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零二章 太后皇帝的争执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上官凌然听紫幽说完,再次嘲讽道:“不容易啊!笨蛋也有聪明的时候?还学会分析了,比那些无所事事,脑袋里装了满满浆糊的大臣们强多了。”

    太后娘娘沉思了,皱着眉头不说话,过了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听上官凌然接着说道:“皇祖母,要孙儿说,这件事其实是好事。您想啊,让那些犯官之女,为我朝大军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不比让她们去当妓女、当官奴强?她们真要是想报仇,在这样的地方机会更多,妓院里面吗,可是经常有大官光临的,杀那些大官,不比士兵强吗?”

    太后闻言,点点头笑了,“嗯,你说的有道理。丫头啊,你放心去组建那个女医队,哀家去跟皇上说。真是的,这本是好事,怎么还遭人反对上了?弄得跟塌天似的不依不饶。”

    上官凌然一听,再次嗤笑道:“那要怨她太笨了,得罪谁不好,要得罪四妹?跟四妹对着干,四妹能放过她才怪。丫”

    “灵罗?”太后娘娘惊问道:“你怎么会得罪四公主?”

    上官凌然藐视地斜着紫幽,尖酸刻薄地说道:“她笨呗。四妹骂她娘,她不依不饶,非要四妹道歉,还要和四妹比试才艺。。。”

    上官凌然把上次安国公紫幽和上官灵罗发生冲突的事情,绘声绘色地学了一遍以后,再次出口骂道:“笨蛋就是笨蛋,一个无职无权的臣女,妄想和皇家公主对抗,不是找死吗?四妹是谁?是太子哥哥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妹妹,得罪了四妹,可就是得罪了太子哥哥,得罪了太子哥哥,就等于把皇帝伯伯也得罪了。笨丫头拿着鸡蛋往石头上撞,脑浆没撞出来,是轻的。”

    太后娘娘闻言,不愿意听了。皱着眉头说道:“要是这么说,太子、灵罗做的可就不对了。娘亲被无缘无故辱骂,还要人家默默承受,不能讨个说话?这不是仗势欺人吗?灵罗娇蛮不懂事,怎么太子也跟着糊涂了?丫头的母亲,哀家可是听表侄女说过,是个医术高、重情义、心良善的好女子,为了我朝大军平叛南疆,立下了汗马功劳。灵罗如此辱骂她,岂不寒了慕老将军和慕将军的心?丫头会生气,根本就在情理之中吗;要是无动于衷,那才是不孝呢。媲”

    “太后娘娘!”紫幽激动地叫道,两串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她细瓷一样的脸庞,滚落了下来,“太后娘娘,臣女谢谢太后娘娘能理解紫幽当时的愤怒,正如太后娘娘说的那样,有人辱骂自己的母亲,自己还要忍气吞声,那臣女就是太不孝了!所以,就算骂臣女的人再强大,臣女也不能因为惧怕,而畏首畏尾。”

    这一刻的紫幽,满腹的委屈和心酸,因为太后娘娘的理解,而释放了出来。

    上官凌然见过女人的各种哭泣,有哭的梨花雨带,哭的凄美动人,哭得唯美优雅,却只有她,哭的无声,哭的脆弱,哭的不忍面对,无声的倔强着,脆弱的坚强着,不忍的心疼着。

    上官凌然的心不受控制的一缩,微微的疼,清晰的酸胀起来。

    忍几忍,终是没忍住,对太后说道:“皇祖母,看见没有,把人家慕老将军的心肝宝贝都欺负哭了,慕老将军知道了,该有多寒心啊?人家母亲可是在南疆阵亡的,是功臣。这么对待功臣的女儿,咱们皇家会叫人骂的。”

    太后娘娘带着笑意,斜了上官凌然一眼,仿佛在说,“臭小子,是你心疼吧?”

    上官凌然心虚,赶紧跳起来喊道:“皇祖母,孙儿可都是为了皇室的威望着想,您别误会啊!”

    “哀家什么也没说,你激动啥?”太后娘娘人老成精,不停地开着孙子的玩笑。

    上官凌然终于不好意思地落荒而逃。

    太后见孙子羞跑了,马上拉过紫幽坐下,叹口气问道:“孩子,哀家知道你有孝心,也有爱国之心,可是你想没想过,带着一群女孩子上战场,将来连婆家都会不好找?”

    紫幽点点头,坚定地回道:“臣女知道。所有的困难,臣女都考虑过,可是臣女不怕,要是所有的男子因为这件事瞧不起臣女,臣女宁愿终身不嫁。太后娘娘,求您成全臣女,臣女不想做一个关在深宅大院,整天和别的女人争来斗去;臣女宁愿走出宅院,为国尽忠,为长辈尽孝!”

    太后点点头,感叹道:“好一个为国尽忠,为长辈尽孝!好孩子,哀家知道了,哀家会去说服皇上的,你放心等消息吧。”

    太后动作倒也挺快,很快把皇上叫来,笑咪咪地说道:“皇上,按说后宫不得干政,母后不应该过问朝中之事的;可是这丫头的事情,却是个例外了。看着这孩子一片拳拳爱国之心,满腔纯孝之情,母后是真的被感动了,你就别为难丫头了,让她训练女医队,跟着她爷爷上战场吧?”

    皇上神色不明地看了紫幽一眼,笑着对太后说道:“儿臣可以答应,不过儿臣想要排进去两名太医,好协助丫头一起教授那些女奴。再派去两名侍卫,也好保护丫头。”

    太后一听,马上就知道了儿子的意图。自己这个大儿子疑心太重,连自己小儿子,他的亲弟弟安王都信不过,愣是赐给小儿子二个侧妃,害的小儿子把其中那个苏妃当宝贝似的宠着、惯着,都宠妾灭妻了,他也没放心。

    这慕老将军可是个忠臣,对他忠心不二,他也还是放心不下,军队里无法渗透进去眼线,这是打算从丫头这里下手了。

    可他是皇帝,哀家只是太后,也不能不给他留面子啊?要不把凌儿派到丫头身边去得了,既能给她提个醒,也能培养培养感情。

    太后娘娘想到这,笑咪咪地说道:“皇儿怎么安排,哀家就不管了,只是哀家也想派一个人前去,凌儿整天无所事事,在外面胡混,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哀家看,就让凌儿去跟慕小姐学医,顺便皇儿让那两个侍卫,再教授一下凌儿武功好了。”

    皇上听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自己这个母后,当初就想让父皇把皇位传给小儿子,现在依然偏向自己的弟弟。

    偏偏自己的弟弟,文治武功都比他出色,自己这些年,为了防他,费尽了心思,怕弟弟的这个嫡子太优秀,一直把他的儿子当着纨绔培养,可是母后却偏偏和朕对着干。

    这把他派到慕紫幽身边,以他会讨好女孩子的本事,要是把慕紫幽哄到手,安王府和慕府联姻,那朕可就被动了。

    皇上想到这,马上笑咪咪地拒绝道:“还是算了吧,凌儿毕竟是男子,又未婚配,把他派到慕小姐身边不妥。”

    太后娘娘一听,脸色变冷,不客气地问道:“难道那两个侍卫和两个太医,都是女的?”

    “这?”皇上回答不上来了。

    太后娘娘一听,不客气地说道:“哀家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怕凌儿娶了紫幽那丫头,你弟弟和慕老将军结为亲家,会威胁到你的皇权吗?皇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多疑?不管是谁会反了你,你弟弟都不会,他和你,都是从母后一个肚子里出来的,母后敢用性命担保,你弟弟不会做出不忠不孝的事情。”

    皇上一听,面色不虞地回道:“六弟是不会,可是六弟的儿子、孙子呢?母后,儿臣知道您偏爱六弟,可儿臣也是您的亲儿子,您怎么就不能设身处地为儿臣想想?”

    太后娘娘听大儿子这么说,心都寒了,忍不住悲伤地流下了眼泪,“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啊?为了你能安心,我明知您把苏氏、宁氏赐给你六弟做侧妃,是为了监视他,我还是默许了;为了你能安心,我把凌儿留在帝都,眼睁睁地把他培养成了一个纨绔;为了你能安心,老六媳妇那里,我是一再打压。你说,你还要我怎么做?杀了凌儿,还是杀了你六弟?算了,你如果实在不放心,就让你六弟回京当个闲散王爷吧,也不要叫他为你镇守西北了。你信得过谁,你就派谁去吧。”

    皇帝听到这,脸色缓过来了一点,讪讪地又说起了软话,“母后,是儿臣不好,惹您伤心了。其实,儿臣最在意的,还是母后对六弟和凌儿的态度,儿臣总觉得您偏宠他们,反而对儿臣和其他孙子,多有忽视。”

    太后娘娘一听,摇摇头叹道:“你六弟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为了你,我这么对他,我就不愧疚?可是你呢?你什么都有了,易地而处,如果现在镇守在大西北苦寒之地的是你,我一样会舍不得你的。做母亲的心,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皇帝听到这,眼里的锋芒一闪而过。心想,也好,就趁机试试上官凌然和慕老头,有没有背叛朕之心吧。

    。。。。。。。。。。。。。。。。。。。。。。。。。。。。。。。。。。。。。。。。。。。。。。。。。

    小冰加更了,可是累的全身酸痛。患病的孩子伤不起啊!%>_<%亲们投票为小冰加油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