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89章爱面目全非

c2017-1-22 23:34:19Ctrl+D 收藏本站

    第89章 爱面目全非

    沈亚柠说,“这样吧,如果你不收下支票,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又笑,“我要走了。”

    钟亦凡瞪眼。“请我吃饭,就是让我自己一个人吃饭?”

    沈亚柠为难,她回去还要加班,准备文件明天开会,项目的进程也要汇总交给周远琦。

    钟亦凡心软,见她这样子,对她摆摆手,“去去去,快走,”他恢复嬉笑潇洒,“多少女人等着我赏脸跟我共进餐。”

    沈亚柠明白他的好意,再一次给她面子,故意这样讲,让她可以不用对他感到歉意地离开。

    沈亚柠拿起手袋,对钟亦凡说,“谢谢,”走两步,回过头,语气诚恳,“女人跟你打交道,都会感到愉快。”

    这忽然的赞赏,让钟亦凡眉眼弯弯。

    这一幕,让邓丽娜看到,她约沈亚柠出来,沈亚柠没有答应,她就跟同事过来附近的餐厅。让邓丽娜想不到的是,沈亚柠对她爽约,是因为她在跟另一个男人钟亦凡约会。

    沈亚柠走到车旁,取出钥匙要开车,忽然有人在另一边敲了两下车窗。

    以为是钟亦凡,她笑着抬头,见是邓丽娜,愣了愣。

    邓丽娜瞪着对面的钟亦凡,问沈亚柠,“你在跟钟亦凡约会?”

    沈亚柠摇头。

    邓丽娜替好友生气,“你已经跟周远琦结婚,嫁给你爱的人,应该好好珍惜。”她说,“你不像我,爱一个人很容易,忘记一个人也很容易,你不轻易喜欢人,也很难忘记一个人,为什么要还跟钟亦凡来往。”

    钟亦凡看过来,沈亚柠拉过邓丽娜,一起上车。

    车上,邓丽娜仍然没有消气。她说,“钟亦凡在追求你?”

    沈亚柠说,“没有。”

    “我看他像是喜欢你。”邓丽娜不满,他可是花花公子。

    沈亚柠疲惫,转开话题,“不是说要一起喝一杯吗?”

    她叫停计程车,在路边的大排档找了位置。也不管邓丽娜,自顾倒酒自饮,一瓶酒喝完,她告诉邓丽娜,“我跟周远琦其实早就离婚。”

    不等邓丽娜从震惊中回过神,沈亚柠继续说,“过几天他就要跟另一个女人结婚。”

    以为邓丽娜会打断她,但邓丽娜没有,她被震住,无法言语,表情都是不置信。沈亚柠倒酒,看着酒杯苦笑,“我跟他都结束了,他一直想娶谭美琼,现在也终于能完成他的心愿。”

    “谭美琼?她是谁?”很久很久,邓丽娜问。

    “他一直想娶的女人。”沈亚柠简短说明。

    邓丽娜反应过来,问的是,“他的母亲这么势利,谭美琼家境可以吗?她是个事业女性吗?杨文玉不会接受一个小公司的女职员。”

    沈亚柠沉默。

    邓丽娜替她生气,“结婚了就缠着他,离什么婚?天下多少女人明知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不一样不肯离婚?”她说,“杨文玉不可能接受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做儿媳妇。”

    “生活上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事情,你不是我,不知道我跟他结婚,离婚后还纠缠不清的心情。”这种纠缠不清的狼狈,忍受到现在,让她也有不顾家族公司的时候,要在工作方面跟周家断了业务合作。

    母亲不同意,但她会争取竞选上总经理位置,结束跟周家除了项目之外,其它的生意往来。

    邓丽娜想指责沈亚柠几句,不够朋友,离婚现在才告诉她,但见沈亚柠脸色黯然,她只好收回怒气问沈亚柠,“你没有关系吗?”她说,“周远琦跟另一个女人结婚,你会没有关系?”

    沈亚柠缓缓喝着酒,过了好一会,她说,“只是觉得累,特别累,如果我对结婚考虑周全,想清离婚可能两人会碰到的问题跟利益纠缠,也许我不应该冲动就答应结婚。”

    “你在后悔?”邓丽娜看着她。

    沈亚宁又是想了好一会,轻声说,“我不后悔,”她勉强笑一笑,“结这场婚,我唯一的收获就是不会再那么渴想嫁给爱情,女人一定要嫁给爱情。”手肘支着下巴,静静凝视邓丽娜,看进她的眼晴,“他就要跟别人结婚,我居然不感到心疼。”

    “你伤心麻木过度,疼也没有感觉。”邓丽娜白她一眼。

    “他终于要娶别人,我心里的反应是松了一口气。”

    “伤心过度,说的都是疯话。”邓丽娜替她结论。

    沈亚柠苦涩笑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没有一点伤心是不可能,但他终于跟别人结婚,她松一口气,也是真的,她厌倦离婚后这种局面,两人纠缠不清,狼狈又不堪。这种难堪的纠缠,间接摧残她对他的爱,爱意一点点在减少。

    爱情只适合放在心里想像,远远看很美,接近它,就会发现面目全非。她绝没有想到,她居然不会为他就要跟谭美琼结婚,而感到痛心,悲伤欲绝,心里只有一种没有波澜没有生机的平静,没有喜怒,也没有哀乐。

    回到公寓已经是深夜,摊开桌上文件,里面有一封信函,打开一看,是中介公司已经卖出她跟周远琦结婚的别墅,数额已经汇到她的账户。

    她点着烟,对这个文件看了好一会,然后打开电脑,想转一半数目给周远琦,两人的财产平分,但她没有他的账号。

    想给他简讯,但是,这么晚不适合。

    他有女友,不是因为公事而这么晚联系他,会造成对他的打扰,也许他已经休息。

    真是悲哀,想发个简讯问他的账户,也这么难。

    生活上,能有多少个可以不管时间与地点,可以随心所欲说话和联系的朋友?

    随着跟谭美琼婚礼越来越近,周远琦失眠。

    他坚决要跟谭美琼结婚,母亲跟他断绝母子关系,七年里,他无数次想像跟谭美琼结婚的画面,他们的婚礼,选在小教堂,只有几位朋友参加,不必太喧哗。天空很蓝,连吹过的风滑过脸庞也是美的,惬意的。谭美琼一身洁白婚纱,站在风里等他,笑得娇美而幸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