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零六章 盛放惊艳 指桑骂槐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最新阅读请到()    紫幽俏脸飞红带点羞恼地说道:“真是搞不懂你们男人,怎么喝点酒,就能昏头昏脑,连人都分不清?就算被人下了那种药,就能。()。。。。。就能胡来吗?再说既然知道那个丫头不安好心,就该把她处置了,怎么还能收为通房?想说他吧?可他毕竟是我二叔;可不说,我又生气,替二婶难过,真是让我为难。”

    紫幽还有一句话没好说,她还替母亲不值。直到现在,母亲心里仍然还记挂着二叔。

    上官凌然一听紫幽把所有男人都骂了,马上委屈地嘟起嘴,小声抗议:“幽幽,你不要连我都骂了,我告诉你,换着我,绝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别说喝醉了,被人下了媚药,就是下了你的迷幻药。我都不会乱来,更不会认错人。真要是出现那种控制不住的情况,我宁愿挥刀自宫,也绝对不会背叛你。”

    “呸!”紫幽闻言,又羞、又气、又感动。瞪着他娇嗔道:“胡说八道什么?真是越来越浑,什么话都敢说,再这样我就。。。。。琰。

    想说“我就不理你。”可是说到最后,“不理你”这三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看着上官凌然小脸红的犹如海棠怒放一般艳丽动人!

    一双如同紫水晶一般漂亮的大眼睛,如同天上最耀眼的启明星,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瑰丽。

    上官凌然见状,呼吸一窒,顿觉口干舌燥,伸手托起紫幽的小巧精致的下巴,低喃出声:“幽幽,幽幽。。。。。。”

    灼热的气浪,迎面而来,紫幽抬头,眸子刚好迎上上官凌然的狭长的凤眸,那密密麻麻的情丝就像是春蚕吐出来的茧,一圈又一圈的似乎要将她就包在了目光里。她心神微微一荡,又觉得甜蜜,又觉得羞恼罩。

    上官凌然张嘴,将她花瓣似的嘴唇,含在口里,就觉得那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怎么品尝也品尝不够。

    两人相拥缠绵了不一会,皇宫也近在眼前了。

    紫幽再次羞恼地瞪了罪魁祸首一眼,赶紧整理妆容,一边理妆,一边叮嘱上官凌然:“好好想想爷爷的言谈举止,不要露馅。”

    上官凌然马上带上面具,变成了有病的慕老将军。

    紫幽又仔细检查了了一下有无不妥之处,然后两人严阵以待。

    此时的金銮殿,宣武帝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从未有过的紧张,不知怎么面对被他害得很惨的慕老将军父子。

    可是转念一想,他是君,慕俊远父子是臣,就算他要害死他们,他们也只能乖乖地受着,他又有什么值得不安的?

    于是很快摆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等着慕老将军上殿面君。

    只是再看见紫幽时,他却完全顾不得被他害得坐在轮椅上的慕老将军,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紫幽,眸光炙热的像是要把紫幽烤化。

    他脑子幻想过小丫头长大成人,会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可是等真正看见紫幽,还是惊艳的瞪大了龙眼。

    小丫头果然从花蕾绽放成了盛开的花朵。她的皮肤是奶白色的,不同于平常的那种透白,更有一种外域的那种随时可以滴出奶的那种白色,充满了诱惑。而眼睛,是五官中最美丽的,深邃明亮,犹如幽泉,眼梢微微上吊,显得既贵气又妩媚,顾盼之间如神女回眸;再看身材,全身体态纤细,腰如蜜蜂,不盈一握,似乎风吹便会折断一般,而偏偏胸部却高高耸起,虽然衣裙宽松,然而却能看到那侧峰起伏,一看便知丰满如山……

    随着她摇弋生姿,一步步走进,蓝色的裙摆,犹如波浪在她脚下生出一层层涟漪。她的身上似乎聚集了无数光华,整个人如天上的明月,姣姣如白玉珠,美的清雅脱俗,整个大殿千人,无数美女宫娥,一瞬间便齐齐的比了下去。

    宣武帝嘴里喊着老将军,龙眼却看着紫幽,笑得意味深长,“老将军快快请起!真是辛苦爱卿了,得知爱卿生病,朕心里真是难过极了。这是幽儿吗?抬起头来叫朕瞧瞧。”

    色狼!上官凌然腹诽:刚刚明明已经看见了幽幽的容貌,现在竟然还要看,怎么不把你眼睛看瞎了!

    心里一想,身体从轮椅上微微一侧,将紫幽的身体,挡住了一半,这样就是紫幽抬头,风流皇帝也只能看见她的侧脸。

    可就是侧面,也是完美的一点瑕疵都挑不出来。宣武帝色迷迷地笑着,连声音都不知不觉地放柔,并充满了感激,“丫头,朕真的该好好地感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朕都不知该如何面对你爷爷、二叔,还有那些去南疆参加平叛的将士了。那个达戎佧,真是没想到他竟会是个奸细。害朕的将士伤亡如此惨重,朕饶不了他!”

    最后一句话,带着无尽的愤慨和仇恨,如果不是慕英毅事先知道了一切,可能就要被他骗了。

    可是此刻,无论是从没相信过他的紫幽和上官凌然,还是慕英毅,都在心里鄙视他,鄙视他的虚伪奸诈。

    紫幽更是冷笑着说道:“皇上息怒,您怎么会知道天底下有如此卑鄙狡诈之徒?他缺德、卑鄙、奸诈,又不是您,所以,您根本用不着觉得愧

    疚。只是可怜了那些将士,没能死在刀剑下,却死在了坏人的阴谋中。真是让人扼腕叹息!不过,那个达戎佧也没能得好,臣女见到他时,他虽然已经死了,可是臣女还是命人将他点了天灯,以慰我将士在天之灵。”

    “咳咳。。。。。。”宣武帝被紫幽“缺德、卑鄙、奸诈、阴谋、坏人、点天灯。”骂的一阵心虚、尴尬、气恼,偏偏还不能说什么,只好以咳嗽掩饰:“死了好!死了好,这样的奸诈之徒,死不足惜!竟敢欺君,混蛋!把朕骗的好苦,朕真是心中愧疚。”

    骂完,老脸都有点发热,怎么的,都觉得是自己在骂自己。

    老将军则哽咽出声:“皇上,这又怎么能怪得了皇上。都是那奸诈之徒该死!臣只是痛心啊!要是臣能识破他的阴谋诡计,是不是那些将士就不会。。。。。。皇上,臣请求皇上责罚,都是臣犯了失察之罪,才害得我军损失惨重。”

    皇上当然无法怪罪,人是他推荐的,他都没认清,老将军又怎么能看破奸细的真面目?

    可是偏偏有人犯贱,要挑此事给老将军上眼药。谁呀?王怡萍的老爹英国公。

    他爱妾所生的爱女,被老将军打折一双腿,要不是达戎佧拼力救治,就瘫痪了。

    给爱女讨还公道,他是不敢,那天上官灵罗出事,皇上把他找去一顿狠训,他那还敢找老将军生事?

    后来是太子找到他。对他说:“听说你的爱女瘫了,孤心里真是不好受,本来是奴才犯的错,却牵连的主子遭殃,怎么说,都是有些。。。。。。”

    话虽没说完,可是意思他也明白了。他本来就对老将军有恨,把他爱女打成这样,这不是等于扇他

    的老脸吗?如今被太子这么有目的得一撺掇,英国公的怨恨,马上化为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可不就是。太子殿下,你是不知道,臣的女儿太可怜了。一个弱质女流,竟然用上了军棍,活生生把一双腿打断,不能行走了。。。。。。唔。。。。。。”

    说到最后,英国公是老泪纵横、涕泪交流。

    太子马上故作同情地揉了揉自己没有流泪的眼睛,叹了口气:“唉。。。。。。本殿下听说以后也是心里发酸。这样吧,本殿下认得一名医术很高的大夫,哪天让他给令爱看看吧?不过。。。。。。就怕老将军不允,要不你想办法把令爱接到你的府上好了。”

    英国公一听,千恩万谢地走了,不长的时间,想了个借口,去了大将军府,对老将军说道:“我想接女儿回英国公府住上几天。她姨娘自从听说她的腿断了,就病倒了,想让她回去陪她姨娘几天。”

    老将军一听就火了,“英国公你昏头了吧?你的小妾病了,该我儿媳妇何事?合不成你想让本大将军的儿媳妇,回去侍候你的小妾?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宠妾灭妻那是你的事,你不要到我大将军府来显摆。给我滚出去!”

    tnnd!慕老头竟然毫不留情地把他赶了出来。

    最后害得达戎佧为了给王怡萍治腿,不得不像个贼似的翻墙而过。

    虽然只治好了一条腿,另一腿还有点跛,可也比瘫在椅子上要强多了。他感激太子,却恨死了慕老将军!

    现在有了报复老将军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站出来故作义正言辞地说道:“皇上,臣觉得慕老将军和慕大小姐应该受到责罚。首先慕大小姐伤好以后,没有回到帝都,得到皇上的容许,就私自去了南疆,这是违背圣谕。”

    。。。。。。。。。。。。。。。。。。。。。。。。。。。。。。。。。。。。。。。。。。。。。。。。。。

    更新的时间,全部为早上了,下午就不再更了,加更出外,打赏出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