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85章杨文玉跟周远琦断了母子关系

c2017-1-22 23:33:57Ctrl+D 收藏本站

    第85章 杨文玉跟周远琦断了母子关系

    沈亚柠关上门,在院子站了一会,听得母亲在哭泣,狠下心没有回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走出院子,才发觉没有车,她的车还在维修厂没有修好。

    黑夜里,万赖俱寂,有一点光,映在沈亚柠眼前。

    钟亦凡没有走,斜斜倚在车上抽烟。

    沈亚柠走过去,没有说话,从他的车上拿一根烟,点着,跟钟亦凡并排斜倚在车上,望着远方星辰。

    过了好一会,钟亦凡才说,“远方有什么好看呢?又没有什么漂亮的风景。”

    沈亚柠默然,手上那根烟,没有灭。

    一阵沉默。

    很久很久,钟亦凡问,“我送你回去?”

    “谢谢。”沈亚柠没有看他,坐地车里。

    木然回到公寓,第二天,在繁忙工作中,沈亚柠被杨文玉叫回周宅。

    推辞不得,她到了那里,见到母亲也在,一怔,背后传来脚步声,她回过头,心下无奈,是周远琦。

    当下她立刻就猜到两位母亲的用意。

    她不想再听,杨文玉阿姨也不只一次对她说过这些话,她告辞,“我先走了,要见客户。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推掉它,”不等杨文玉皱眉,苏彩凤率先斥责女儿,“我让秘书帮你约过时间。”一面打电话。

    沈亚柠跟周远琦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两个人看见对方都没有好脸色。

    她的态度强硬,对着两位母亲,“以后别再做这种事情,我跟周远琦就算绑在一张床上,也还是陌生人!”跟两位母亲挑明,她已经厌倦长辈这样一次次撮合他们!

    周远琦听了,心里深深震荡,她摞下狠话,他也不甘示弱,一定要跟她撇清关系。他的心里响着咆吼,一定要离开她,离开她,态度也跟着强硬,第一次语气坚决反对两位母亲,“我跟沈亚柠不可能复婚,”转头对苏彩凤,歉意地,“阿姨,我就要跟另一个女人结婚,我爱她。”把婚期改过时间,提前,“我们这个星期就要举行婚礼。”被沈亚柠狠绝的冷漠逼到,周远琦以前的优柔性格反而变得果断,居然有勇气在苏彩凤面前坦承现实,公开他跟谭美琼。

    苏彩凤身影晃了晃,回头看看杨文玉,杨文玉无奈,叹了一口气,双手掩着脸。

    见杨文玉这个样子,苏彩凤闭了闭眼晴,确认杨文玉比她先知道有谭美琼这个女人,而且,她的威严也不再能掌控周远琦。

    沈亚柠走上前,扶着苏彩凤,“老妈,我们走吧。”停了停,“下午你不要去公司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苏彩凤没有表态,消息太震惊忽然,她一时半会,回不了神。

    沈亚柠跟苏彩凤刚走出客厅,里面就传来激烈的责骂,杨文玉气得颤着声,大声告诉周远琦,“跟谭美琼结婚,可以!我们立刻脱离母子关系,你滚出周家!”气得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杨文玉继续说,“你跟沈亚柠的关系闹僵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她家的公司生意不如以前,我们的生意难道就很好?两家公司处境都走到一个困境,希望两家互相联手,各自扶持一把,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为了一个女人,而弃公司不顾?”痛心,冷笑一声,“你现在是爱美人不爱江山?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儿子!”

    此话一半是骂周远琦,一半是说给苏彩凤听,表明她杨文玉对这件事情上的态度,绝对是站在沈亚柠那一边,不会支持周远琦跟谭美琼。

    说给苏彩凤听的用意很简单,希望苏彩凤不要因为两个孩子,而把怒气迁到公司事务上,两家的合作项目,还是得继续做下去,而不是沈家半途中止合作。

    微博的小道消息,登出花花公子钟亦凡追沈亚柠,不惜跟周远琦大打出手的画面,苏彩凤看到这则新闻,立刻到公司找沈亚柠。

    沈亚柠无奈,结束会议,过来跟母亲解释。“那些媒体喜欢捕风捉影。”她说。

    苏彩凤盯着沈亚柠,冷声问,“你认识钟亦凡?”

    “是,我们是朋友。”

    苏彩凤不信,恼火,“你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而让周远琦灰心,跟你离婚,去找了另一个女人?”

    沈亚柠一僵,抬起头,望着母亲,目光充满诧异跟震憾。“你说什么?”她问。

    “他是花花公子,我绝不会让他追求我的女儿!”苏彩凤放下话。

    沈亚柠震了震,好笑又吃苦,她再次解释,“我们只是朋友。”

    她想对母亲解释,周远琦其实一直以来有女朋友,但又怕对母亲打击。苏彩凤被那天周远琦的话震到,现在也没有回过神,特别反感钟亦凡。“一个只懂得追女人,没有一点工作能力的男人,想打我女儿的主意?他不够格!”

    虽然沈亚柠跟钟亦凡是清白,但她也不想别人这样误解钟亦凡。她耐着性子,“他有他的优点。”

    “一个男人,就算有再多优点,但没有工作能力,永远也不会受丈母娘的欢迎!”

    “妈!”

    苏彩凤摔门出去,沈亚柠双手撑着办公桌,她横下心,回到办公桌后面,埋首在一堆文件之中。

    那晚在派对,沈亚柠跟周远琦两人彻底决裂,见面两个人坚持把各自的冰冷面具坚持到底,招呼也不屑打,见面都是直奔公事,说完公事,两个就分开,绝无半点嘘寒问暖。

    找不到合适的厂址,最后决定启用周家原本弃用的一家工厂。

    周家的生意下跌,这间工厂已经停用好些年。

    项目决定了选址,进行投产,比以前更加忙碌,沈亚柠几次从繁忙工作中拔出时间,想跟母亲见一面,但苏彩凤都透过秘书冷冷拒绝她。

    工厂正在购买生产的设备,沈亚柠在车间指挥工人如何安置,在尘土飞扬中,看见周远琦远远走来。

    工厂在郊区,工厂的外面是半人高的芦苇,沈亚柠只觉得外面阳光太眩目,一个身影在芦苇丛中飘漾,渐渐的,这个身影站定在门口,挡住那点眩目阳光。

    沈亚柠收回视线,继续跟工人交待事务。

    周远琦靠着一台机器,双手抱胸打量沈亚柠一会,目光深沉复杂。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