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一生一世,不不离不弃的唯一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王妃说到这,因为悲愤,全身轻颤,"每一次传来凌儿在帝都受害,他从未过来问过我,都是让人把信送来,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要回帝都,他却死活不让,为了回帝都看儿子,我不知道跟他打过多少仗,现在想想,他是要把我留在身边折磨死;可是,我偏不死,我要看着他和他那个苏庶妃没有好下场!幽儿,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恨他吗?我不恨他对我无情,而是恨他既然不喜欢我,干嘛当初又要使劲手段,让太后娘娘把我赐给他?让父亲同意我嫁给他?"

    上官凌然接着说道:"十岁那年,老头子上书申请请封上官离染为世子的时候,我看到皇祖母和父王在宫里争吵,老头子说不愿意让我当世子,要让上官离染做,那时候我虽然知道世子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但是也不觉得有多重要,就推门进去说我愿意把世子之位让给弟弟,但是皇祖母依旧不肯,说我是嫡子是长子,非立我不可。那一瞬间,我发现老头子看到我的时候,眼神是十分嫌恶的,我那时候终于确信,老头子并不是为了让皇上不伤害我在演戏,而是真正的不喜欢我,后来……"

    上官凌然说到这里,目光中透出了几分痛苦,紫幽忙道:"若是不好的回忆,便不要想了。"

    上官凌然顿了顿,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视线落到她肤若凝脂的手上,微微的握紧,像是有些痛苦就这么流露出来,"后来,我成为世子,他就更不喜欢我了,即使来到帝都,也不愿意和我说上几句话。有一次,有刺客闯进王府刺杀我,我不敢施展武功,于是受伤了,他当时竟然冷漠地看着我,那次,我明显地在他眼里看见了杀意。"

    听到这里,紫幽的心中有一股伤痛,就像是口被棉花堵住了,干干的,胀胀的,难怪上官凌然会与安王说出那样的话——"若是再有下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槊。

    上官凌然性格虽然不羁,行事也不是个守规矩的人,但绝对谈不上无情无义。

    上官离染是他的弟弟,仅仅一次陷害,上官凌然应该还不会能在安王面前说下如此的狠话。原来比今天更过分,更凶险,更让人寒心的事情早已经发生在了上官凌然的身上。

    亲身父亲,对自己动了杀机,愣是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骑。

    上官离染是安王的儿子,难道上官凌然就不是了吗?何以至偏心到了这样的地步!

    透进来的幽冷月光里,在屋里洒上了一层银辉,屋内静静的,王妃难过的流泪,上官凌然低垂着眼帘,狭长的眸子如同一道墨线清隽斜飞,眉头有一道浅浅的皱起,带着一种多年积郁的难受。

    紫幽顾不得王妃在面前,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你身边有我,想要人抱的时候,我抱你,想要人哄的时候,我哄你,想要人陪的时候,我陪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母妃,您也是,我会像您的女儿一样,和凌然一起,好好地孝敬你,再也不让您受一点委屈。"

    王妃和上官凌然齐齐一怔,望着她笃定而又认真的花貌月貌,那双星眸熠熠生辉,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被那样的眸光所注视,整个人心中都有被重视被在乎的感觉。

    堵在上官凌然胸口的那种难受顿时就散去了,以后他的身边都会有紫幽陪伴,她是他的伴侣,他的妻子,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唯一。

    王妃也是,她不得丈夫的爱,可是她有一个好儿子,现在还有一个好儿媳妇,她坚信自己下半生不会再如此不幸。

    上官凌然一手搂着妻子,一手楼着母亲,搂得紧紧的,似乎所有的不悦就在这一抱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朱红的唇,亲了亲母亲的脸颊,又亲了亲妻子的脸颊,"娘、幽幽,他们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老头子处理了事情后,便会带着他们回裴城的,到时候娘您就别走了,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

    "嗯。"紫幽也紧紧地抓住王妃的手,"娘,凌然说得对,那个劳什子王妃不做也罢,谁稀罕谁拿去,您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快快乐乐地在一起,永不分开。"

    说着话,眸光深处却含着一抹冷意,安王若是不犯她,她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上官凌然的亲生父亲,今日的事,她就当过去了。

    但如果还会再有什么幺蛾子的事情来,她必然不会坐在那挨打了,必定要予以坚决地反击。

    紫幽是被上官凌然抱回《紫气幽然》的。食髓知味的男人,抱着小女人软乎乎、香喷喷的小身子,就搁不下手了,也不要丫鬟侍候,抱着小妻子就去了净房,死皮赖脸非要给紫幽洗澡。

    紫幽面皮薄,死活不干,最后都沉下脸,不高兴了,"你出不出去?不出去今晚你就到厢房去睡。"

    上官凌然这才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躺在床上翻出春宫册,在那研究。

    听见紫幽出来的动静,又赶紧把春宫图藏好了。

    然后等紫幽出来,也不要人侍候,急急慌慌地跑进净房,简单冲洗了一下,就施展轻功几下窜到床边,跳到床上,把紫幽搂进了怀里。

    密密匝匝的吻,就落在了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唇,直至胸前。。。。。。

    紫幽只觉全身酥酥麻麻,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身体中激起一股抑制不住的渴塑和空虚来。经过了昨夜,倒也不再扭扭捏捏的,反而昂起头,主动亲吻着眼前的男人,一双玉手在上官凌然身上轻轻地,柔柔地划过,如一汪春水在男人结实宽阔的后背流淌。。。。。

    因为紫幽的举动,上官凌然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本来还想慢慢来,这会被刺激的,体内奔腾叫嚣的v望,更加难以控制,浑身的血液就凝聚在了一处,使得那里胀疼的不停抖动。

    不过见着紫幽并没有完全动情,只得耐着心地啃噬吸允着她柔软丰盈的小红果,并慢慢地滑下去。"唔······"紫幽感受着胸前一阵凉一阵热,一阵微痛,一种酥麻的感觉从骶髂开始,迅速蹿向全身,忍不住发出了吟哦。

    上官凌然立即把自己身上仅剩的亵裤给脱了,两人登时两人便赤身相对,再无一丝阻绊。

    忍耐住心底的叫嚣,低声呢喃:"妖精,爷的小妖精。。。。。。"

    一番动作,上官凌然看着在身下婉转动人的人也入了佳境。一双手摸下去,下面早已湿润,于是轻轻分开她的一双,将昂起向前一挺,并律动起来。

    一室烛光旖旎,云翻雨覆,不知道洗了多少遍后,紫幽朦朦胧胧,全身精疲力尽,终于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回门的日子。尽管发生了这么多不愉悦的事情,回门之事,紫幽和上官凌然两人一点也没有忘记,王妃更是记得清清楚楚,没用苏庶妃,还叫人帮着准备了礼物,早早就送了过来。

    次日一早,紫幽便早早起来,整理清点回门要带出去的东西,一看回门礼准备的非常周全,就更加下决心,要好好补偿王妃这些年的不幸。

    待点好回门礼之后,紫幽便和上官凌然一起去了王妃那告别一声,王妃顶瞩了几句,还让紫幽和上官凌然在娘家多呆一会,不用急着回来。

    紫幽担心自己和上官凌然走了,王妃会被苏庶妃和王爷刁难,愣是把逸鹤和谢云峰、金灵一起留在了王妃身边,一再叮嘱道:"你们守在这里,要是有人敢为难王妃,你们不要客气。记住,不管是谁,照收拾不误,出了事,我兜着。"

    二人一精灵答应,紫幽和上官凌然这才告别王妃走了。

    把个王妃感动的泪水涟涟。谁不希望儿媳妇比女儿还贴心?

    走到垂花门前,早就有两辆马车在候着,其中一辆都是装着回门的礼物,而紫幽和上官凌然则上了另外一辆红缎描金色的马车。

    荣国公府和安王府距离并不算太近,一个时辰的路程。

    上官凌然首先跳下了马车,在诗韵和墨韵的前面,亲自将紫幽搀扶了下来。

    刘氏和慕英毅早就站在垂花门前等着,一见到紫幽,刘氏便拉了她过来瞧,见紫幽穿着西瓜红的齐腰儒裙,裙边用了金线绣着石榴花,整个人慵懒艳丽,又带着几分新妇的羞意,便知到她新婚很甜蜜。

    刘氏很满意,只要侄女感到幸福,她就没什么遗憾。上官凌然别的不说,只要能对紫幽一心一意,没有大能耐就没有大能耐吧。

    "二叔,二婶,外面凉,你们在这等我们做什么?快进去吧。"紫幽拉着刘氏朝里边走。

    刚到内院,爷爷和外公,还有上官凌然的师傅,又迎了出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