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84章累

c2017-1-22 23:33:52Ctrl+D 收藏本站

    第84章 累

    两家完成这个项目,他们就再不会有任何关系了,周远琦苦涩牵着嘴角,不由自主走上前,在她背后艰涩开口,“你——”

    沈亚柠转头,冷锐的眼神让周远琦把话逼回去。最新最快更新

    她的冷绝,让周远琦蓦地一怔,震回神,意识到自己现在不该有这种想留下她的举动,毅然转身走开,是他让她滚远,他不能再被沈亚柠动摇。

    为了结束他对她之间这份煎熬,周远琦得立刻跟谭美琼结婚,马上!

    结了婚,她就可以从他的心里彻底淡去!

    而沈亚柠,没有回公寓,却是让钟亦凡送她到母亲家里。

    钟亦凡看她一眼,“你冷静,”他说,“这么晚去找你母亲,会让她担心。”

    沈亚柠木着脸,直视前方,“有些事情,要说清楚。”

    “女人,回去好好睡一觉,”钟亦凡一边开车,一边从车镜看看她,“明天再过来。”

    沈亚柠坚持,钟亦凡没有想再说服她,只是对她戏谑笑了笑,“女人,你这么倔。”

    沈亚柠附和着他的话,“是,男人不喜欢这种女人。”

    钟亦凡心一震,急忙说,“你不要误会。”

    沈亚柠打断他,不让他说下去,“到了,”她说,一面下车,歉意的,“改天我请你吃饭。”

    钟亦凡深意看看她,她的脸白如天边的月光,他说,“打我一顿,只请吃一顿饭?”

    本来想让沈亚柠接下问,那想怎样?他就可以笑嘻嘻提要求,跟她约会,谁知沈亚柠做事利落,速战速决,她说,“我走了。”就这样,结束他的欲言又止。

    苏彩凤没有睡,见沈亚柠披头散发,拎着一只歪了跟的高跟鞋,一歪一歪走进客厅,不只惊动佣人,也惊到她。

    “遇到劫匪?”苏彩凤颤声问,急忙让佣人找来诊师,看沈亚柠有没有受伤。话刚说完,又慌忙让佣人给沈亚柠放热洗澡水,一边又让人给沈亚柠拿过一套衣服。

    苏彩凤一边吩咐,一边关切地把沈亚柠转来转去,看沈亚柠哪里受伤。沈亚柠勉强笑了笑,叫回佣人,不用去找医师。她对母亲笑了笑,说,“我摔了一跤。”

    “摔跤?”苏彩凤狐疑打量着沈亚柠。

    沈亚柠竭力让目光带着笑意,脸色平静,接受母亲眼神的询视。

    过了一会,苏彩凤问,“真的是摔跤吗?”

    沈亚柠点头。

    一颗心往下沉,但,她是真的只是摔了一跤,在爱情的路上摔了一跤,虽然没有跌得头血流,但也够狼狈。她要结束这种狼狈,不让自己更难堪下去,所以,她冷静跟苏彩凤说,“老妈,我理解你对公司的苦心,但是,周远琦是周远琦,他有他的生活,你不要打扰他,不要把他带进微风公司。”

    苏彩凤一怔,“你在说什么?”

    “放过他!”沈亚柠的胸口冒着热气,不到唇齿,就冰冷。她说,“找谁来一起分担公司的处境都可以,但不能是他,”别转脸,“如果你需要一个有权势有能力的女婿,你看上另外的哪一个,我同意嫁给他,就算他不喜欢我,我答应你,也会想办法追他。”

    “你到底在说什么?”苏彩凤问。

    残月在空中,冷冷注视。沈亚柠吸一口气,回过头,抬头跟母亲的目光对视,她说,“阿姨说你现在准备想让周远琦过来参与公司内部事务。”

    “你看了那个文件?”苏彩凤声音忽然喑哑。

    “没有。”沈亚柠说。

    苏彩凤的神情缓下来,以为沈亚柠知道她准备承认逃税,被判刑。

    苏彩凤语气无奈,“你收敛你的骄傲,不要总是跟周远琦吵架,每次见面都是吵架,”苏彩凤说,“周远琦这孩子就很好。”

    怎么能做到不争吵?两人都是刺猥,谁也不想服谁,不想被对方的气势慑服,服从。见面就争吵是他们的沟通方式,不然两人只能闭嘴。

    沈亚柠看着母亲,唇齿咬紧,半响,她说,“我们离婚了。”

    “离婚?”苏彩凤听见沈亚柠这句话,但是没有立刻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她震惊,“你们离婚?”

    “是,我们已经离婚。”沈亚柠答。

    苏彩凤一阵昏眩,沈亚柠急忙扶住她坐到沙发,唤佣人拿来一杯热茶。

    沈亚柠端着茶,苏彩凤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思前想后,只说一句,“你去跟周远琦认错,复婚。”她说,“杨文玉知道吗?”

    沈亚柠没有出声。

    苏彩凤要打电话给杨文玉,沈亚柠说,“阿姨知道。”

    “知道还让你们离婚!”

    母亲颤抖的声音让沈亚柠不知所错,她低声说,“我们也是离婚后,阿姨才知道。”

    “我一直告诉你,不能跟周远琦离婚!”气得说不出话,沈亚柠急忙让母亲冷静,“你爱他,公司也需要他!”

    “没有他,我跟大哥也可以把公司经营下去!”

    “你懂什么!”沈亚柠没有半点知错的顶撞,让苏彩凤一个耳光毫不含糊挥下去,“公司如果交到你大哥手里,只会让公司关门!”她已经决心替沈辰宇顶罪,不告诉任何人,会对别人承认是她让公司逃税,她已经做了母亲做的一切,但公司,她不能让它在沈辰宇手里没有了。

    沈亚柠不觉得疼,半边脸麻木。她呆滞说,“那么,公司交给我吧,”她说,“我会用心经营它。”

    “你怎么不懂,一个人的能力再强大,但公司不是因为一个人的能力出色就可以发展得更好,我得给你找一个事业搭挡,不只是替你分担工作,也是为了公司。”

    “放弃吧,我跟周远琦不是报纸上让大家羡慕的事业伴侣。”沈亚柠平静说。

    苏彩凤一个耳光又要打过来,佣人急忙拉过来,示意沈亚柠先离开,不要让苏彩凤太激动。沈亚柠要把话说完,她说,“我一个人的能力不够,”点点头,“是的,公司不是靠一个人单打独斗,”说下去,“你可以找过另一个人,你要我嫁给他也可以,我没有意见。”

    “你爱周远琦!”

    “不,没有!”

    “跟他复婚!”

    沈亚柠走到客厅门口,转回头,平静说,“不可能。”

    “为什么?”苏彩凤颤声问。

    “我累了。”这种没有改变每天围绕她跟周远琦离婚这点破事而过的生活,她不想再要。当初是为了母亲跟家族公司的利益而隐忍,现在,不如打碎一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