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皆薄情

第91章离婚留下的局面终于可以结束

c2017-1-22 23:34:29Ctrl+D 收藏本站

    第91章 离婚留下的局面终于可以结束

    电话传来哭声,沈亚柠叫了周文英两声,她没有应。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沈亚柠猜想,她跟上次一样,为哥哥忤逆母亲而伤心。

    她挂了电话。

    邓丽娜想开口,沈亚柠猜到邓丽娜想说什么。她疲惫又认真跟好友说,“周远琦的话题从这里结束,以后你想谈别的话题我都奉陪,乐意听。”

    邓丽娜看着她,她说下去,“自从我结婚,你们每个人见到我打招呼的话都是周远琦,不停的跟我说我有多爱他,多爱他,非他不可,我可以理解你们,就像别的已婚女士打招呼的话题就是,家庭幸不幸福,另一半对你好不好,孩子怎么样,听话吗,考试得了几分,未婚的呢,见面总是问,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男朋友,要不要给你介绍。”看了邓丽娜一眼,“如果是大龄没有结婚的女生,见面总是被别人问,结婚了吗,怎么还不结婚,眼光不要这么高,再挑剔就嫁不出去了。”

    邓丽娜沉吟一会,“那是因为——”

    沈亚柠点点头,接着邓丽娜的话说下去,“那是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不爱我,而我却一定要嫁给他,是不是?”

    邓丽娜默认。

    沈亚柠苦笑。最新最快更新电话又响,她接起,一听,脸上变了颜色,来不及跟邓丽娜告辞,抓起外套就往外面跑。

    赶到周宅,一个人蜷缩在昏黄灯影下面啜泣。她哭得这么伤心,让人心乱如麻。

    沈亚柠熄灭车,特地把车灯打开。

    对方感觉有人,抬起头,乌黑的长发被眼泪打湿,贴紧脸庞,她拂开头发,看清是沈亚柠,沈亚柠也看清楚她,她的眼晴红红,哭到喉咙喑哑,见到沈亚柠也发不出声音,小鹿一样大而圆的眼晴,看着沈亚柠一会,眼晴又变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晶莹欲碎。

    沈亚柠按门铃,门开了,女佣亲自出来,嘱咐太太不能让谭小姐进门。

    看情形,谭美琼在这里等了好一会,或者是被杨文玉赶出来。

    沈亚柠回过头,谭美琼听佣人这样说,掩脸哭泣,眼泪从手指与手指之间窜出,一手的泪。

    客厅出奇的安静,如果不是周文英见到她迎过来,她以为她走错了地方。

    周文英说,“老妈昨天就把大哥抓回来,把他锁在屋内。”

    也就是,今天周远琦根本就没有能跟谭美琼结婚。

    沈亚柠晕眩,急忙找张沙发坐下。

    杨文玉气得躺在床上,咬牙切齿,“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连生意都不顾,就算不要生意,我对谭美琼也不满意!”周远琦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挑衅她做母亲的威严。

    周文英流泪,一边为母亲伤心,一边可怜大哥。“有许多名人明星离婚,为了利益着想,也没有对外公开,大哥可以私下跟谭美琼隐婚。”

    房内传来杨文玉痛心的责骂,沈亚柠走开,步出院子。佣人说,“周先生被关在桌球室,你要不要去看他。”说着给沈亚柠钥匙。

    沈亚柠在院子坐了一会,遥遥看着那间桌球室。

    里面没有亮着灯,一片漆黑。

    周远琦此刻在做什么?

    她不关心,也无力上前问。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嘴角挂着一丝嘲弄的笑痕。

    笑自己的不自量力,笑自己的自以为是,笑自己在爱情里的任性,居然为了爱嫁给一场本来就是充满利益的婚姻。

    残月当空,树影葱郁,周远琦那么喜欢打桌室,但此刻桌球室没有一点声音。

    周远琦不跟谭美琼结婚,局面又回到以前,杨文玉不肯面对他们已经离婚,而一次次不停撮合她跟周远琦,两人纠缠不清。

    唇角嘲弄的微笑没有消去,她拿出手机,横下心写了一则简讯,然后按了发送键。

    她一直坚守与竭力不肯公布的离婚消息,此刻她单方面的离婚声明,发到了传媒手上。离婚消息一公开,是在跟外界宣明,沈家已经没有周家背后这个后台,没有这个靠山。她知道这对家族公司意味着什么,但她也顾不了太多。

    以为自己能掌控爱,却不知爱是流动,是未知,结一场婚却是在演一出闹剧,她成了一个笑话。

    离婚留下的残局,终于可以结束了。

    她没有去开桌球室的门,去看周远琦,而是走了。

    她离开院子,谭美琼还在外面。

    沈亚柠上车前,跟她互看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她开动汽车回到公寓,一直坐到天亮,眼晴盯着电脑上的公司股票。

    第二天早上股市开市,跟她想的一样,昨晚她的离婚声明,导致自家公司的股票急跌。周家的股票也有跌幅,但比不上微风百货公司,一路跌下。以前公司的丑闻也让公司下跌,但因为背后有周家这个靠山,下跌的福度没有这次可怕。

    她的电话被打爆,母亲,大哥,杨文玉,一个个找她。

    回到公司,一堆传媒在公司门口,只能绕道从小门进去。众股东来不及指责她,立刻开会寻谋对策。

    一,放出利好消息,比如手上有哪个大项目或跟哪个集团合作,来稳定股价。

    二,调集更多的资金,来稳定盘势。

    两个方案,对于本身就已经风雨飘摇的微风公司不可行,公司本来就是走到了困境,才要跟周家联姻,才想借助周家的势力。

    市场上似乎有人在趁低吸纳微风公司的股票,大量扫入。

    沈亚柠握着双手,瑟瑟发抖。这意味着,买家可能动机不纯,趁低在市场上吃下沈家的股份,沈家公司就要易主转到别人手上了。

    沈亚柠心力交瘁,对母亲充满愧意,也对不起公司大小所有股东。

    心惊胆颤盯着市场的情况,股票狂跌,跌停。

    几天没有敢睡,最害怕有人趁机拿下微风公司的情况没有出现,但是,她让企业形象受到重损,没有周家的靠山,部分投资人撤资,让本来就生意萧条的公司更加举步维艰。

    从母亲到股东,以及众传媒,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她。

    众叛亲离。

    苏彩凤对女儿失望彻底。“既然你一直没有公布离婚消息,为什么现在不咬牙紧守这个消息,不对外透露?”她斥责沈亚柠。

    沈亚柠无话可说,都是她的错。

    竞选总经理,她落选。

    沈亚柠没有感到意外,她给传媒公布离婚消息,就已经知道。会议成员都讨伐她,认为她一错再错,不应该跟周远琦离婚,离了婚更不应该公开离婚消息,这些都没有把公司利益放在首位,没有顾及到公司的处境,没有顾全大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