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视台回来以后, 虞生微继续工作。

    他刚进娱乐圈不久, 面孔新,粉丝多, 只要愿意, 工作多得挑不完。

    然后汤来就找来了。

    他手里拿着专业营养师的报表,和助理沟通交流, 目光却一直盯着虞生微。

    汤来:“从这份报告上来看,明明加大了肉类的摄入, 为什么鱼鱼的体重还是一直往下掉?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

    助理赶紧告状:“是的,虞哥最近的工作确实比较忙,剧组那边一直在加班,有时候两三天合起来还没有休息八个小时!”

    汤来沉吟片刻,向虞生微:“那么这次工作结束之后,我暂时不给你安排工作, 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虞生微:“没有必要, 我觉得我可以坚持,我希望有更多的工作。”

    汤来劝道:“年轻的时候拼命是对的,但真把命拼掉了,那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虞生微不置可否,片刻,淡淡一笑:“万一拼成功了呢?”

    是啊。

    万一拼成功了呢?

    自从上一次见到薄以渐之后,缠绕虞生微的恶梦又多了一种。

    梦里的薄以渐不再只将他寄去的信件逐一丢到垃圾桶中,还在他翻山越岭,好不容易走到他面前的时候, 冷漠地转身离开。

    每一次从这样的梦境中惊醒,虞生微都要出一身大汗。

    他很害怕。

    他的生活和薄以渐的生活不一样。

    留在小时候的那些宝贵回忆,也许也不是他所独有的。

    他珍藏着的信件,可能也被孤儿院的其他孩子珍藏着。

    他向往着的人,可能也是其他孩子向往着的目标。

    他一直看着以渐哥,以渐哥的目光,却平等地停留在每一个人身上。

    我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只是他们中的一个,没有任何独特之处。

    虞生微痛苦地承认了。

    ……是我不够好。

    如果我够好的话,以渐哥就会被我吸引,他的目光就会停留在我身上。

    有没有一天,我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让他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只停留在我身上?

    虞生微不知道。

    但他渴求那一天能够早日来临。

    渴望就像野草,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之中肆意疯长,驱使着他一路向前,一路收集和薄以渐相关的任何一些东西。

    对方的访谈,对方的照片,对方的代言,对方的电影。

    任何和对方有关的东西,都能带给他很多慰藉。

    他碰触着这些东西,像透过这些,轻轻碰触薄以渐。

    然后他看见了一则关于薄以渐的访谈。

    访谈上,薄以渐说,自己暗恋十年的女神结婚了,他心如死灰,需要缓缓。

    看见访谈的这一整天,虞生微很不在状态,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切行动全凭本能,等工作结束时候,就听助理问:

    “虞哥,你今天很高兴吗?一直在笑呢。”

    魂游天外的虞生微吃了一惊,下意识摸摸脸颊:“我在笑?”

    助理:“笑得还很开怀,现在嘴角都是翘着的。”

    虞生微连忙压平嘴角,纠正道:“我没有笑,我也不是很开心。我是……难过。对,我挺难过的。”

    他的心里响起了一道大大的声音,义正辞严:

    偶像受到了情伤,我怎么会开心呢?

    我一直在为偶像难过着!

    可大声音之下,似乎还有小声音,细细的,吞吞吐吐的:

    其实结了婚也好,长痛不如短痛。

    真不明白是哪个女人,眼光这么高,居然连以渐哥都看不上……

    同助理解释以后,虞生微一直有点不自在,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表情,显得颇为严肃。

    等到了家里,他走进书房,看贴在墙上的那张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图,又从抽屉里翻出薄以渐过去写给自己的信件中的一份,回顾上面的文字。

    小鱼:

    上次接到你的信件,看见你说想要成为像我一样厉害的人,非常开心。

    所以哥哥决定告诉你变得厉害的秘密。

    那就是小鱼要从现在开始,多方接触各种社会学科兴趣,从中找出自己真正爱好的东西,然后确定它为自己的目标,并为这目标进行持之以恒的努力。

    只要做到了,小鱼在未来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甚至比哥哥还厉害。

    你的薄以渐

    窗帘被拉上了,遮住了来自外界的喧嚣。

    床头灯在静幽幽的空间里明亮着,照亮床上的人,和人手中的那封信。

    略显陈旧的黑色笔迹在光线下反射着润泽的光芒,仿佛那些过往的时间,全凝聚在了这小小的信笺之中。

    躺在床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

    他手里还抓着信,可神智已经陷入了梦境之中。

    他梦见……薄以渐了。

    这一天,熟悉的恶梦隐退了。他见到薄以渐的时候,对方面容憔悴,神色消沉,正沉浸在女神嫁做人妇的痛苦之中。

    虞生微再一次感觉到了心虚。

    偶像喜欢的人结婚了,我怎么会感觉开心呢?

    我肯定跟偶像一同难过。

    为了纠正自己的错误,他赶忙上前,坐在薄以渐旁边,嘘寒问暖,小心殷勤,绞尽脑汁地说了一箩筐的安慰话。

    沮丧的时候免不了借酒消愁。

    安慰的时候也免不了劝酒消愁。

    ……也不知为什么。

    安慰着安慰着,他们就安慰到床上去了。

    薄以渐喝得醉醺醺的,是真醉。

    他也喝得醉醺醺的,是假醉。

    灯光在此时闪烁迷离。

    裸露在外的皮肤在对方的碰触下像是着了火一样滚烫。

    酒精融入血液,和着火焰一起欢跳起来。

    他毫无抵抗能力,忍不住凑上前去,亲吻、抚摸,急切地探索被遮掩在衣服下的那些更隐秘的东西。

    他着了魔,拉着薄以渐沉醉下去,掉落下去,一路一路,直到进了谁也爬不上来的深渊,纠缠贴合,紧紧相交,攀上了生命的至高点。

    那是让身体每一根神经都振颤的快乐,是让脑海大片大片空白的满足。

    是他从未体会过的,罂粟似的芬芳。

    然后虞生微从梦中惊醒了。

    梦里余韵似乎还残留在身上,敏感位置的冰凉和男性独有的味道让他明白了什么。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

    吐出的气息里,似乎也饱含着窃喜与甜蜜。

    时间还在流逝,一切都在前进。

    虞生微渐渐在娱乐圈中站稳了脚步,他变得厉害,站到了之前自己一直奢想的位置。

    与此同时,是薄以渐的悄然无声。

    对方不再拍摄电影,也不再出现公众面前,他转去当起了监制。

    唯一让虞生微感到欣慰的是,娱乐圈就这么大,随着他地位的提升,他依旧能够得到关于薄以渐的消息,他知道对方在片场是怎么工作的,知道对方的电话,知道对方的地址,甚至连娱乐圈中谁和薄以渐要好都知道。

    但他连薄以渐的微信都不敢加,更遑论接触其他。

    那不止是一条条信息,更是一颗颗毒药,被锁在保险柜里,无比诱惑,无比危险,虞生微绕着它们看了又看,总不敢轻举妄动。

    有时候,你觉得已经拥有全世界,可有时候,你又发现,你其实一无所有。

    他只能继续。

    继续徘徊,继续等待,继续忍耐,直到最好的机会降临的那一天。

    这个机会来了。

    虞生微得到消息。

    《大律师》过审了。

    姚立明正四处撒网,积极谋求合作对象,谋求到了他参与的综艺头上。

    他向自己合作的综艺提了个要求,他要薄以渐当综艺的飞行嘉宾。

    2016年,咖啡厅。

    虞生微闪入了咖啡厅里的一个卡座中。

    他垂着头,遮遮掩掩地左右看了看,才缓缓抬起脑袋来。

    “那个……”

    笑意跃上他的眼睛,又在眼睑轻轻的眨动中被他藏入眼底。

    那些太复杂的感情,早已沉入心底,只剩一点点用于伪装的狡黠,还浮在表面。

    他看着身前的人。

    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映在他的瞳孔中。

    “不好意思,我可以在你这里稍微躲一下吗?”

    作者有话要说:  暗恋是话梅糖味的=w=

    爆了完结了!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非常谢谢,这是一个让我很愉快的故事,希望也能带给你们一些愉悦。

    另外,爆了签约了繁体出版,将会保留感情戏什么的内容,还会多添加些番外在实体书里,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楚寒衣青青

    以及下一篇文《纸片恋人》已经开始更新了,现耽小萌文。

    大家可以点专栏转新文

章节目录

爆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楚寒衣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寒衣青并收藏 爆了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