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八十八章 别想让她低下高贵的头颅!(一)(二更求首订必看)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刘氏知道之前一有人打量她,她就会局促不安地低下头,不敢看人,就怕她带有异族特点的容貌遭人议论。

    如今见她在永南侯府,没有在意,现在依然没当回事,刘氏是彻底放了心。

    知道紫幽对她的身份和容貌,不再感到自卑,而是彻底放下了。

    紫幽当然看到了那些贵公子们和千金小姐们或惊艳、或妒忌、或羡慕、或迷恋、或怨恨的、各种各样的目光丫。

    只是经过了前世那样的惨痛经历以后,她的心态已经如同一潭死水,激不起一点涟漪了。

    正应了那首著名的诗句:“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眼前这些人,是不是敌人,现在不知道,但是她绝不会轻易再把任何人当着朋友的就是。

    岂实她的余光,一直在打量这些人。什么人目光是善意的,什么人是恶意的,她目光也掠了个大概媲。

    这一世,她再不会傻乎乎的敌我不分就是。

    紫幽如此引人瞩目,当然会引起其她千金小姐的嫉妒,有五六位坐在水榭凉亭里的小姐,马上就开始小声贬损起她来。

    几人当中,有一位还是皇上极为宠爱的四公主上官灵罗,一位是三皇子的未婚妻文楚妍,一位是被安王世子嘲笑过的于美莲,一位是吏部尚书的嫡孙女柯允儿,一位叫沈碧芊,是内大臣的小女儿,还有一位,正是于美莲的庶妹于兰萱,紫幽前世的仇人。

    沈碧芊虽是庶女,却是内大臣最宠爱的小妾所生,因为长得漂亮可爱,一直受内大臣的重视,皇帝为了显示对臣子的恩宠,就把她宣进宫,做了四公主的伴读。

    说是伴读,其实就是高级女奴兼玩伴,四公主本来就脾气不好,对着沈碧芊经常打骂,小丫头表面上对她恭敬,心里却恨死她了。

    现在该好好说说这位于兰萱了。本来参加这样的集会,她的嫡母卢氏,是绝不会带她来的,可是昨晚尚书大人,不知怎么突然抽风,跑去睡了已有大半年都没沾边的于兰萱亲娘——六姨娘王雅萍。

    王雅萍使出浑身解数,侍候的尚书大人很舒服,于是赏脸,指明让于美莲带着妹妹来参加这次聚会。

    于兰萱年纪虽然不大,只比紫幽大三个月,可是心机却很深沉,和她的艺妓外婆,还有亲姨王怡萍有的一拼,都属于阴毒一类的。

    此时听嫡姐和其她几位小姐在那贬损紫幽,她是一言不发,面带着得体的微笑,像是一朵无害的小百花,心里却一刻不停地琢磨,如何把这几个人说的话,悄悄告诉慕紫幽,挑起慕紫幽的怒火;然后再撺掇着公主跑去找紫幽的茬,让这两帮人打起来,那才叫精彩。

    正好这时她的嫡姐于美莲气愤地说道:“有什么了不起!长得像个妖精似的。你们没看见,那天在永南侯府,她的眼睛有时候看上去,竟然是紫色的,好诡异,太吓人了!”

    小丫头一听,接着姐姐的话题,面带着甜美的笑容,声音娇嗲地说道:“可也许正因为这样,那些人才看她呀?不是有句话叫着物以稀为贵吗?四公主陛下确实很美,可是各位皇子在皇宫中,天天都能看见公主,而这位姐姐可是很少露面,人家多看两眼,也很正常。不过,她确实长得好美哦!”

    上官灵罗原本见自己的风头,被紫幽压了下去,见太子哥哥的眼睛,只盯着紫幽,她已经妒火中烧了,现在被于兰萱这么一煽呼,更加燃的厉害。

    掉过头恶狠狠地瞪着于兰萱,咬牙切齿地问道:“她长的比本公主美吗?”

    于兰萱故作害怕地、犹豫地摇摇头。

    她不这样还好,这样一来,四公主更是对紫幽恨得咬牙切齿。一看就知道于兰萱是迫于她公主的身份,不得已才摇头的。

    慕紫幽真的比她美,这让她如何能忍受?

    四公主眼珠叽里咕噜转了一会,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突然伸手指向于兰萱:“你到慕紫幽身边去吧,不要呆在本宫身边。”

    于兰萱正愁没办法去撺掇紫幽,一听这话,简直就是喜出望外。

    可是她偏偏一脸讨好地看着上官灵罗,摇了摇头:“奴婢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鬼,绝不背叛公主。”

    上官灵罗一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对于兰萱说道:“嗯,算你聪明。你,想办法接近慕紫幽,问问她都学了什么才艺,最不擅长的是什么,本公主一会非得让她丢人现眼。快去吧,事情办得好,本宫一定重重赏你。”

    于兰萱一听,马上躬身行礼,转身朝着紫幽那边走去。

    紫幽此时正和刘蕊雪、夏若晴、姬冰玉相谈盛欢,就看见于兰萱走过来笑眯眯地施礼,“见过四位姐姐,奴家叫于兰萱,给四位姐姐请安了。”

    于兰萱?紫幽一看,没错,就是这个该下地狱的阴毒女人。和王怡萍一样,长了一双吊梢丹凤眼,尖下巴,一张樱桃小口,嘴唇有点薄,像个狐狸精似的,见人就面带三分谄媚虚假的微笑。

    只是前世认识她是在慕英睿回京任官以后,还是王怡萍亲自把她引荐给自己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紫幽恨不能上前撕烂这个阴险恶毒的贱人;可想想自己的复仇大计,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甜美的微笑,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个比她还要矮的小丫头,微微一福还礼,没有说话。

    刘蕊雪对这个笑得虚假的小姑娘,也不太感冒,看着她,还了半礼,淡淡地问道:“你怎么不跟你姐姐在一起?你不是于小姐的妹妹吗?”

    刘蕊雪话音刚落,于兰萱一双吊梢丹凤眼就涌上一层泪雾,使她原本刻薄的模样,变得柔弱了不少:“公主不让萱儿和她们在一起,把我赶出来了。”

    “为什么?”快人快语的姬冰玉不解地问道,满含同情的看着于兰萱。

    于兰萱见状,心里暗自得意,脸上却装出义愤填膺、委屈万分的样子,指着紫幽小声说道“就因为我夸这位姐姐长得好看,四公主就生气了,说我:‘你既然喜欢她,就到她那里去吧,别搁这呆着了’。我都不知道我说错什么了,这位姐姐本来就长得好漂亮吗,干嘛不让人家说?”

    刘蕊雪、姬冰玉、夏若晴一听,纷纷满怀怜惜地看着于兰萱,几乎都被她欺骗了。

    紫幽如果不是知道她的真面目,怕也是被她迷惑了。

    只是,她已死过一世,对于兰萱真实为人,太过了解,所以,一直带着慵懒的微笑,看着貌似无害的小白花,一直到于兰萱被她看得心里发虚,眼睛不敢和她对视,仓惶地躲闪开,紫幽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真是个傻丫头,为了我得罪公主,太不值得了。”

    于兰萱一听,连忙摇摇头,“没有啊,我喜欢姐姐,情愿和姐姐交朋友。”

    “那你以后就和我们在一起玩吧。”紫幽尚未回话,姬冰玉便抢着说道。

    紫幽想想自己的复仇大计,也微笑着点点头,“欢迎你,兰萱。”

    于兰萱装出一副受宠若惊地样子,走到紫幽身边,靠近她身边说道:“姐姐,她们一直骂你是杂种,什么是杂种?”

    她话一说完,夏若晴、姬冰玉、刘蕊雪全部变了脸色,一起担忧地看着紫幽。

    紫幽一看于兰萱眼睛里隐藏的嘲讽,再看她一脸懵懂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故意骂自己的,而且,还想挑起自己和四公主的争斗。

    于是,也不生气,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回去问你姨娘吧,大人们应该能明白吧?我只知道,我母亲是印度人和咱们大燕国人生的,我父亲是大燕国人,要是因为这个骂我是杂种?哎呀!那她们岂不是在骂先皇明启大帝?明启大帝的母妃,可是南疆大理公主。”

    紫幽看着于兰萱小脸变白,心里一阵畅快。贱人!还企图来撺掇我发怒,借机挑起我和四公主的争斗,好让你坐收渔利,窗没有,门更没有。

    本小姐可不是前世的慕紫幽了,只有我害别人,别人不要妄想害到我。

    于兰萱一看紫幽没上当,就有点慌张。事实上四公主压根就没骂紫幽是杂种这句话。因为先皇母妃是异族人,先皇和当今皇上,最忌讳有人骂杂种这两个字,为了这两个字,先皇在位的时候,曾经大开杀戒,作为皇室一员的四公主,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乃皇家禁忌?

    于兰萱这个二傻子,为了使坏,故意辱骂紫幽,却没想到会被紫幽反将了一军,吓得小脸都白了,赶紧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挑拨离间的话,反而劝慰起紫幽来了,“姐姐别生气,不要和她们计较,算了吧。”

    “不能算了。”紫幽冷冷地说道:“此事我会告诉爷爷的,等休沐一过,禀明皇上,一定要讨问清楚,到时候,妹妹可要站出来作证。”

    紫幽故意做出气哼哼,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看着于兰萱。

    于兰萱吓坏了,扑通一下子跪在紫幽脚下,低声哀求道:“姐姐,千万不要啊!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胡说八道,求姐姐不要告诉慕老将军,饶了萱儿一家吧!”

    紫幽装作不明白地问道:“这该你何事?又不是你骂出这话来的?皇上问罪,也问不到你的头上,又何来饶过你一家之说?”

    于兰萱磕头如捣蒜,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她们要是不承认,谁又能出来证明啊?到时她们一定会赖到我的头上,说是我说出来的,那倒霉的不还是我吗?”

    “哦。。。”紫幽作恍然大悟状,“那这次就算了吧。哼!再有下次,我一定会告诉爷爷,讨还公道。”

    倒霉的于兰萱,偷鸡不成蚀把米,把个小脑袋,都磕出血丝了,紫幽才大喘气放过了她。

    到了这时,其她三位小姐,都看出一点问题来了。事实上,这些大家闺秀哪有太过单纯的?真要是那样,在娘家有父母护着还好,要是嫁进婆家,遇上于兰萱这样恶毒的女人,不用多,只要一两个,就能害的她们尸骨无存,死都不知如何死的。

    于兰萱前后的表现,让她们对这个女孩的人品有了看法,在以后相见时,一直都没把她作为朋友看待。

    刘蕊雪还曾经劝过紫幽,不要和她来往,此人心机不纯。

    有了这一段插曲,于兰萱对四公主交代的任务,完成的不可能太出色。她舔着脸,问了老半天,各位都精通什么才艺,不擅长什么才艺,大家都没对她说什么。

    只有紫幽痛快地告诉了她:“我除了会一点医学以外,其它什么都不会。”

    于兰萱一听,马上装作尿遁把这好不容易探得的情报告诉了四公主。

    于是,宴会过后,贵公子和千金小姐们三五一群,四五一堆,不一会,就听四公主一奶同胞的哥哥——四皇子上官博涛大声提议道:“各位公子、小姐,逢此中秋佳节,咱们来比试作诗绘画吧?公子们作诗,小姐们要是能根据诗词,作出画来,并能符合诗词中的意境,那位公子,就必须为绘画的小姐做一件事;如果作出的画,不和诗词的意思相同,这位小姐,就要为作诗的公子做一件事,本皇子的提议好不好啊?”

    说完,冲着刘蕊雪喊道:“小嫂子,你是主人,还不准备笔墨纸砚?”

    要说明一下,大燕国风气比较开化,虽不像唐朝那么男女可在一起上学,但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小姐,经常会借着聚会的时机在一起联络感情。

    上官博涛经不住妹妹的威胁、耍赖,和几位小姐猛送“秋天的菠菜”,只好答应她们,替她们好好收拾慕紫幽。

    其实上官博涛从心里来讲,不想争对慕紫幽,刚刚紫幽惊鸿一现间,他以为看见了九天仙子下凡似的,愣怔了好大一会时间。

    所以,这位皇子一边答应给紫幽出难题,还一边想着要见机行事,好帮帮她,不让她难过出丑。

    其实要照他的意思,就算紫幽是个草包,什么都不会,可是长的这么美丽,还要内涵干嘛?光看外表,都够稀罕人的啦!

    紫幽一看,就知道这是四公主伙同那几位小姐,想让自己出丑。

    这些人相信了于兰萱送给他们的假情报,真的以为自己什么才艺都不会。

    前一世的自己,是个傻瓜,听信王怡萍这个贱女人说的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蠢话,整天不是看《女戒》、《女则》,就是抄写经文,弄得琴棋书画一概不精,否则,也不会被于兰萱钻了空子,仗着会填写两首破诗,和赵宏祥勾搭上。

    这一世,自己为了不给母亲丢脸,为了提升自身的素质,在各种才艺上下的功夫,并不比武学和医学少,只是除了爷爷、叔叔、婶婶,自己谁也没告诉而已。

    紫幽慵懒地坐在水榭的凳子上,略带嘲讽地看着一干男男女女,拿起笔墨纸砚在那开始忙活,她终于转过身,不再观看,一边悠闲地喝着茶,一边逗弄着水池里的锦鲤。

    玩的正开心,就听见于兰萱那嗲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在她身后响了起来,“姐姐你不去参赛吗?赢了听说就可以参加太子府的宴会,到时还能见到皇上。”

    紫幽慢悠悠地转过身,看着她满脸谄媚的笑容,慵懒地摇摇头,“跟你说了不会,拿什么参赛?”

    于兰萱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本来她问的话,是给紫幽设了个陷阱,只要紫幽说出不想参加太子府的宴会,就等于说她不想见到皇上。

    到这时,四公主再跳出来,向紫幽发难。

    可是,紫幽马上就识破了于兰萱的诡计,愣是没上当,没按照她们设想的套路来回答。

    四公主一听,就存不住气了。突然大声嘲笑道:“啊!你不是吧?真的什么都不会?啧啧。。。虽说你出身将门,以武为重,可你也不能什么都不会啊?莫非因为你母亲是粗鄙的南蛮人,什么都不懂,没教你?”

    南蛮人在京都人口里,等于是野蛮、无知、低俗、粗鄙、下贱的代名词。

    上官灵罗这么说阿蒂尔,已经等于是在辱骂她了。

    紫幽顿时怒到了极点。找死!竟然敢侮辱我母亲。不教训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是将门之后了。

    怒极反笑,她脸上绽放出一个百媚丛生的笑容,一刹那,如彼岸花盛开,冶艳魅惑到了极致,“民女的母亲是印度贵族和大燕国人的后裔,她会的才艺,公主陛下就是倾其一生,也未必能赶上她的冰山一角。不服?公主陛下竟管放马过来,和民女比试一下就是。如果公主输了,必须向民女道歉!”

    。。。。。。。。。。。。。。。。。。。。。。。。。。。。。。。。。。。。。。。。。。。。。。。。。。

    郁闷死了!上架礼物没收多少也就罢了,结果连收藏都掉了,真心没劲。欲%>_<%无泪。。。。。。这几章是本文的高chao,必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