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望岷说完了那句话,自己也给傻那了,长久以来,他都作为一个旁观者,局外人,被排斥在刘晓他们那个圈子外。

    这让他很不舒服,天天度日如年,而今天,刘晓居然怀了身孕,他再也无法佯装淡定了。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没法肯定那个孩子是他的,甚至那一晚,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他都没法确认。

    可他还是说了那句话,似乎只有如此,他才能融入他们的世界,留在刘晓的身边。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心里只有刘晓,看见她和他们说笑,他难受,看不见她的时候,他也难受。

    那种背叛了花梦梦的负罪感,一直如魔魇般折磨着他,可是今天,他想通了,管他什么背不背叛,管他什么爱不爱的,反正他不能被完全剔除出刘晓的生命。

    男人们先是齐刷刷地瞪着陈望岷,再又是齐刷刷的看向刘晓,刘晓面色绯红,回想起那个绮丽的夜晚,脸烫得不行。

    哎呀,梦游症这玩意儿,不遗传吧?

    刘晓这么一脸红,大家就都明白了,敢情陈大叔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其实有点脑子的也都能看出来,每次他们一跟刘晓腻乎,她养父的脸,就又黑又长,特别瘆得慌。

    苏歌暗中磨牙,正想去跟陈望岷套套近乎,许长久已经张着大嘴扑了过去,“哎呀陈叔,怎么你也……你也跟晓晓?你也喜欢晓晓?”

    刘晓面红耳赤地看着陈望岷,他喉结动了动,低下头,沉声道,“嗯,那又怎么样?”

    许长久长长的“哦”了一声,用一种长辈的感觉去拍陈望岷的肩膀,“我早就看出来了,呵呵,陈叔,看来你当不成我们的老丈人了。”

    陈望岷听见老丈人三个字,心里头猛地一颤,抬眼去看刘晓,和她的视线缠绕在一起,竟是怔住了。

    苏歌看了看两人,心有不甘,但面子上还是维持着招牌式的微笑,虽然陈望岷说孩子是他的,但是只有真正生出来,才能知道究竟是谁的。

    所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研究谁大谁小,研究以后大家怎么住,侍寝怎么安排。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刘晓有了孩子,前三个月,必须绝对禁~欲!

    学校那边,陆地帮忙办了两年的休学,刘晓被责令在家安胎,哪也不让去,男人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不搬家折腾,怕动了胎气。

    于是大院儿这边一下住进了八个男人,屋子可就不够用了,想一人一间,白日做梦。

    每天一个人进去刘晓的房间睡,但是不能做ai,只能一起睡,是为了照顾刘晓,怕她有什么事找不着人。

    就这么足足禁了三个月的谷欠,光能看不能吃,尤其是抱着刘晓一起睡的那个晚上,简直就是煎熬啊。

    第三个月的时候,刘晓开始了孕吐反应,不算严重,一天也就吐个一两次,但就是吃不下去饭。

    陈望岷和刘睿轩会做饭,就变着法儿的给刘晓做好吃的,还不能太油腻,不然她一看见就得吐。

    苏歌推了所有工作,专心在家里陪刘晓,买了好多胎教的光盘给她看,誓要把肚子里的宝宝培养成小明星。

    林正东和莫然正式脱离了海胜帮,开了一家物流公司,居然还很赚钱,江可欣有时间就来看刘晓,给她讲怀孕的注意事项。

    莫然的亲生老爸那边,胡乐天帮忙解决了,但是没让刘晓告诉他,后宫的大家越来越和谐,让笔者感到非常欣慰。

    林正东每天给刘晓号脉,安排药膳,忙得不亦乐乎。

    胡乐天和许长久也规规矩矩的上班,晚上回来陪刘晓,许长久还买了防辐射的衣服,核桃大枣之类的东西给刘晓进补。

    陆地忙于毕业论文和考研,时间不多,但也是一完事就回家呆着,再也没出去鬼混过。

    终于安全的度过了前三个月,去301做彩照那天,大家伙都去了,看着屏幕上跳动着的小东西,陈望岷眼含热泪,差点没哭了。

    真的,真的非常有可能是他的,他最近查了很多资料,如果那天是排卵期的第一天,那就一定是他的。

    如果刘晓跟苏歌许长久的那天,才是排卵期的第一天,也极有可能是他的,因为小蝌蚪们,最多可以活两到三天。

    四十岁的他,居然还能当爸爸吗?想起来就跟做梦一样,完全没有真实感。

    激动的当然不止陈望岷,还有苏歌和许长久,毕竟这个孩子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可是说到孩子,问题也就来了。

    要产检,要办准生证,可是刘晓没结婚,上哪办准生证去儿?

    男人们讨论了一夜,也没讨论出个结局,登记只能和一个人登,虽说那个红本本没啥实质意义,但是有了那个红本本,感觉就是不一样。

    陈望岷当然第一个被否决了,苏歌认为自己是最合适的,可是同样的,胡乐天许长久陆地也都认为自己最合适。

    为了让家里边答应和刘晓登记,大家普遍使用的都是一个路数,那就是说,刘晓怀的孩子,是自己的。

    最后没办法,只能是抓阄决定,竟然被许长久抓到了,把他美的啊,嘴都咧到耳叉子那了。

    登记那天,大家伙都去了,他们享受的是贵宾待遇,就连刘晓不够法定年龄,也能想辙对付过去。

    三个月的肚子,还基本看不出来,刘晓跟许长久照了相,填了表格,宣了誓,当拿到小红本,许长久抱住刘晓哭了。

    “谢谢你晓晓,我终于有人疼了,我终于有个家了,呜呜!”

    “小久,不许哭,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再哭就不吉利了。”

    许长久抹掉眼泪,痴痴望着刘晓,“晓晓,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久。”刘晓说完,给了许长久一个绵长的吻。

    男人们都围在刘晓身边,一个个深情许许地望着她,胡乐天捧住她的脸颊,在她额头落下一个火热的吻。

    “晓晓,我爱你。”

    刘晓本来不想哭的,可是想起胡乐天昏迷,差点挂掉的那些日子,眼泪就夺眶而出,“胡乐天,你还敢欺负我吗?你还敢再拿死吓唬我吗?”

    “不敢了,老婆大人,再欺负你,你就……”

    胡乐天凑到刘晓耳边,喃喃道,“阉了我。”

    刘晓忍俊不禁,踮起脚尖咬他耳朵,“我爱你,小天。”

    刘晓又转向陆地,撅着嘴巴问他,“你说,要是那个李佳妮再回来,你怎么办?”

    陆地怔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我要是再鸟她一下,就任凭老婆大人发落,绝无二话。”

    刘晓在他脸上掐了一把,“那你爱不爱我?”

    “爱,很早就爱上了,只是我太笨了,不敢对你说。”

    刘晓勾住陆地的脖子,轻轻啄了他的嘴唇一下,“我也爱你,也是很早就爱上了的。”

    陆地被震得目瞪口呆,正想再说什么,刘晓已经转向了刘睿轩,“刘叔,你对我最好了,我爱你。”

    刘睿轩哽咽着点头,搂住刘晓,吻她的额头,“晓晓,以后有我们一起疼你,你永远都不会孤单了,我爱你晓晓。”

    “嗯,谢谢你刘叔。”

    下一个轮到大神苏歌,他拿出手机,先给刘晓放了一首歌,是他们八个人合唱的《相亲相爱》。

    “媳妇儿,怎么样?是不是相公我唱的最好?我拽着他们去录音棚录的,效果不错吧?”

    其余几人看见苏歌嘚瑟,全都黑了脸,尤其是五音不全的莫然,都快扎墙角去儿了。

    “嗯,小歌你唱的最好了,我爱你小歌。”

    苏歌收敛了不正经的笑容,俯下~身,深深凝望着她,“媳妇儿我爱你,你记住,大家爱的都是你,不是花梦梦。特别是我,压根就不知道丫是哪根葱,所以除了我,他们几个,你还得多考察考察。”

    前面还挺像模像样的,后面就又崩盘了,把刘晓逗得呵呵直乐,腮帮子都疼了。

    接下来是林正东,他跟苏歌比起来,完全的不善言谈,只是望着刘晓,柔声道,“晓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爱的是你,永远都是你。”

    一下又把刘晓弄得特别想哭,“嗯东子,不许你再离开我了,你要是敢再忘了我,我就阉了你。”

    “好,都听你的。”

    “东子,我也爱你,第一个爱上的,就是你。”

    然后是莫然,他就更不怎么会说话了,“晓晓,我以前,我,我今后会对你好的,我如果辜负了你,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唔。”

    刘晓捂住他的嘴,“喂,大喜的日子,不许瞎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晓晓!”莫然将刘晓揽入怀中,轻轻地吻她,“我爱你,我爱你,特别的爱你!”

    “嗯,我也爱你,臭流氓。”

    最后剩下的,就属陈望岷了,他好像还没正式对刘晓表白过,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十有是他的,所以目前,陈大叔亚历山大。

    “陈叔,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我,可是其实,自从上次你梦游的时候,跟我,那个了,我就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

    陈望岷一听,心里那个酸啊,别人都是爱,怎么到他这,就变成喜欢了,哎,这就是差距啊有没有?

    不过无所谓,未来的时间还长着呐,他可以慢慢的,让喜欢,变成爱。

    陈望岷笑了,摸着刘晓柔软的头发,内心完满,平静而愉悦,“谢谢你晓晓,谢谢你的喜欢,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我爱你,是真的。”

    “陈叔!”

    刘晓扑到他怀里,在他耳边低声说,“陈叔,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我觉得,宝宝是你的。”

    陈望岷哽咽住了,把刘晓抱得更紧,“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民政局的贵宾室里一片和谐的景象,刘晓和男人们的幸福生活,正在我们无法触及的某处,继续着,继续着。

    人生苦短,行乐须及春,只要有爱,没有什么不可以,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最后让我们一起大声嚎出我们的口号,性~福~淫~生,靠你靠我,靠大家!欧耶!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了,最后拖了这么久,实在是很抱歉,番外会有,但不知道啥时候有工夫写,预计写小包子的番外,花梦梦的番外,群批的番外,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咱们新文那边继续噻!嗷呜!

    陈望岷说完了那句话,自己也给傻那了,长久以来,他都作为一个旁观者,局外人,被排斥在刘晓他们那个圈子外。

    这让他很不舒服,天天度日如年,而今天,刘晓居然怀了身孕,他再也无法佯装淡定了。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没法肯定那个孩子是他的,甚至那一晚,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他都没法确认。

    可他还是说了那句话,似乎只有如此,他才能融入他们的世界,留在刘晓的身边。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心里只有刘晓,看见她和他们说笑,他难受,看不见她的时候,他也难受。

    那种背叛了花梦梦的负罪感,一直如魔魇般折磨着他,可是今天,他想通了,管他什么背不背叛,管他什么爱不爱的,反正他不能被完全剔除出刘晓的生命。

    男人们先是齐刷刷地瞪着陈望岷,再又是齐刷刷的看向刘晓,刘晓面色绯红,回想起那个绮丽的夜晚,脸烫得不行。

    哎呀,梦游症这玩意儿,不遗传吧?

    刘晓这么一脸红,大家就都明白了,敢情陈大叔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其实有点脑子的也都能看出来,每次他们一跟刘晓腻乎,她养父的脸,就又黑又长,特别瘆得慌。

    苏歌暗中磨牙,正想去跟陈望岷套套近乎,许长久已经张着大嘴扑了过去,“哎呀陈叔,怎么你也……你也跟晓晓?你也喜欢晓晓?”

    刘晓面红耳赤地看着陈望岷,他喉结动了动,低下头,沉声道,“嗯,那又怎么样?”

    许长久长长的“哦”了一声,用一种长辈的感觉去拍陈望岷的肩膀,“我早就看出来了,呵呵,陈叔,看来你当不成我们的老丈人了。”

    陈望岷听见老丈人三个字,心里头猛地一颤,抬眼去看刘晓,和她的视线缠绕在一起,竟是怔住了。

    苏歌看了看两人,心有不甘,但面子上还是维持着招牌式的微笑,虽然陈望岷说孩子是他的,但是只有真正生出来,才能知道究竟是谁的。

    所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研究谁大谁小,研究以后大家怎么住,侍寝怎么安排。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刘晓有了孩子,前三个月,必须绝对禁~欲!

    学校那边,陆地帮忙办了两年的休学,刘晓被责令在家安胎,哪也不让去,男人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不搬家折腾,怕动了胎气。

    于是大院儿这边一下住进了八个男人,屋子可就不够用了,想一人一间,白日做梦。

    每天一个人进去刘晓的房间睡,但是不能做ai,只能一起睡,是为了照顾刘晓,怕她有什么事找不着人。

    就这么足足禁了三个月的谷欠,光能看不能吃,尤其是抱着刘晓一起睡的那个晚上,简直就是煎熬啊。

    第三个月的时候,刘晓开始了孕吐反应,不算严重,一天也就吐个一两次,但就是吃不下去饭。

    陈望岷和刘睿轩会做饭,就变着法儿的给刘晓做好吃的,还不能太油腻,不然她一看见就得吐。

    苏歌推了所有工作,专心在家里陪刘晓,买了好多胎教的光盘给她看,誓要把肚子里的宝宝培养成小明星。

    林正东和莫然正式脱离了海胜帮,开了一家物流公司,居然还很赚钱,江可欣有时间就来看刘晓,给她讲怀孕的注意事项。

    莫然的亲生老爸那边,胡乐天帮忙解决了,但是没让刘晓告诉他,后宫的大家越来越和谐,让笔者感到非常欣慰。

    林正东每天给刘晓号脉,安排药膳,忙得不亦乐乎。

    胡乐天和许长久也规规矩矩的上班,晚上回来陪刘晓,许长久还买了防辐射的衣服,核桃大枣之类的东西给刘晓进补。

    陆地忙于毕业论文和考研,时间不多,但也是一完事就回家呆着,再也没出去鬼混过。

    终于安全的度过了前三个月,去301做彩照那天,大家伙都去了,看着屏幕上跳动着的小东西,陈望岷眼含热泪,差点没哭了。

    真的,真的非常有可能是他的,他最近查了很多资料,如果那天是排卵期的第一天,那就一定是他的。

    如果刘晓跟苏歌许长久的那天,才是排卵期的第一天,也极有可能是他的,因为小蝌蚪们,最多可以活两到三天。

    四十岁的他,居然还能当爸爸吗?想起来就跟做梦一样,完全没有真实感。

    激动的当然不止陈望岷,还有苏歌和许长久,毕竟这个孩子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可是说到孩子,问题也就来了。

    要产检,要办准生证,可是刘晓没结婚,上哪办准生证去儿?

    男人们讨论了一夜,也没讨论出个结局,登记只能和一个人登,虽说那个红本本没啥实质意义,但是有了那个红本本,感觉就是不一样。

    陈望岷当然第一个被否决了,苏歌认为自己是最合适的,可是同样的,胡乐天许长久陆地也都认为自己最合适。

    为了让家里边答应和刘晓登记,大家普遍使用的都是一个路数,那就是说,刘晓怀的孩子,是自己的。

    最后没办法,只能是抓阄决定,竟然被许长久抓到了,把他美的啊,嘴都咧到耳叉子那了。

    登记那天,大家伙都去了,他们享受的是贵宾待遇,就连刘晓不够法定年龄,也能想辙对付过去。

    三个月的肚子,还基本看不出来,刘晓跟许长久照了相,填了表格,宣了誓,当拿到小红本,许长久抱住刘晓哭了。

    “谢谢你晓晓,我终于有人疼了,我终于有个家了,呜呜!”

    “小久,不许哭,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再哭就不吉利了。”

    许长久抹掉眼泪,痴痴望着刘晓,“晓晓,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久。”刘晓说完,给了许长久一个绵长的吻。

    男人们都围在刘晓身边,一个个深情许许地望着她,胡乐天捧住她的脸颊,在她额头落下一个火热的吻。

    “晓晓,我爱你。”

    刘晓本来不想哭的,可是想起胡乐天昏迷,差点挂掉的那些日子,眼泪就夺眶而出,“胡乐天,你还敢欺负我吗?你还敢再拿死吓唬我吗?”

    “不敢了,老婆大人,再欺负你,你就……”

    胡乐天凑到刘晓耳边,喃喃道,“阉了我。”

    刘晓忍俊不禁,踮起脚尖咬他耳朵,“我爱你,小天。”

    刘晓又转向陆地,撅着嘴巴问他,“你说,要是那个李佳妮再回来,你怎么办?”

    陆地怔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我要是再鸟她一下,就任凭老婆大人发落,绝无二话。”

    刘晓在他脸上掐了一把,“那你爱不爱我?”

    “爱,很早就爱上了,只是我太笨了,不敢对你说。”

    刘晓勾住陆地的脖子,轻轻啄了他的嘴唇一下,“我也爱你,也是很早就爱上了的。”

    陆地被震得目瞪口呆,正想再说什么,刘晓已经转向了刘睿轩,“刘叔,你对我最好了,我爱你。”

    刘睿轩哽咽着点头,搂住刘晓,吻她的额头,“晓晓,以后有我们一起疼你,你永远都不会孤单了,我爱你晓晓。”

    “嗯,谢谢你刘叔。”

    下一个轮到大神苏歌,他拿出手机,先给刘晓放了一首歌,是他们八个人合唱的《相亲相爱》。

    “媳妇儿,怎么样?是不是相公我唱的最好?我拽着他们去录音棚录的,效果不错吧?”

    其余几人看见苏歌嘚瑟,全都黑了脸,尤其是五音不全的莫然,都快扎墙角去儿了。

    “嗯,小歌你唱的最好了,我爱你小歌。”

    苏歌收敛了不正经的笑容,俯下~身,深深凝望着她,“媳妇儿我爱你,你记住,大家爱的都是你,不是花梦梦。特别是我,压根就不知道丫是哪根葱,所以除了我,他们几个,你还得多考察考察。”

    前面还挺像模像样的,后面就又崩盘了,把刘晓逗得呵呵直乐,腮帮子都疼了。

    接下来是林正东,他跟苏歌比起来,完全的不善言谈,只是望着刘晓,柔声道,“晓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爱的是你,永远都是你。”

    一下又把刘晓弄得特别想哭,“嗯东子,不许你再离开我了,你要是敢再忘了我,我就阉了你。”

    “好,都听你的。”

    “东子,我也爱你,第一个爱上的,就是你。”

    然后是莫然,他就更不怎么会说话了,“晓晓,我以前,我,我今后会对你好的,我如果辜负了你,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唔。”

    刘晓捂住他的嘴,“喂,大喜的日子,不许瞎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晓晓!”莫然将刘晓揽入怀中,轻轻地吻她,“我爱你,我爱你,特别的爱你!”

    “嗯,我也爱你,臭流氓。”

    最后剩下的,就属陈望岷了,他好像还没正式对刘晓表白过,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十有是他的,所以目前,陈大叔亚历山大。

    “陈叔,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我,可是其实,自从上次你梦游的时候,跟我,那个了,我就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

    陈望岷一听,心里那个酸啊,别人都是爱,怎么到他这,就变成喜欢了,哎,这就是差距啊有没有?

    不过无所谓,未来的时间还长着呐,他可以慢慢的,让喜欢,变成爱。

    陈望岷笑了,摸着刘晓柔软的头发,内心完满,平静而愉悦,“谢谢你晓晓,谢谢你的喜欢,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我爱你,是真的。”

    “陈叔!”

    刘晓扑到他怀里,在他耳边低声说,“陈叔,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我觉得,宝宝是你的。”

    陈望岷哽咽住了,把刘晓抱得更紧,“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民政局的贵宾室里一片和谐的景象,刘晓和男人们的幸福生活,正在我们无法触及的某处,继续着,继续着。

    人生苦短,行乐须及春,只要有爱,没有什么不可以,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最后让我们一起大声嚎出我们的口号,性~福~淫~生,靠你靠我,靠大家!欧耶!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了,最后拖了这么久,实在是很抱歉,番外会有,但不知道啥时候有工夫写,预计写小包子的番外,花梦梦的番外,群批的番外,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咱们新文那边继续噻!嗷呜!

章节目录

重生之花天酒地(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慕容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侠并收藏 重生之花天酒地(NP)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