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我是女神的后代 后悔刚刚开始(5千+)始(4:34)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最快更新!

    (..)

    皇上一见紫幽,果然直勾勾地看着她,颇有深意地笑道:“丫头,母后和皇后及各位娘娘,可是特意要求过来瞧你的。www.yys8.com覔璩淽晓她们好奇啊,好奇你一个娇弱的女孩子,怎么会不怕毒蛇那些玩意,说说看,你为什么不怕?”

    紫幽起身行礼,不慌不忙的回道,“启禀皇上,臣女知道南疆这些毒玩意多,为了克服惧怕,这才领着女医队员们进山参加军训,否则又怎么随大军去南疆平叛?为了能随时救治将士们,臣女和女医队员们,必须克服这种惧怕的心理。”

    太后闻言招招手,和蔼的笑道:“好孩子,到哀家身边来。”

    紫幽不卑不亢,从容不迫的走到太后面前施礼。

    太后上上下下打量完,关心的问道,“那次受伤可有留下什么病根?哎呦!哀家听说你受重伤以后,难过了好长时间。栀”

    “谢太后娘娘挂念。”紫幽施礼笑着答道,“臣女现在除了功力没有完全恢复,身体已经好多了,确切的说,臣女那次不是受重伤,而是已经死亡了,臣女全身经脉尽断,如果不是师傅她老人家,只怕就没有臣女了。”

    “已经死亡?”舞婕妤这时故作震惊的掩住樱桃小口,“起死回生啊?难不成你师傅真的是神仙?”

    “回娘娘,是。臣女师傅确实是神。”紫幽不慌不忙的回答遥。

    舞婕妤马上又问:“那他今年高寿?除了你,还有别的弟子吗?”

    紫幽闻言,马上面露一丝尴尬地解释道:“当然。。。。。。有,不过我却和她们。。。。。。不在一起。”

    见紫幽如此,舞婕妤更加兴奋,紧追不放地问道:“那你师傅为什么不过来拜见皇上?这样的人才,皇上就是封为国师也不为过。皇上,您说臣妾说的对吗?”

    舞婕妤说到最后,对着皇上噘起菱唇,娇嗲地撒娇。

    皇上有点难为情地冲紫幽笑着说道:“幽儿,叫你师傅出山吧,朕一定好好重用他。”

    “师傅乃方外之人。”紫幽有点为难地摇摇头,“早已不问红尘俗世,臣女劝过她老人家跟臣女来帝都,可是她拒绝了。”

    “皇上。。。。。。”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女人,激动地喊道:“臣妇有事启奏皇上。”

    声音突兀,所有人都朝这女子看了过去。

    紫幽也转过了头,果然在意料之内,正是永南侯夫人陈氏。

    永南侯最近生病,没能来赴宴,来参加宴会的是永南侯世子和陈氏。

    此时,赵宏祥心里十分纠结。下午于兰萱找到他,对他说道:“我已经说出了我们的事情,估计慕紫幽今天晚上肯定要提出退婚;你如果不想受辱,你就先提出退婚。”

    当时,他听了很不高兴。一个小小的庶女,又是被他玩弄过的,凭什么对他颐指气使?

    她是皇后娘娘的人,他也不差,他可是太子重用的心腹之一。

    何况,紫幽比两年前还要美丽,老将军又打了胜仗,还不知道皇上是啥意思。

    要是皇上没有夺取老将军军权的意思,那他和紫幽退婚岂不亏大了?

    思虑到这,他当即就有点不悦。对于兰萱颇为不满地说道:“你干嘛要自作主张,和我都不商量,就在幽儿面前胡说八道?”

    没想到于兰萱马上就哀怨地哭了,“世子爷怎么能说萱儿是胡说八道?难道我们往日的恩爱,都是假的不成?难道世子爷跟萱儿所发的誓言,都是假的不成?萱儿不信,世子爷写给萱儿的书信,萱儿可都珍藏着呢。”

    他一想到自己写的那些肉麻兮兮的情书,上面有不少,都是他和于兰萱在床上欢爱情形的描写,还有他切身的感受。

    于是只好心虚地开始哄劝着这风***的小丫头:“好了好了,都是我说错了,我知道了,以后都听你的还不成吗?”

    可是话说出来了,但是一见到盛装出席庆功宴的紫幽,他就后悔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于兰萱和紫幽相比,一个就是天上的月亮,一个就是地上的石头;一个是银河边的莲花,一个就是草地里的狗尾巴花。

    所以,当他母亲一个劲低声催促他提出退婚时,他死活也不答应,就是不站出来。

    结果,他母亲急了,自己跳了出来。赵宏祥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陈氏此刻虽然紧张,但是却有七分的把握,皇上不会责怪她。因为王怡萍跟她说了:“皇后娘娘叫你赶紧推了大将军府的婚事,免得给你们永南侯府引来泼天的灾祸。皇后娘娘说,‘那个小贱人!皇上怕是自己要留着享用,所以,她如今回不来很好;要是回来了,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毁了她,不能让她进宫。’皇后娘娘一心要对付的人,你能娶进门给你儿子带来灾祸吗?”

    她把王怡萍这话,隐晦地告诉侯爷,叫侯爷退婚,可是,侯爷却说:“老将军现在正为孙女之事忧心,咱们不能这么火上浇油,会被人骂的。上次订婚,咱们就是乘人之危,如今退婚,再要乘人之危,会被人骂死的。你不要脸,我可要脸。这事等等再说,我得仔细揣摩一下圣意。”

    结果这事就这么拖了下来,现在可不能再拖了。萱儿说得对:“要是叫慕紫幽那个贱人先提出退婚,世子爷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

    所以退婚一事,不能由慕紫幽提出来,要退婚,也得我们永南侯府先退。

    陈氏想到这,忐忑不安的心绪,稍稍平息了一点。咬咬牙说道:“皇上,本来这事,我是。。。。。。是不该在这时候说的。可是,我们侯府庙小,实在容不下慕大小姐这尊大佛!这两年多未见,她的师傅又是男人,还有那么多的师兄弟,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我们平凡人家,要不起神仙的徒弟呀!”

    这话一出口,刘氏气的第一个就要跳起来,却被慕英毅拦住了。

    王怡萍一见,马上站起来,故作不依不饶地责斥道:“永南侯夫人,您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们幽儿这两年可是因为受伤去治伤,您可别想歪了。”

    陈氏摇摇头,一脸嘲讽,“就是因为受伤去治伤,就更让人膈应了。你女儿刚刚自己也说了,她全身经脉尽断,我问你,经脉尽断,不要她师傅用手去接呀?这全身都被男人碰过了,我们永南侯府,可不要这样的残花败。。。。。。哎呀!”话没说完,陈氏就捂住了嘴巴。全大殿的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见老将军的身子,在轮椅上轻轻晃了下,然后义愤填膺地说道:“我慕俊远从不打女人,今天却破了例,那是因为这个女人实在该打!你儿子腿受伤的时候,四处求人医治,几乎要死了,永南侯求到我的门上,我孙女为了给他治伤,为了维护名节,冒着你儿子残废或死亡的危险,还是和他订了婚。她现在可是为了营救受伤的将士,而被山洪冲走,被她师傅救了的,你就在这肆无忌惮的侮辱我孙女。你混蛋!我问你,那些将士就不是人?就不该救治?还是我孙女,就该受伤死去?”

    舞婕妤这时,冷冷地笑道:“皇上,臣妾觉得永南侯夫人说的也有道理。毕竟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慕大小姐既然知道给世子一个男人治伤,肌肤接触不好,不惜和他订婚,那么同样的,为了维护名节,就应该以死明志,不要接受她师傅的救治。”

    舞婕妤!很好,这可是你自找的,姑奶奶要不叫你死得难看,也就枉在黑水潭修炼两年多了。

    紫幽一边暗中给水灵发指令,一边轻视地看着她,冷笑道:“婕妤娘娘,谁告诉您,我师傅是男子的?”

    老将军、慕英毅、上官凌然闻言,一起露出了鄙视的冷笑。

    竟然想利用得道高人是男人来做文章,毁了紫幽的名节,那就给你们一个迎面痛击!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宣武帝都突口问道:“怎么?你师傅难道是女的?”

    紫幽嘲讽地看了看陈氏和舞婕妤,不慌不忙地施礼答道:“启禀皇上,臣女的师傅本来就是女子,她就是。。。。。。”

    大殿里鸦雀无声,一捧眼珠子盯着紫幽,想知道她的师傅,是何方神圣。

    紫幽淡定从容,声音清亮地说道:“我的外婆——印度摩哩女神的女儿。摩哩女神在印度,被称之为雨的女神,天花之女神,接受万民的供奉,是真正的女神。臣女这两年,一直住在印度神界,那里所有的神、护法以及弟子,都是女性。”

    大殿里原本寂静无声,连一根绣花针落地,都能听得见,等紫幽话音一落,马上就想起了一片喧哗声:“天啊!真的假的?这世上真有神啊?!”

    “就说嘛。怎么能在沼泽里,救出那么多的将士,神啊,当然无所不能。”

    “看来刚刚慕大小姐说她已经死亡,却还是被救活了,是真的。”

    “。。。。。。”

    “别吵吵了!”宣武帝显然也没想到紫幽是女神的后代,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你母亲岂不也是女神的女儿?那她怎么会死?你外婆为什么不救她?”

    紫幽躬身施礼,淡定自若地回道:“没有错,我母亲也是女神。她没有死,她的灵魂是不灭的。当初她因为我的尊外祖母,也就是摩哩女神下令,要她回到印度神界,不得已用假死,骗了我爷爷、父亲和二叔。所以,我爷爷遵照母亲的要求,将她的肉身送到了南疆,我母亲很快就复活了。只是,我爷爷、父亲、二叔并不知道而已。他们并不知道那天在山上救了我的得道高人,乃是我外祖母。见她如观音菩萨一样,踏云而来,所以,就放心地把我交给了她。皇上如果不信,可以询问钦天监的官员,山洪暴发当天的夜里,是不是看见了蓝色的光芒,覆盖了整座云梦山。”

    “钦天监官员何在?”宣武帝急吼吼地喊道,根本顾不得紫幽现在的自称,不再是臣女,而是我了。

    钦天监两位官员。连滚带爬跑出来,磕头回道:“启禀皇上,慕大小姐说的没错,那天是臣值夜,负责观察夜间天相。那天夜里确实闪过一阵蓝色的光芒,一刻钟时间左右。”

    天雷滚滚啊!宣武帝包括所有大臣,看着紫幽一起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有的喜、有的怕、有的忧、有的悔、有的恨、有的妒,还有的人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都有了。

    例如:慕英睿。

    例如:赵宏祥。

    女神啊!谁不期盼拥有?可是他二人,真正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把得到手的神仙,给扔掉了。

    赵宏祥连忙站出来,跪在了皇上面前:悔恨地连连磕头,“皇上,臣不要退婚,臣的母亲没有经过臣的同意,便要求退婚,臣决不答应!”

    “婚姻。。。。。。”宣武帝才说了两个字,就被下面一幕,弄得说不下去了。

    只见慕英睿跑到紫幽面前,一把抓住她,不敢置信地问道:“幽儿,你是说你母亲她。。。。。。她还活着?她真的是。。。。。。是女神?”

    紫幽冷冷地看着自己渣爹,点点头,“父亲,您不应该怀疑的。母亲不是来找过您吗?”

    慕英睿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原来自己被打耳光,被剃胡子,真的是阿蒂尔所为。这就不难解释当时的情形了。

    可恨啊!原来她真的女神,如果自己要是对她好,那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到神界享福去了?

    慕英睿失魂落魄地愣怔在那,看的紫幽一阵暗爽!后悔了吧?这才刚刚开始,从现在,我会一一偿还血债!

    太子此刻脸色也变了!悔恨如同一条毒蛇,不是地窜出来,啃咬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痛的难以承受,却又说不出口。

    可是紫幽下面的话,却更让他后悔的几欲碰头。

    “母亲当年巧遇平叛的大燕军队。如果不是母亲给大燕军队做向导,大燕的军队根本不可能平叛成功。因为达戎佧的父亲和达戎佧一样。也是南疆有名的巫师。他饲养的两条灵蛇,就死在母亲之手;随后他父亲受不了失败的打击,一病不起。所以,他来到我国帝都,取得皇上您和太子殿下的信任,目的就是为了报仇。他知道,我是阿蒂尔的女儿,是印度女神的后代,想趁着我功力未深之际谋害我。可惜,我有灵力护体,他伤不了我。所以,又想法去谋害我爷爷和二叔。可是,他没想到,他所做的一切,我尊外祖母,根本就是了如指掌。派了我和母亲,赶到南疆,救了陷入绝境的爷爷、二叔和我们大燕的将士。这个混蛋竟然在我爷爷和二叔身上下蛊,结果我和母亲给爷爷和二叔解了蛊,他却被自己的蛊虫反噬,等我们攻下大理,还没等我们进山平叛,他就死了。不过幸好死了,如果不死,我定让他死不如死!”紫幽狠厉地骂道,不仅引得下面大臣一阵议论,还让皇帝、皇后和太子,一阵心惊肉跳!

    不能不怕,不知道慕紫幽的本事,厉害到何种程度。如果要是像那个什么摩哩女神一样厉害,那么他们的阴谋,岂不都被她知道了?皇后本来想发难,吓得也不敢放声了,躲在舞婕妤身后,捅了捅舞婕妤。

    舞婕妤不怕死的、傻乎乎地再次冲着紫幽问道:“那慕大小姐岂不是无所不能了?”

    紫幽依然很镇定地摇摇头回答:“婕妤娘娘以为成神那么容易吗?那是要经过千难万险修炼而成的。我现在的道行,别说和我尊外祖母相比,就是我的外婆和母亲,我也是比不上的。”

    “那你能干吗?”皇上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所以急吼吼地问道。

    紫幽闻言,微微一笑,瑰姿艳逸的容颜,笑意芳华,美眸流转间,尽是雪月飘花。整个大殿,当真一瞬间便是飘雪梅花香。

    她明明站在太后、皇后和皇上的下方,可是,此刻所有人几乎都在仰视着她,她真的如同神女站在山巅,傲视着凡间的芸芸众生。

    这一刻,她美至极致。那是一种内心散发出的卓倪,不屑,自信,腹有乾绅的美,令在场千人,包括世间最尊贵的几人,也黯然失色。

    人们只听见清越冷冽的声音,响彻在大殿上空,“治病救人当然是必会的;还可以透视人的身体,看清他的实质;呼风唤雨,也不在话下。这可是连达戎佧都会的技能,如果不是他祭天引来暴雨,那天也不可能造成山洪暴发。当然,最厉害的,还是杀人!皇上,要我展示给您。。。。。。看吗?”

    皇上看着她似笑非笑,天然一股娇态;欲语还休,生就一段清雅,却无论如何,也生不出旖旎心思,有的只是浓浓的寒意。

    咽了咽吐液,宣武帝艰难地点点头问道:“透视身体?能看见实质?”

    d*^_^*w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