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二十二章 赐婚,有人欢喜,有人憋屈妒忌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于归农带着老马和狗剩媳妇往回赶,就要到村里了,却发现前面的路被堵了,乱作一团。www.6zzw.com于归农下了车走了不远,就看见卢大军在前面站在高处嚷着什么,正指挥这一群人呢。

    “卢哥,卢哥!”于归农大声喊着卢大军。

    卢大军此刻已经是满头的汗,看见了于归农,赶紧火急火燎的窜了过来。

    “老弟,出事儿了!”卢大军一脸凝重的说道。

    “怎么了?”于归农看见卢大军的表情就知道不好,这工程上出事儿就是大事儿。

    “工程三队里有人为了赶进度,将砂石填路时没有回压,导致里面有中空路段,刚才上沥青的时候,塌了,一辆轧路车陷了进去,后面的人专心没注意也掉了进去。”卢大军说道。

    “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给唐总打电话?”于归农问道。

    “打了,没人接听,秘书说她陪市里领导吃饭呢!”卢大军苦笑道。

    于归农迅速掏出电话,给唐丽君发了个短信,出事了,速回电话!于归农看着混乱的现场突然冷静了下来。

    跑到刚才卢大军站的地方,大声说道:

    “我是靠山屯的协办于归农,代表靠山屯来处理这里的紧急事件,现在全体听我指挥!”

    “卢大军打电话到市里,叫救护车!然后你安排一些人去将前面的路拦了,防止有人误入这个地段,造成我们救援上的困难。”

    “在工程队干满五年的和有过救援经验的举手!”

    有二十几个人举了手,于归农让他们跟着自己,又将剩下的人分成两批,一批保护现场,还有一小部分人护送老马回村里。

    于归农和这二十几个人开了个小会,大概了解了情况,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件,但都是重量大的车陷在里面,有车皮的保护,一般人都不会有太大损伤。但是这次不一样,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工人面露难色的说道:

    “跟着车掉下去的叫王乐,后面倒霉的是三队的队长,我们现在这几个工程队每个队负责一段路程,互相都比着呢,公司有规定,按提起完成的工期加奖金,所以王乐才带着队伍玩命的干,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

    “以前掉下去的在车里,顶多受点伤,现在后面有跟着下去的人,没了车皮的保护,恐怕凶多吉少。”

    “不管怎样,先救人要紧,活一个算一个!大家带着工具先去挖,要小心保护自己,然后才是救人,都明白了吗?”于归农的声音极有威严。

    “明白了,走吧!”这一群人拿了工具开始挖。

    卢大军第一次看见这样状态的于归农,当时就有些傻了,心里充满了震撼,这才是和唐丽君一个等级的人物,处事不惊,沉稳老练,自己原本以为他是唐丽君养的一个小白脸儿,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走眼了。

    “卢哥!卢哥”于归农见卢大军站着发愣赶紧大声喊他。

    “老弟,安排我做什么,说吧!”卢大军一副完全服从命令的样子。

    “知道三队违规操作的人有几个?”于归农问。

    “不超过五个,车里的一个,埋着的一个,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老员工,还有我们俩!”卢大军认真的算着。

    “不管用什么方法,让违规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这是正常事故,明白吗?车里的也好,埋着的也好,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他们说出操作违规!”冷声道。

    “我明白,我会跟着救援的人的,挖出来后我第一时间跟进!只是那个老员工?”卢大军看了那边在挖地的老员工一眼,迟疑道。

    “他平时为人怎么样?”于归农问道。

    “不怎么说话,是资格很老的人儿了,唐总很欣赏他,很多工程上的事情唐总都和他商量!”卢大军说道。

    听到卢大军这么说,于归农松了口气,即使他不是唐丽君的人,至少也应该会懂得分寸的。

    “他并不知道实情是吧,他只是由自己的经验判断出来的是不是?咬死这件事,他是老员工,见的多了,应该不会多嘴!”于归农对卢大军说道。

    卢大军真的是打心眼里佩服于归农,他真不相信眼前这个冷静的年轻人是平时和他在一起吃吃喝喝的那一个,短短的时间内,于归农就把事情安排了,并且连后期的隐患也考虑到了,这样一来,即使真的有人可以追究,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边卢大军跟着救援人员忙活,那边于归农在现场转转走走,看看还有哪些可能遗留下来的证据,而且这个时候他还在观察工人们的动态,毕竟发生事故是有目共睹的,此刻工人的动态,直接决定了事件的发展。

    好在大家都在全力的救人,没有更多的人认识到这是不当引起的,只是当成意外事故在处理,大家更多的心思上是在一建怎么解决这次事故,而他们的同事要怎么救出来这些事情上。

    不一会轧路车里的人就救出来了,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就是被吓的不轻,于归农在他被救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同卢大军将他隔离了起来,怕他乱说话。

    “你叫王乐是不?”于归农问道。

    “你认识我是谁不?”卢大军试探着。

    “卢队,啊不,现在是卢工了!”王乐说。

    于归农给卢大军递了个眼神,卢大军就会意了,于归农转身走出了很远,在周围盯着其他人靠近。

    “王乐,我现在要说的话关乎你的下半辈子是否在监狱里呆着,你给我听好了!”卢大军脸色很严肃的说。

    王乐这个时候明显的恢复了神智,他一听卢大军的话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们违规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三队队长怕是凶多吉少了,即使他被救上来肯定也会闭紧嘴巴。所以没有违规操作,这是一次意外事故!”卢大军目光炯炯的盯着王乐说。

    “卢工,我明白,我们糊涂啊!谢谢公司不追究,这事儿会烂在我肚子里,你放心吧!”王乐感激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好好休息吧!记得家人也不可以说,就当没这回事儿!”卢大军又嘱咐了一遍。

    唐丽君半个小时以后就到了,她赶在了救护车前面,唐丽君一到现场,卢大军就跑了过去,附在唐丽君的耳朵边上,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唐丽君,他提到于归农的所作所为时,唐丽君的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表情明显是为于归农而骄傲的。

    于归农为了避嫌,只是在唐丽君到来的时候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投入到救援的工作中了,他和唐丽君在现场并没有过多的交集。救护车随后也到了,给王乐做了一些基础的检查确定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给他的外伤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包扎就等在现场,救护车来一趟的时间太长,他们必须等到另一个人才能返回市里进行救治。

    过了两个多小时,整个的路段全都挖开了,找到了三队的队长,惨不忍睹,已经压成了肉泥,他的脑浆混在泥土里,猩红黄白的一片,整个人居然因为巨大的下陷压力被镐头把洞穿了,一个透心凉,他身下的坑里,已经被血铺满了,早就没了气息。

    于归农看到三队队长的尸体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强压着恶心的感觉,退了出去。唐丽君作为总经理总要上前看一看的,于归农一看唐丽君上前,一把拉住她,喊道:

    “救护的医生呢?赶紧来看一看还有没有救!大家不要随意触碰伤者带来二次伤害,大家都让开,给医生让出路来!”

    其实于归农看到三队队长的时候就确定他已经死了,脑浆都出来了,淌了一片,怎么可能还活的了,他这么喊有两个目的,一是不让唐丽君过去,怕唐丽君被尸体的惨况吓到,二是都压成那样儿了,哪个工人愿意去把他的尸体抠出来?只有让医生去,检查完死了,自然就抬尸体上车拉走了!

    唐丽君并不知道于归农的想法,她知道自己作为领导,肯定是要去看看伤者的情况的。她再一次要迈步。

    “别去,已经死了,脑浆都出来了!医护人员会把他的尸体抬上车,你避开些,有些惨!”于归农小声在唐丽君耳边说道。

    唐丽君马上会意道于归农这么做的用意,喊着:“卢工,到底现场什么情况,你来跟我汇报一下!”

    唐丽君就被卢大军带到了远处,进行了所谓的汇报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