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挫 苏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新娘子结婚的第二日要喝媳妇茶,有首诗是叫——"新罗账,喜登科,唤起娇儿慵无力,日上三竿。www.ysyhd.com青绿叶,媳妇茶,敬上公婆羞煞脸,遮拦。"新娘敬茶给夫君的父母,意思就是自己成为了夫君家中的一份子,像是女儿一般。

    紫幽端着水中的茶,看着安王幽深的凤眸,不辨喜怒,心里恶趣地想,不知这位老公公会不会恨她要死?

    不过,她不怕,为了上官凌然母子和自己,她自是不能心慈手软就是。再说,有了爷爷、二叔、外公,现在又多了王妃和上官凌然疼爱自己,已经够了。

    虽然出了早晨的那一幕,但是王府的下人手脚还是很麻利,很快就将一切都处理好。上官离染和徐雅莞两人出了那样的事,也实在是无脸再到人前,安王勒令他们回到院子反思,不要出来。

    安王从紫幽手里将茶接过来,深深的抿了一口,王妃也同样接到唇边微微一抿,然后将茶摆到了一旁,笑吟吟的从身边丫鬟惜燕手中,拿过了一个首饰盒子,递到了紫幽的手上,"这是一整套祖母绿头面,是我初嫁时,你外婆送我的,我也没怎么用,现在送给你。榭"

    "谢谢母妃!"看得出王妃很是喜欢她,紫幽接过首饰盒,对着王妃笑得很甜。

    到了宁侧妃,紫幽敬茶没在下跪,而是福了福。

    宁侧妃品级没她高,见状和王爷一样,也是不辨喜怒地笑笑,递上一对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祝世子和世子妃新婚快乐,早得贵子!垆"

    而苏庶妃脸上的笑容,明显有些狰狞,从丫鬟手中接过来两只翠玉腊梅枝镶嵌金珠的手镯放在紫幽的手中,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虽是一品国师,可是毕竟是嫁进王府做了媳妇,希望你能好好的侍候世子,早日为王府开枝散叶。"

    她话里话外讽刺紫幽仗着身份高,倨傲无礼这也就罢了,毕竟紫幽知道苏庶妃现在恨死了她,但是这送的礼物,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王妃当即就要发火,被上官凌然按住了。

    就连安王都在那腊梅枝上淡淡的瞥了一眼,眉头皱了皱。

    宁侧妃更是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梅花是四君子之一,听起来梅花精神是好的,可是送礼的时候,因为梅花和"霉"、"没"谐音,所以一般人都会选择避开含有梅花的礼物。苏庶妃作为王府管理中馈多年的侧妃,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规矩。

    尤其是刚才苏庶妃强调了‘开枝散叶’,再配合着‘没’字的手镯,真是意味深长极了。

    紫幽低头看自己手中的镯子,显然明白苏庶妃这一举动,就是在给她下马威了。

    嘲讽她是将门之女,不懂诗文吗?紫幽淡淡的一笑,举着手镯响亮的说道:"谢庶妃的礼物。看到庶妃所送的腊梅双镯,紫幽不禁想起一首词:‘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自古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子,可见庶妃是希望我要有不落于梅花的傲骨,又有梅花坚强、高洁、刚正的品格,照顾好世子,理好安王府的事务。"

    紫幽这番话一说出来,上官凌然和王妃的脸上,就充满了骄傲之情,就连安王的眼底,都闪过了一丝赞誉。

    既不让自己难堪,也顾全了苏庶妃和他这个王爷的体面,又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显露了才华,真正是一举四得。

    不然,要是直接发作,苏庶妃好歹是他的爱妃,又是慕紫幽的长辈,总是会落人口实。

    苏庶妃此时心中的感想却和安王完全不同,她听到的是紫幽所吟梅花的诗词;赞颂梅花的诗句有千万种,而这两句的意思是指一个人要想达到自己向往的目标,必须要经过一番努力奋斗,要有与之相配的才华和能力,否则的话永远都不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指出了她和上官离染的心思,要想夺取上官凌然的世子之位,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拿走,慕紫幽就是拿了这句诗词来讽刺她,这让她如何能好受?一口气顶在了胸口,差不点憋死她。

    但是她不能发怒,苏庶妃可以送一个寓意不好的礼物给紫幽,但是她绝对不能对着紫幽发怒,那不是承认她有这样的龌龊心思了吗?那正好给了慕紫幽发落她的借口。

    世家女子所受的教育就是,就算你十分想要做一件事情,可是你做了,也得装出不知道的样子,打死都不能承认。

    她好歹也是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女儿,是文采出众的大家闺秀。想到这里,苏庶妃忍着怒意,温声道:"世子妃可真会说话。"

    紫幽见苏庶妃一副口不对心的模样,脸上一派的和婉,唯有眸光清冷,"庶妃夸奖了,这都是作为一位世子妃应该知道的。"

    当年宣武帝要安王将世子送上来做质子的时候,怎么没看到苏庶妃和上官离染两人跑出来,愿意担当这个世子的位置,任上官凌然离开父母,孤身来到京城,在各种汹涌的暗流之中过了十七年。如今看到上官凌然在京城依旧活着,并且还得到了太后娘娘的宠爱,就是宣武帝面子上也对他百般纵容,他们就对上官凌然的位置觊觎了起来,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抢夺了世子的位置。

    不付出怎么有回报?只等待着别人收获了成就果实,就想要来夺取,想要来坐享其成,这样的人还真是不要脸!

    紫幽本意对上官凌然是不是世子是不在乎的,她喜欢的是上官凌然这个人,但是这个位置是上官凌然的,也是她的,她绝不会拱手与人,就连王妃的权利,她都要慢慢地夺回来,今天只是刚刚开始。

    媳妇茶已经喝了,苏庶妃不愿意再看着紫幽这张脸,将茶杯往旁边的小几上一搁,站起来身来,淡笑地朝着安王道:"王爷,妾身还要去处理雅莞和离儿的事情,就先走了。"

    安王眼神复杂的望了她一眼,随即点头允了。这情景让紫幽越发感到奇怪。按理来说,苏庶妃是宣武帝派到安王身边的眼线,以安王的精明,他不可能不知道。就算是为了讨好宣武帝,那宁侧妃也是宣武帝派到他跟前的眼线,他应该一视同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苏庶妃独宠专房,十几年不变。

    如果说这么做是为了麻痹宣武帝,让他放弃对上官凌然的注视,可是在效果不显著的情况下,却依然固我,甚至还纵容苏庶妃一直压在安王妃头上,就连对待上官离染都格外不同,这实在有点不应该。

    就从刚才处理徐雅莞、上官离染、王妈妈和香草之事便可以看出来,按理说,他是这府中最有权势的人,但是他做什么,都要顾及到苏庶妃的感觉,对苏庶妃似乎有着一种无理的包容。

    还有对待上官离染也是,都给他带了绿帽子了,不管是不是他心甘情愿娶徐雅莞做侧妃,可是现在已经划归他名下了,他也就能一点不气。

    怎么的都感觉安王对待苏庶妃是真的爱,而不是宠。难道为了让宣武帝放心,连自己妻子和儿子都要献出去?这还是男人么?

    见紫幽在那愣神,上官凌然推了推紫幽,朝她眨了一下眼,"想什么?刚才你说的真好。"

    紫幽嗔了他一眼,却微微转头去看安王,见安王沉着脸,朝她点点头,"你也先回去吧,我有事要找凌儿聊一聊。"

    上官凌然狭长的眼眸微微一闪,不放心地望了紫幽一眼。

    紫幽温柔地对他一笑,"没事,你放心去,我到母妃院里等着你。"

    上官凌然这才点点头,安心地跟着安王一同朝着外面走去。

    再说苏庶妃回到自己所在的"悦心苑",一进门,上官离染就捂着脸蛋,迎了上来,口齿不清地叽歪道:"母妃,慕紫幽这娘们太狠毒了!哎哟!疼死我了。。。。。。刚才在那里的时候,你干嘛不帮我?你不帮我,父王也不帮我,任由我被那个死女人欺负!还有,我再重申一遍,我不要娶徐雅莞那个低贱的孤女!"

    "儿啊,快叫母妃看看,全被打肿了,这个小贱人,我饶不了她!"苏庶妃边咬牙切齿的痛骂,边拿出药膏朝着上官离染脸上抹。

    "啊呀。。。。。。啊哟呵!疼啊,你轻点!"上官离染疼的龇牙咧嘴。

    抹完药膏,苏庶妃坐下来横了上官离染一眼,脸色铁青的端起桌上的茶水一喝,顿时把杯子狠狠地甩了出去,"这是谁冲的茶,要烫死我吗?!"

    丫鬟们见她脸色狰狞,吓得压低了头,噤若寒蝉。

    苏庶妃的大丫鬟翠琴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低声道:"王妃,是奴婢……"她话音未落,苏庶妃抄起一个茶碗,就朝着她砸了过去。

    。。。。。。。。。。。。。。。。。。。。。。。。。。。。。。。。。。。。。。。。。。。。。。。。。

    王爷和苏庶妃之前的曲折故事,后面会交代。耐心跟文,不要着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