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有人设障捣乱,世子发威(一)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迪文小说)“不可能。”水灵马上打断了宣武帝的猜疑,“皇上您不知道成神了对于修炼之人的诱惑,可以长生不老,永远不必坠入轮回。国师是想修成神,她本就神的后裔,修炼起来,比常人容易,她志向高远,岂是凡间这点荣华富贵可以迷惑住的?”

    “真的可以长生不老?”宣武帝激动了,“那朕可以修炼吗?”

    水灵看了看他,摇摇头,高深莫测地回道:“修炼的道路太苦,皇上您坚持不来的。不过您经常和小仙在一起,摄取仙气,倒是可以延年益寿。”

    宣武帝闻言,一把抱起水灵,色迷迷地笑道:“那朕现在就和你在一起。”

    他是放了点心,可是太子和三皇子,对得到紫幽的心思,更加坚定了。两人暗自摩拳擦掌,要把紫幽夺过来的决心,比任何时候,都要执着琬。

    兄弟两不约而同跨上马,朝着安王府疾驰而去。

    再说整个荣国公府,此时到处铺满鲜花,天降花雨,把浓浓的不舍之情,冲淡了不好,气氛热烈,大伙都沉浸在了看见天降花雨的喜悦中。

    慕英毅轻轻给了上官凌然一拳,出声警告:“幽儿就交给你了,敢让她受一点委屈,我饶不了你!藤”

    老将军也瞪着他,不满地哼了一声:“经常带着幽儿回来,不要想着一人独霸她!”

    上官凌然一惊!暗忖:老头子咋知道我心思的?

    嘿嘿一笑,一揖到底,郑重说道:“爷爷、二叔、二婶放心吧,凌然此生绝不负幽幽,不然随便你们怎么处置我。”

    “吉时到,新娘上轿……”喜娘大声喊道。

    金氏拿来盖头给紫幽蒙上,全福夫人扶着她,一步一步走向了花轿。

    大伙这才后悔,没有好好地欣赏新娘子,光顾看天了。

    上官凌然望着一身红衣,上了自己的花轿的小女人,满面喜洋洋的骑马绕着花轿转了三圈,其他一众结亲的人也翻身上马,准备送亲。

    从荣国公府到安王府平日里走的一条路要近许多,但是娶亲的归途是必须走另外一条路的,俗称“不走回头路”,一路上遇见不少障车,是拦截新娘的花轿,俗称是惜女,也是为了给婚礼增加喜庆,对于这样的障车,上官凌然这方自然是有准备的,抛了数百匹绢丝和银钱。

    一路上听到人群里不断的有人赞叹,啧啧做声。

    那长长的二百八十抬嫁妆,跟在花轿的后面,将一条街道堵的是水泄不通,看热闹的老百姓眼底都生出羡慕的光彩,未婚的女子望着那长长的嫁妆,看着骏马上身材飞扬,俊美流丽的新郎,心中生出的羡慕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只听不断有人感叹道:“新郎好相貌啊!”

    “是啊,还是王爷的世子,这真是难得一见的俊俏啊。就是不知道花轿里头咱们的国师是什么模样,上次平叛回帝都,就没看着。”

    大部分的人是看不到高门女子的外貌的,就算知道的也都是参加宴会的那些小姐夫人,平民百姓只能暗自揣测。

    “听说国师也生的十分貌美,是绝色的美人……”

    “肯定很漂亮,不然世子能那么痴情?”

    这些议论声不断的传入到坐在轿中的紫幽耳中,她的视线被遮住,能看到的只有自己膝盖上绣着的牡丹。

    不知道穿了红色喜服的上官凌然是什么样子,她似乎还未曾见过他穿过红色的衣袍,但是肯定更加妖孽了!紫幽暗自猜测着妖孽的模样。

    突然轿子晃了一晃,大红云锦缀珠绣凤的盖头下凤冠晃动的垂珠簌簌作响,紫幽所乘的轿子突然停了下来,她微微一愣,拧眉听着外头的动静,问道:“诗韵,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诗韵的心中也有些好奇,要知道一般的障车沿路撒了金银绢丝,定然是缓缓通过,不会堵在路中间的,此时停下来,说不定就有了什么事情,便悄悄的掀开花轿的一角,

    只见一群膀大腰圆的汉子堵在了花轿之前,前面的侍卫正将他们拦在外面,防止他们冲撞了花轿。

    这群汉子一个个面相凶狠,像是一群土匪。为首的一人声如洪钟,大声喊道:“这可是国师大人的花轿?”

    紫幽听这人直接就点了自己的名,不由有些奇怪,运用灵力于双目,仔细打量。

    但见那些汉子个个面目狰狞,凶相毕露,身材魁梧壮硕,一看就不像好人,不知道他们拦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但是今日她是新娘,肯定不会掀开花轿抛头露面去处理,这种事情交给上官凌然就好了。

    朱立康望着那壮汉,扬声道:“这正是安王世子妃,当朝国师的花轿,你们前来障车,我在这里代新郎、新娘谢谢各位了。”他本来就生的俊朗,说话又客气,话里话外都点明了今日大婚之人的身份地位,一般人听了都要给上三分面子的。

    但是这群汉子丝毫不为所动,为首的黑衣大汉哈哈一笑,面容更显狰狞,“是吗?既然是障车,那就请按照规矩给足财物及酒食,否则我们兄弟是绝不放行的!”

    这话说的,就差没有直接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陪着上官凌然来的世家公子,哪一个不是在帝都有头有脸的?听到这汉子的话,不由的生怒,魏明睿冷笑道:“财物咱们不缺,只看你们是要多少了?”

    障车都是图个喜庆,绢丝银钱给多少都是个意思,可如此猖狂的障车要钱,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黑衣汉子似乎完全没看到这群公子身上的锦衣华服不同反响,也不在乎他们的表情隐隐生怒,只说着自己的要求,抬起横肉重叠的下巴,伸出大掌来,“一万两黄金,我就放你们过去!”

    一万两?还是黄金?

    人群里一片哗然,要知道如今的市场里,一两黄金可以换一百两银子,一万两黄金就是一百万两白银,哪有障车如此狮子大开口的?别说是普通人家,就是王侯之家也不可能说给人一百万万两白银就能给得出的,一百万两放在谁家,都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这根本就不是来障车的,这纯碎是来砸婚的!紫幽在目光闪过一丝狠厉,继续看下去。上官凌然狭长的黑眸中闪过一缕寒芒,目光落到那一群汉子,看他们,身子魁梧,下盘沉稳,一看就知道他们会武艺,人数也有十多个人。

    嘲讽的一笑,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稳稳当当的砸到了黑衣汉子的身上,“这一百两是我请各位喝“听潮阁”酒的钱,还请各位让路,莫要误了本世子婚礼的吉时。”

    “好!”

    “好身手!”

    银票砸在黑衣汉子,竟然如同石块一样发出了“砰“的一声,旁边的百姓里有几人忍不住的拍手赞美道:“谁说安王世子是纨绔的?这身手……”

    上官凌然淡淡的扬唇一笑,又露出他那副邪魅慵懒的模样,俊美的面容更添了一层无与伦比的魅力。

    那黑衣汉子抬手将银票扯了下来,暗自生恼,他什么都没看到,这银票就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竟然砸得他生疼,可见这位生的俊美无俦的新郎官身手并不是和传言那般中看不中用。、

    他拿着银票狠狠的一扯,丢在背后,狠声道:“一百两?你当打发叫花子吗?不是王府和国师结亲吗?连个一百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两家身世不凡,这一百万两银子对你们来说,也无非是九牛一毛。”

    他说话时斜着脑袋,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那一脸的横丝肉,看上去活像个杀猪的屠夫。

    上官凌然淡淡的望了自己身侧的花轿,狭眸里幽光一闪,唇角的笑容却越发邪魅,坐在高头大马上,红色的新郎袍被风吹的扬起,随即将目光转到了那一群汉子身上,“今日是爷的大喜之日,爷不想跟你们计较,赶紧给爷散了,不然……”

    大婚之日,一切都是讲究个喜庆,说话做事都是图吉利,若是平常有人这般的故意挑衅,上官凌然早就不客气了,但是今日,他还是颇有耐心的。

    可是黑衣汉子显然不将他的耐心放在眼底,黑乎乎的大掌一挥,下流的淫笑道:“不是喜事咱们也不会来设障车了,想世子爷你还要去赶着时辰拜堂洞房的吧?你就把银子给了我们兄弟,这条大道我保证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人敢到这来阻拦你们去拜堂了。别忘了***一刻值千金!哈哈……”

    上官凌然的侍卫,可都是他的师侄,一听这话,更是来气,上前用力一推,他们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却推不动这些腰圆膀粗的汉子,可见这些汉子真的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

    结婚之夜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不要弃(海天中文”全.文.)文,后面依然很精彩哦!票票啊,不要让小冰落榜。

    ↖(^w^)↗(迪文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