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87章亚柠得知母亲要替大哥顶罪

c2017-1-22 23:34:8Ctrl+D 收藏本站

    第87章 亚柠得知母亲要替大哥顶罪

    她不辩解。最新最快更新“你走吧,”她说,“项目进度报告,我会拿到你的办公室。”

    周远琦直视她的目光变得灼热,想看进她的心里,但沈亚柠别转头,走开,跟工人认真谈工厂事宜。

    周远琦咬牙,大步走出车间,回到车上。

    开车之前,不想再回头看她,可还是转回头,寻找她的身影,她仍然跟工人在交谈,完全像不知道他已经离开车间。

    周远琦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眸光幽冷阴沉,深深的呼吸清新空气,让自己昏沉的神智回到清醒,一脚踩油门,去找谭美琼。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走到十字路口做选择,在谭美琼与沈亚柠之间,谭美琼最适合他,他选择谭美琼是对的。

    而且,在七年里,这段感情里,谭美琼有做错什么吗?没有。她爱他,把他当整个世界,明知他的母亲不喜欢她,仍然委屈求全,一心一意待在他的身边。

    所以,他绝对不会也不能丢下谭美琼。

    这样一想,沈亚柠的影子在周远琦心里像是淡去,汽车箭一样往前飞驰,一脚踩着油门,坚定朝谭美琼飞去。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沈亚柠很晚才离开工厂,天边的晚霞渐渐被黑夜浮上,蒙住,拉开黑暗。

    空旷的马路,只有她一辆车。

    两道灯光,直直的照向前方。

    公路两边的山飘浮着雾气,车影像浮在天地之间。

    汽车孤寂穿过蜿蜒的马路,回到市区。

    母亲不接她的电话,也让秘书拒绝她的约见,沈亚柠只好亲自到家里找母亲。

    相信母亲也在观注周远琦跟谭美琼在准备结婚,沈亚柠不希望母亲太伤心和打击,下班就过来安慰她。

    苏彩凤见到沈亚柠,脸色仍然冰冷,没有理睬她。

    沈亚柠心酸,趋向前,“老妈,如果你担心微风公司我跟大哥经营不起来,你看上哪一个男人,我都答应嫁给他。”握住老妈的手,喉咙苦涩。

    苏彩凤看沈亚柠一眼,叹气摇摇头。“只有周远琦最合适。”她说。

    “老妈!”母亲固执,也让沈亚柠无奈。

    苏彩凤终于告诉沈亚柠,“有关部门查公司的逃税,已经拿到证据,我会被判刑,你难道想任由公司在你大哥手里关门吗?”

    “你——”浑身震荡,沈亚柠说不出话。很久很久,她的声音细弱游丝,“不是你的责任。”

    苏彩凤微微一笑,黯然道,“难道我要让自己的儿子去坐牢吗?”

    雾气袭上沈亚柠的眼晴,全身发抖,双手攥紧,找出一点说话的力气。“我们可以打官司。”很久很久,她说。

    苏彩凤摇头,叹气。“你大哥做假账太冲动,手段并不高明,就算打官司,我们也没有胜算,只是浪费人力财力,而且会让公司这起逃税事件更加扩大影响,让大家都关注,得知微风百货是一间多么可鄙欺骗消费者违背商业道德的公司。”

    “那么,请给我立刻找一个有势力的男人,我不会再让母亲失望,会让公司好好经营。”

    “只有周远琦!”

    明知周远琦过几天就要跟谭美琼结婚,母亲还这么坚持,沈亚柠就要落泪。“为什么!”她吼。

    “人品很重要,他不会趁我们公司在危机的时候,私吞下微风公司,如果是别人,我们并不了解,让对方参与公司的内部事务跟机密,会不会跟公司反目,夺走微风公司?周远琦这个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我相信他的品德。”

    母亲的一席话,为公司操碎的心和深谋远虑,沈亚柠的嘴唇动了动,说不出任何话了。

    又是过了很久,沈亚柠听得自己的声音响在耳边,“可是,他要结婚了。”声音很轻,飘在空中。

    “你阿姨跟我保证,如果他跟那个女人结婚,会跟周远琦脱离母子关系,”苏彩凤看看沈亚柠,“周远琦不会真的敢娶谭美琼。”

    沈亚柠苦笑。

    也许这么多人,只有她了解周远琦一点,他跟谭美琼那么多年,杨文玉一直不同意他们,现在,周远琦已经听从母亲的意愿,娶了她,为了母亲,赔上他的婚姻,他不可能再听从母亲的意愿,跟她复婚,被压抑的性格一旦做反抗,不会屈从。

    现在,周远琦不会再听阿姨的话,一定会娶谭美琼,哪怕是杨文玉威胁他脱离母子关系。

    苏彩凤以为说服了沈亚柠,拍拍她的肩膀。“总经理竞选就要开始,你用点心,我会私下替你打点董事成员的关系,让你坐上这个位置。”

    沈亚柠现在终于明白母亲做这些的用意。她苦涩笑笑。“你都为我准备好了,让我做总经理,好同时引荐介绍周远琦进来公司,如果是大哥做总经理,你担心大哥会找周远琦的刺,踢他出公司。”

    “你明白就好。”

    沈亚柠黯然。

    她想离开,又不放心母亲,只得坐了一会,佣人捧咖啡过来,她加了许多奶油。苏彩凤看着她,沈亚柠笑笑。她说,“奶油香气扑鼻。”

    苏彩凤想说话,张了张口,又没有说,只是叹气。

    沈亚柠看着手表,已经晚上九点,她站起,“我先走了。”苏彩凤问,“你离婚后,住在哪里?”

    沈亚柠心里苦涩,脸上笑说,“公寓。”

    “搬回来吧。”苏彩凤说。

    沈亚柠摇摇头。她想一个人静一静,也不想这个样子让母亲担心。

    她强笑,安慰母亲,“我已经长大,我的事情我都能想得明白,”走上前,拥着母亲,“也可以一个人解决。”

    苏彩凤又是一声叹气。

    “你的固执性格,或多或少是我影响到你。”苏彩凤自责。

    沈亚柠鼻子酸涩,笑得更加灿烂,假装扬手打着老妈肩膀,呶呶嘴。“我喜欢我这个样子。”她从来没有讨厌过自己,为谁而改变自己。

    她告辞,默默沿路开车回公寓。

    她跟周远琦是不可能回头,午夜的风吹乱短发,不过是晚上,不用戴上太阳墨镜遮住自己苍白的脸。

    邓丽娜打来电话,她跟男人提出分手了,想跟沈亚柠喝一杯。沈亚柠刚想答应,想到钟亦凡。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