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86章沈亚柠对周远琦爱走到尽头

c2017-1-22 23:34:3Ctrl+D 收藏本站

    第86章 沈亚柠对周远琦爱走到尽头

    她的身影在他的脑海盘旋,挥之不去,见她转过头,他耸耸肩,用眼神示意,她是否已经跟工人交代完毕?

    沈亚柠朝他走去。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找我?”她不带感情问他。

    他把文件递给她。“项目刚投产,就接到了不少订单。”

    “很好。”沈亚柠低头,一边翻阅一边说。但脸上没有笑容,这个项目定位已经做过市场评估,进军传统制造业,不用担心没有订单,而是得到的利润太少。

    见她眉宇没有舒展,周远琦冷笑,“你感到不满意?”他说,“是,你的野心太大,想拿下超过百分五十的利润。”

    他的冷讽,沈亚柠无动于衷。她把文件交回到他手上,跟他报告工作进度,周远琦一边听,找到了理由,让她陪他走完一遍工厂,叫做视察。

    这是他的私心,但沈亚柠没有察觉,在她以为,这是她的工作,他们是应该再次彻底检查工厂的设备,安全设置,各种细节都不能敷衍。

    沈亚柠一边走,一边看到哪里不妥,停下脚步跟工人交待。

    她已经彻彻底底把他当成一个工作的合伙人,一心希望,这个项目合作完,她跟周远琦的关系彻底可以分清,结束。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周远琦不悦皱眉,电话响。

    他接听,谭美琼清甜的声音传来,“我找到了一间不错的公寓,”她说,“如果你也喜欢,我想按自己的想法装修它。”

    沈亚柠跟他近在咫尺,两个人站在一列列的机器之间,想分开一点位置也不可能,人的心里就是这么别扭,沈亚柠越是在旁边,周远琦越是对谭美琼捧场,笑得温馨,“你喜欢就好。”

    “那我要买细花窗帘哦?”谭美琼开心,声音更娇柔更甜。

    “嗯。”周远琦语气也充满甜味。

    “咖啡杯我要买小熊系列,你喜欢什么款式的沙发?”她问。

    “你拿主意,”他笑得温柔,“这个家你是女主人。”

    沈亚柠听得出他们在找房子,装修新婚房子。

    她也曾为眼前这个男人,营造过一个假的家,不过他从婚礼上走开,没有回来。至今,他可还记得她用心装修那间别墅里面的风格跟模样?

    沈亚柠听着周远琦跟谭美琼在电话里恩爱,没有感觉,她早就麻木。

    她走在要把他忘记的路上。最新最快更新

    谭美琼笑得撒娇,娇俏。她说,“你在工作吧,会不会打扰你?”真是贴心。

    周远琦拿着手机,不着痕迹斜睨沈亚柠一眼,眼神掠过一丝奇异光亮,忽然说,“跟我结婚这么匆忙,新婚房子也只是匆匆装修,我——”

    谭美琼温柔打断他,“不用感到对不起,”她笑,“我爱你。”挂上电话。

    谭美琼后面的一句话,让周远琦一怔,如果以往,他会立刻回应她,在电话里给她一个吻。可是此刻,他的视线定格在沈亚柠身上。

    沈亚柠弯着腰,低头看着机器,伸手对机器敲敲打打,想检察工人有没有装妥机器。每个零件组装成一台机器,而爱情,也需要零件组装。

    如果一个零件装错,机器可能不会运转,或者让产品损坏,而她爱情里的零件,早就破碎不堪,她不想再捡起。

    再过几天,他是别人的新郎。

    周远琦结束电话,见沈亚柠没有看他,没有注意到他跟谭美琼的电话已经结束,有些尴尬,他清咳一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抱歉,我们刚才说到了哪里?”

    他会因为工作上,偶尔接了一个电话对她道歉?

    沈亚柠有点愣住。他忽然这么客气,这么主动跟她说话,让她吃惊,忽然这么有礼待她,哪怕是疏离的礼貌。她说,“没有关系,有时在工作,我也会接别人的电话。”

    自从他不顾两人私下签了离婚保密协议,这么急切要把谭美琼亮相在大家面前,在派对想给她丢脸,两人接吻,她发现她的内心有了一些改变,一旦狠下心对他做了决定,项目合作完不再跟他有工作的来往,冒着家族公司不跟周家合作,借助周家的势力,有可能会支撑不住而破产的危险,感觉已没有什么可失去,也不用像以前一直隐忍,为了维护家族公司利益而和周远琦纠缠不清,可以结束跟周远琦两人的关系。

    他现在说的话不再引起她的情绪激动,不会想着回讽他,还击他,嘲笑他,更谈不上争吵。

    她的心态居然变得这么平和,是平静,还是麻木心没有了感觉,还是已经对他彻底心灰意冷?

    连想顶撞他,与他吵架的力气和冲动都没有了。

    是谁说过,当在感情里,连架都不想同对方吵了,那么这段感情也开始走向结束了,爱走到尽头。对方做的任何事情说的任何话,已经不会再刺激到她。哀莫大于心死。

    “我,我们——”周远琦望着她脸上的镇定,忽然没头没脑出声,却又不知要说什么。其实也不是不知要说什么,而是面前这个情形,他太矛盾,不知如何解释。

    纵然他们有过恩怨,但工作上不必表现太过小气,对他不言不语,毕竟工作是工作,怎么可能因为私人事情而在工作上撒泼,把私生活的恩怨迁怒到工作上,这是幼稚的行为。就算两人私下是仇人,在工作上仍然要握手言和,认真谈公事。她说,“工作的机器跟设备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你有事,可以先走。”她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他就要结婚会很忙碌,他可以不必留在这里加班。

    周远琦一窒,郁恼,语气也很冲,“我没有别的事情。”

    沈亚柠以为她的口气不好,让他误会,她解释,“怎么能让女人一个人装修婚房,”她看着他,“你回去吧。”

    周远琦有几分难言的失落,越发愤恼。他呛她,“你不是也一个人装修我们的新婚房子?”

    沈亚柠的心里划过裂痕,但脸上不动声色,她不会再顶撞他,与他吵架。一个人的力气也会用完。

    这副镇定更激恼周远琦,说出的话更加刻薄。“你能做的事情,别的女人也能做!”他讽刺。

    是吗?

    别的女人也有这样傻气的勇气,明知他不爱她,也会坚持嫁给他,只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爱情梦想?离婚后这种残局让她困扰,身心俱疲?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