”

    见钟亦凡在替沈亚柠说话,周远琦一颗心直往下沉。他想吼钟亦凡,这个女人你喜欢,你就拿去,两个人立刻滚出我的视线!

    他累了,不想再跟内心挣扎,不停让沈亚柠不要强行窜进来,在他的心里占据。

    他抬眼,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手仿佛离开自己,不听指挥,一拳狠狠挥向钟亦凡。

    两个男人撕打在一起。

    夜幕沉沉罩下,无边无际,让人喘不过气。

    沈亚柠的额头沁着虚汗,汗滴下来,后背也黏湿,她厌倦这种汗水浸透身心的感觉。竭力让自己站稳,干燥的嘴唇动了动,发不出声音,用手掐着自己的喉咙,终于能啊啊啊的发出一串低沉的嘶哑。终于,她能说话了,她轻声说,“亦凡,放开他。”

    她的声音很小,很虚弱,钟亦凡没有听见,两个男人挥着拳头撕打,沈亚柠又说,“放开他。”

    这回,钟亦凡听见了,可是,周远琦心情的激烈矛盾,一个是谭美琼,一个是沈亚柠,两个女人在他的心里拉扯,分不出胜负,钟亦凡是自寻苦吃,他一身怒气不知往谁发泄,拳头更是挥得狠,钟亦凡就算学过几下跆拳道,也不是周远琦对手。

    一个发了狂的野兽,别想能制服他。

    此刻,周远琦就是一只兽。

    眼晴灼灼精光,浑身呲呲冒着怒气。

    昏黄灯光之下,他的脸扭曲狰狞。

    有路人听见打架声,往这边看过来,沈亚柠又叫了一声,但没有人理她。沈亚柠全身发抖,额角头疼欲裂。她脱下高跟鞋,拿着鞋跟用力打钟亦凡,一边打,一边用力拉开他。用尽了所有力气,鞋跟划到钟亦凡的肩膀,带出一条血迹。

    她的狠,犹如此刻像一只野兽的周远琦。

    周远琦见沈亚柠咬着牙,不顾一切拿着鞋跟砸向钟亦凡,被她吓到,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沈亚柠受到他刚才那番话的打击,失去她一向的骄傲与镇定,情绪失控。

    他一直都想着各种办法打击沈亚柠的骄傲,此刻见她这个模样,他总算刺伤她了,他想表示胜利,想得意地扬一下眉,却没有感到如愿以偿,而是奇异的灼痛。

    她疯狂的举动不断融化他日夜都想推开她的距离,沈亚柠做人的底线是,自己坚持结的婚,付出的代价她来承受,不管是狼狈还是被嘲笑,但是,她的母亲,是绝不能被周远琦碰,被他耻笑。

    沈亚柠完全没有理会手上用了多少力度,对钟亦凡没有半点手软,再打下去,钟亦凡会头破血流。钟亦凡吃痛,呼呼尖叫,一边推开沈亚柠,又气又替她不值,骂她,“女人,叫你带上眼晴找男人,连找男人算账也打错!”

    沈亚柠一额头的汗,双手揪着钟亦凡衣领,把他拽到一边。

    她的脸色苍白,跟手上涂的指甲油一样,不过,声音坚毅。她转头对钟亦凡说,“我打的是你,这是我跟周远琦的事情,你不用插手!”她说,“你是为我好,但我是一个成年人,有能力处理我的事情!”她的情绪并没有失控,她跟周远琦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掺合,她得让钟亦凡站到一边,她来自己解决!

    钟亦凡抹着嘴角,一边疼得呲牙咧嘴一边对她嬉笑,“女人,你还是这么骄傲——”这种时候,也不想让别人来解决她跟周远琦的事情,不会依靠别人。

    沈亚柠拉开钟亦凡,这时看向周远琦,她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清清楚楚,“你听着,我是爱过你,跟你结婚有我的私心想嫁给你,也有着为了公司利益的原因想两家联姻,但是,你记住,我跟你离婚,就代表跟你这辈子永无关系!”几乎要站不住,一双脚却偏偏扎稳地上,脚趾用着力,因为用力,让原本不怎么看得清脚趾附近的青筋也现出,等胸口能喘气,她说下去,“我不公开离婚的消息,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母亲,也因为公司的利益,这是我做事的原则!我一直忍受你,离婚还跟你分不清,我憎恨这种关系,忍受你母亲不停要撮合我们!我会让母亲放弃让你进微风公司的想法,我们两家合作完这个项目,以后两家也绝不要再生意来往!以后走路,也不要说这种笑话,见到你跟谭美琼让我走开走过另一条路,你放心,你不存在了,我看不见你!”转头,“亦凡,送我回去!”

    谁说花花公子没有好处,这个时候,让她灰头灰脸等计程车?有人送当然好。

    做人管他是花花公子还是青年才俊,大家统统只得一颗心,钟亦凡有一颗她可以跟他交朋友的心,跟周远琦做朋友?

    这辈子不可能!

    她忍受这么久,离了婚她的感情就像掉进泥潭,没有进展,一直停在周远琦这里,她的生活没有进步,一直停在那里,站在原地。

    离婚之后,她的生活没有剧情,没有推进,就是一直站在原地!忍受他,忍受两位母亲一直不停想撮合他们!她忍受离婚后种种的琐碎事情,每天的话题来回都是这几样,这些事情不大,但不停戳着她的心,如果有照相机记录或拍成电影,离婚之后她的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默片,情节相似,不同的是,她一次次在忍受这样的画面,竭力打起精神不让他影响到微风百货公司正常的工作与生意,内心也一次比一次凉。

    许多人喜欢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但沈亚柠最喜欢她的一本书是《温柔的叹息》!这本书看似没有什么剧情,没有什么矛盾,像水一样缓缓流动,每天重复,生活枯燥乏味,每天来回都是这几件事情,上班,下班,搭地铁回家,一个人做饭。第二天,上班,下班,自己一个人到外面餐厅吃午餐,没有朋友,没有交际。

    书里的女主人公,每一天都跟前一天相似,每天重复着前一天的生活,生活是一天天相似日子的叠加,没有大起伏,没有曲折的矛盾,却让沈亚柠觉得十分惆怅。因为,没有改变没有对未来有期盼有规划和计划一天一天相似的生活,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最可悲!

    当一个人的生活没有改变,一天一天相似,像一谭没有波澜的死水,沈亚柠对这段感情只剩下心灰不会再留有其它。

    污辱她母亲,把她们的人品全都践踏在地,抱歉,她学不会委屈求全,默默承受,碰到她的底线,结束吧!

    周远琦终于得到沈亚柠的承诺,完成这个项目跟他在工作上一刀两断,在他面前消失得干干净净!两人再无任何关系的牵扯!

    沈亚柠说到就会做到,周远琦不会怀疑。

    面对自家公司的危机,而斩断借助周家的势力,会让微风百货公司的处境更加危险。周远琦望着她坚毅的身影,忽地哑声笑了。

    她的做法真是冷酷!

    她知不知道,斩断跟周家公司的联系,她家的公司更加风雨飘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