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90章想知道还爱不爱他请出现在他的婚礼

c2017-1-22 23:34:24Ctrl+D 收藏本站

    第90章 想知道还爱不爱他请出现在他的婚礼

    这样的画面,他想过无数次,也希望这个画面成为现实,然而现在,一切就要成为现实,这个画面渐渐模糊,谭美琼的身影也渐渐模糊。最新最快更新

    心成了坏掉的机器,不受控跑向沈亚柠。

    当沈亚柠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现在给他简讯,问他的账户,他抱着头,喉咙里发出喑哑的痛楚,要彻底跟沈亚柠分开的恐慌让他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嘴角扭曲,挂着一丝冷笑,嘲笑自己。

    瞪着手机看了很久,手机没有响,也没有简讯,亚柠是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找他,即使找他,也只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

    心里亮着警灯,脑海不要再有沈亚柠的影子出现,他们已经结束,然而心里对亚柠筑起的墙出现裂痕,她挤进他的心,身影清晰可见,他说的每句话,每句讽刺,她总是回呛他。他们的相处方式就是吵架,吵架,从来没有过温馨的一刻。

    他像被卷进可怕的漩涡,呼吸艰难,每一次呼吸牵着心脏揪痛,就要跟谭美琼结婚,他感受到的不是期待已久的满足与快乐,而是,绝望的寂静拉开帷幕,心是出了故障的机器,修不好。

    如果理智能控制感情,多好。这个女人不值得喜欢,放开她。那段爱情不适合,丢掉它。

    然而爱上一个人,有多少理智可讲?

    一直想娶的女人是谭美琼,然而愿望就要实现,生活却开了这样一个玩笑。他自己也成了一个笑话。

    想给她拔打电话,几次拿起,又放下。

    第二天,亚柠没有直接问他,而是透过他的私人秘书,问到他的账户,把数目转到他的名下,然后再给他简讯,告诉他,别墅卖了。

    周远琦看到这则简讯,刚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在餐厅跟谭美琼吃午餐。

    见他发怔,谭美琼问,“怎么了?”以为他是为结婚而跟母亲的关系闹僵伤神,她说,“最近你常常走神。”

    她温柔的声音在周远琦的脑海里回荡,他不能负了她。

    望着她清亮的眼眸,他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

    沉默在两人之间流淌,谭美琼很少见到周远琦这么沉默。她说,“你最近也憔悴。”问他,“跟沈家合作的项目还可以吗?”

    “一切按着方案跟进度走,还可以。”他不让自己冲动对谭美琼摊牌,努力找回理智。

    之后又是沉默,再无话,谭美琼感觉到周远琦的不同,可不知原因,她默默注视周远琦,周远琦感觉到了,也回望她,两人静静凝视对方,谭美琼第一次觉得周远琦的眼神这么复杂,不是当初眼神里只流露出对她充满温情的周远琦。

    沉默很久,她的唇微微苍白,然后只说了一句话,“我不能没有你。”

    千言万语,种种疑虑,她用一句话交待跟周远琦的关系,一锤定音。

    周远琦抬起头,牵了牵唇,握住谭美琼的手,暖意渐渐覆盖她的掌心,给她安慰,也让她放心。

    他就是这么一个懦弱优柔犹豫不决的人,不可能抛弃谭美琼,也不可能跟沈亚柠告白。这么些年,因为母亲反对,他一直没能果断下决心娶谭美琼。现在,要娶她了,心却转了方向。

    他这样的性格,可恨又可悲。

    苏彩凤以为周远琦会威惧她的母亲,不会真的娶谭美琼,但结婚那天到来,苏彩凤伤心。她待在沈亚柠的办公室,见沈亚柠仍然同往常一样工作,没有半点失意的神情,诧异又震惊。

    她看着沈亚柠接电话,批文件,吩咐秘书事宜,又主持一个会议,她不能相信这就是她的女儿。她说,“你这么绝情。”周远琦今天结婚了,她不是要有一点表示?怎么能这么无动于衷,他对她像个陌生人一般。

    沈亚柠不语,继续批阅案上文件。

    她能做到现在这样镇定自若,心静死灰般没有一点波澜,并不是轻易修炼到这个心境,经过了心如刀割与心碎,以及离婚两人还纠缠不清的厌倦,才能让她有今日这样的心境没有一点波纹,知道他今天结婚,只剩木然。

    苏彩凤叹气,“公司怎么办?”她替儿子顶罪逃税会被带走,公司就这样交给亚柠跟沈辰宇吗?

    沈亚柠对母亲都是愧意,她对公司尽力了,为了公司,离婚还在工作上跟周远琦见面,也尽力没有让离婚消息对外公开,以至对两家的生意有影响。

    下班邓丽娜给她电话,找她出去散心。

    沈亚柠苦笑。

    每个人都以为她会伤心欲绝,但事实上,自从那次派对他跟谭美琼两人的拥吻,她发现自己在改变,他不再能引起她情绪的震荡。

    是对他的爱终于归于平静不再爱他,还是像邓丽娜说的伤得麻木没有感觉?一颗心伤得太彻底,以至他结婚了,她已经没有感觉?谁知道呢。

    她庆幸没有为周远琦结婚而难过,能正常生活,下班她去赴邓丽娜的约。

    邓丽娜妩媚的睫毛眨啊眨,久久打量沈亚柠。沈亚柠抹抹脸,强打起精神准备点单,电话忽然响。

    她一看,皱眉。

    是周文英。

    这个时候,她不想再跟周家有什么关系。

    电话响了很久,邓丽娜问,“不接听吗?”

    沈亚柠没有说话。

    邓丽娜狐疑地看着沈亚柠,说,“是谁?”

    “周远琦的妹妹。”见邓丽娜追问,沈亚柠告诉她。

    “为什么不接?”她说,“不是说他们结婚你不痛心吗?想证明你还爱不爱他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出现在他的婚礼上,看到他牵着别人的手走进红地毯,如果你能做到心如止水,就证明你已经从这段感情中走出,不知不觉中不爱他了。”拿过沈亚柠的手机,跟她说,“他的妹妹可能让你去参加婚礼,不用犹豫,你去参加,多少女人就是没有亲眼目堵喜欢的男人娶了另一个女人的画面,心里才会不死心,才会对他念念不能忘记。别说你现在已经对他没有感觉,这只是自欺欺人,如果有勇气,就出现在婚礼上,那时候你的感受就能代表一切,你爱还是不再爱他。”说完,替沈亚柠接通电话。 v1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