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六十九章 紫幽震怒反击(二)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苏庶妃有着王爷撑腰又怎样?她连宣武帝都不怕,难道会怕一个王爷?

    如果说香草一个人没发现徐雅莞出去没回来也就罢了,若是整个院子的丫鬟都看不到自家小姐进进出出的身影,这件事没有猫腻才怪。

    在书房中发现的、上官凌然的喜袍,徐雅莞无故的失踪而全院子的丫鬟都视而不见,让安王想到了一个可能,当时的徐雅莞想要设计的人明明就是上官凌然,而他的苏庶妃很有可能在这里也参了一脚。

    因为她肯定不愿意看着徐雅莞成为自己的侧妃。而且,这么做,不但可以让上官凌然担负了儿子新婚之夜抢夺了老子女人的臭名,还可以让慕紫幽和上官凌然生出矛盾,报了慕紫幽一而再再而三让苏庶妃受责罚的仇恨。

    这就是一大早为何苏庶妃把自己惊动起来,并喊了这么多下人围在此处得目的,本来她是要让人看看上官凌然做的丑事,可最后却没想到出事的是上官离染,算计来算计去,算计到了自己儿子的头上榻。

    只是,大婚之夜要将上官凌然拉着和徐雅莞一起,让上官凌然以后没脸见人的同时,将宣武帝和太后娘娘的赐婚又置于何地?这娘们想没想过,老太后和皇上会如何对待自己?

    再说了,徐雅莞好歹已经被赐给了自己,她这不是硬生生让儿子给老子戴了顶绿帽子?

    想到这里,安王气不打一处来!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一片丫鬟,怒喝道:“你们这么多人就侍候不好一个小姐?让她夜里跑出去,就没有想过要找她回来?你们若是这么玩忽职守,那王府要你们何用?都拖出去打死算了!憋”

    那些丫鬟吓得个个都低着头,但是神情却各不相同,有的一脸惊慌,有一些级别不高的小丫鬟,却是满腹冤屈,不关她们的事啊!她们是看见小姐出去没回来,也想去找来着,可是香草愣说不用管,她们哪里还敢管?香草可是徐小姐的心腹大丫鬟。

    苏庶妃此时终于明白了紫幽的意思,原来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责罚这些丫鬟,而是要让安王看清楚,昨晚事情的真相。能操纵王府这么多人的,自然是她这个管着王府中馈的人。

    她倒是不担心王爷就能马上夺了她的管家权,但是王爷心里一旦对她生疑,就等于埋下了一根刺,时间长了,肯定会对她好不容易在王爷面前树立的灵巧慧黠,善解人意,贤淑大度的形象有影响。

    想到这里,她眼眸里反射出冰冷的光泽,朝着一侧的婆子身上扫过。

    “王爷,都是老奴的错,都是老奴的错!”苏庶妃院子里的王妈妈啪的一声跪了下来,一脸悔恨地磕头道:“昨晚是老奴值夜,因为整个府中喜气洋洋的,庶妃因为脸上肿痛不适,早早的就睡下了。半夜的时候,老奴喝了酒,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小丫鬟过来禀报,说是什么小姐不见了,说是要通知庶妃,老奴那时想,这王府里守的严实,还会丢了人不成?恰好当时人又困的紧,就一巴掌扇了那丫鬟,让她滚开……如今想来,只怕那时候就是报的徐小姐不见了……”

    让下人出来顶罪,确实是个好方法,看来苏庶妃治下很严,不出声就能让丫鬟认罪,一个眼神就让身边的嬷嬷出来顶缸。

    这个王妈妈,看她一身装扮不俗,应该是苏庶妃身边得力的人儿。

    紫幽星眸幽深,清冷地扫了王妈妈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王妈妈就觉得冷风嗖嗖,全身都打了个寒颤。吓得赶紧低下头,一副服罪的样子。

    苏庶妃此时故作不好意思地慢声说道:“昨日府中事情也实在是太多太忙,世子的婚事,想喜庆一下,我就许了她们吃些酒席,谁知道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是雅莞和离染情到浓处,太情不自禁了。”

    这会子,反又承认两人是情不自禁了。

    可紫幽压根没打算让她在这里嘚吧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就把今日的事情轻轻揭过去。不让她和王爷受点教训,可不是她的处事原则。

    紫幽惊讶地叫了起来:“啊!这。。。。。。这,这岂不是欺君吗?昨日王爷还说徐小姐为了嫁给世子殿下还要死要活,今天就和二弟情到浓处,情不自禁,那他们干吗不早说?早说皇伯伯和皇祖母是不是就把徐小姐赐给二弟为妻了,而不是赐给王爷为侧妃了。你们把皇上的圣旨和太后娘娘的懿旨,当做什么?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如此无视皇家的尊严?还有庶妃,你怎么对得起王爷的信任?王爷不放心王妃,把管家权交给你,你就是这么玩忽职守的?是,昨日客人众多,府中也确实是最忙碌的时候,有人趁着乱哄哄的时候,偷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你这个管理中馈的是怎么管理下人的?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更加谨慎,更加仔细吗?明明知道人多手乱,最容易出现意外,你还让下人吃酒?这不是变相不想让人管好事情,希望越乱越好吗?你这是对皇上和太后娘娘的赐婚不满?想借此事生生打皇上和太后娘娘两个大耳刮子?御使知道了弹劾王爷怎么办?影响了皇上的圣明怎么办?气的太后娘娘在这大节气病了怎么办?”

    每一句问话,都充满了指责,让苏庶妃和王爷难以招架。

    苏庶妃望着安王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终于知道什么是越说越错。她的面色微微一变,随即故作镇定地理理头发,“这的确我的疏忽,没有管束好院子里的下人,让她们太过松散,造成了此事。好在王爷觉得离染和雅莞适合,也算是成就一段佳话。”

    “王爷觉得适合?”紫幽再次冷笑出声:“你是想让王爷进宫告诉皇上和太后娘娘:‘你们的赐婚臣觉得很不适合,所以,臣做主,让臣的二儿子,娶了徐雅莞小姐做正妻。’还是告诉皇上:‘您错点了鸳鸯谱,臣的二儿子,早就和徐雅莞两情相悦了。’王爷,您进宫去试试看,去考验一下皇上的气性有多大,臣也很想知道。”

    安王闻言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紫幽说的还真不错,不管他怎么说,估计皇上都会震怒。这不是拿他耍着玩嘛?

    可是,慕紫幽这是赤ll地在威胁他呀!今天他要是不做任何处置,他完全相信这死丫头马上就能把这事给告诉皇上。皇上虽是他的亲哥哥,可是这些年,对他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他可是门清。

    安王想到这,凤眸闪过一道幽光,落到了王妈妈的身上,用一种只有久经沙场才能熏陶出来的杀伐果断,干净利落地喊道:“来人啊,将王妈妈和香草拖下去各打五十大板,雅莞院子里的所有丫鬟责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庶妃,您救救老奴啊!老奴年纪大了,受不起啊。。。。。。”王妈妈本以为不过就是十到二十板子的事,哪知道是五十大板,这么打下去,能生生要了她一条老命的呀!

    苏庶妃的脸色瞬间也变得煞白,王妈妈是她是她从苏家出嫁时,就跟在身边的老人儿,一直是她的心腹,这打王妈妈就如同打了她的脸一般。但是她也知道王爷这么处理没有错,是在维护她和离儿,不然慕紫幽这个死贱人肯定不会放过她和离儿。

    她咬着牙,狠狠地瞪了王妈妈一眼,几不可见地摇摇头,用手拨开王妈妈的抓住她的手,冷眼望着紫幽,眸光中透出一丝恨意,一字字地说道:“既然世子妃都这样说了,王爷自然是要处置你的,王妈妈,昨夜之事是你做的不对,怨不得别人。等你回来后,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你的。”

    “是啊。王妈妈,这可不是小事,好在庶妃仁慈,也只要打你五十大板。”紫幽声音和熙,面容上的笑容像是梨花般纯洁,丝毫不在意苏庶妃话里话外的挑拨之意,心中却是腹黑个不停:哼!想让下人们怨恨我,打量我是傻子呢?

    帮谁做事才挨打,这些下人自然是要明明白白知晓的。

    王妈妈和香草闻言眸中露出一丝惊讶,随即抬眼望着苏庶妃,但见她双目远望,压根就没有打算为她们求情的模样,也知道这顿打是逃不过的了,一时间,心里拔凉,浑身颤抖着被人拖着拉到了院子里,开始执刑。

    “啪啪啪……”厚木板打在肉上的声音让人听了心惊胆颤,紫幽眼底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

    这一章献给送荷包的钟贞贞亲,暗冥玄冰亲,49096273亲!小冰为亲们祝福,爱老虎油~!

    亲们,小冰已经两天没收到票了,掉到月票榜了,没劲了,快点把票顶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