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三百七十九章 三日回门 安王的烦恼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上官凌然的嘴很甜,早就随着紫幽称呼各位长辈了,当下挨个叫了一遍:"爷爷、师傅、外公、二叔、二婶,我和幽幽是晚辈,以后你们不用出来迎我们。"

    刘氏听上官凌然跟着紫幽叫的顺口,一个王府的世子没一点架子,又对侄女儿好,她摆出丈母娘的架势,看着上官凌然,真是越看越顺眼,和熹的面容一直笑盈盈的"好,好,赶紧进去。"

    进去落座后,互相问了好,就谈到正事上了。

    谢运斋很是兴奋地说道:"贤孙婿,你在帝都开个玉器行吧?所有的玉器都由我提供,我保证你很快成为帝都最大的玉器商。"

    "好啊。"上官凌然自从知道谢运斋是个大玉器商,早就有了这个想法。此时一听他提出来,简直就是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槊。

    上官凌然的五师兄和上官凌然一起,专管玄元派的各种生意,一见商机来了,也热烈地加入了讨论中,很快,几个人,就商机、朝政,以及下一步该进行的部署,定下了详细的计划。

    紫幽尽管舍不得爷爷,可是想起过完年,宣武帝派去南疆的几位将军,即将上任,还是对老将军说道:"爷爷,过完年你还是和外公回去南疆吧,我不放心那边,我怕张将军压不住年后赴任的那几位宣武帝心腹。"

    老将军点点头,"我知道,我和你二叔、外公商量好了,过完初五就动身返回去。骑"

    紫幽一阵不舍,把头放在老将军的肩膀上,依依不舍地说道:"爷爷,快了,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团聚在一起,永不分开了。"

    吃完午饭,上官凌然指导慕清恒和慕清远修炼了一会"玄天诀"。上官凌然经过玄远大师的同意,决定亲自教授两个小家伙武功。

    两个小家伙和上官凌然相处的很好,很喜欢这个姐夫。

    紫幽和上官凌然一直呆到下午申时才回去。

    谢运斋打量着上官凌然,看他行走的时候,目光总是若有若无的落到孙女的身上,眼神温柔而又执著。

    于是,欣慰地摸着胡子点点头。一个人关心的举动或许是可以伪装出来的,然而无意中流露出来的小动作却不能作伪,谢运斋在商场多年,论起看人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这上官凌然对自己的外孙女是不是真心,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不然也不会全力支持他开玉器行。他一个人挣那么银子有何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后代?

    他把原配休了,原配生的儿子和女儿,是不是他的都不好说,再说就算是他的孩子,他也没准备把财产给他们一分一厘,本来他的一切,就是要留给女儿阿蒂尔的。

    如今,女儿去了印度神界,是不需要他的万贯家财了,那就全部留给外孙女。

    回到王府,紫幽和上官凌然马上去了王妃的院子。

    一问王妃有没有人为难她,王妃自嘲地告诉二人:"王爷来过,可能是被太后娘娘训斥了,心情不好,过来告诉我,让你们以后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太后娘娘,让她操心,还说,安王府垮了,对你们也没有好处,何苦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是他们在做好不好?"紫幽嘲讽地冷笑,"怕太后娘娘操心,应该去警告他那些小妾和庶子,警告您干吗?当真看您好欺负?您当时怎么回答他的?"

    金灵这时清冷地回答道:"主人,是金灵替王妃回答王爷的,金灵告诉他:‘可以啊,只要王爷您的那些女人和儿女,不来暗算世子和世子妃,世子和世子妃,绝不会没事找事。’王爷气的瞪着金灵呵斥道:‘没有规矩,你是什么人?主子说话,你一个奴才插什么话?’金灵当时回答他:‘奴才是世子妃的奴才,是世子妃命令奴才保护王妃,奴才听从主子的命令,并没有错。’王爷听了,气的一张脸发青,甩手走了出去。"

    "回答得好!金灵。"紫幽夸奖,拍了拍金灵的肩膀。

    而王爷此时对金灵的身份,也琢磨起来了。那个站在他面前,清冷艳丽的女侍卫,绝对不简单,他感受到了她身上的那股煞气,也闻到了她身上的那股幽香,坦白说,他觉得和他在皇上那里看到的那个寸步不离皇上的宫女一模一样,竟管两人的容貌不同,可是给他的感觉,却十分像一个人,那就是慕紫幽。

    他想起了慕紫幽献给皇上的那盆仙花——曼珠沙华。他知道那是个花妖,难道这个护着王妃的也是个花妖?

    那么这个慕紫幽所说的一切,是真的?她真的是女神的后裔?要是那样,还真的要告诉梅儿母子,不要去惹乎她,至于世子之位?唉。。。。。。安王烦躁的摸摸头。

    上官凌然本来就得母后的疼宠,现在身边还站着个背景强大的慕紫幽,要把世子之位夺回给离儿,就更困难了。

    本来他想着把上官离染带在身边,让他多立战功,然后把世子之位夺回来;可是,这几年匈奴确实小动作不断,却一直没敢做大攻击。

    而上官离染第一次和匈奴人交锋,就吃了败仗,要不是他带人赶到,就被匈奴人抓做做了俘虏。这个儿子啊!始终成不了大器。

    安王越想越不放心,找到苏庶妃对她说道:"梅儿,你和离儿以后不要再去对付上官凌然和慕紫幽,那个慕紫幽不简单,你们不是她的对手。至于世子之位。。。。。。我另想办法。"

    "王爷。。。。。。"苏庶妃不甘心地摇头,"离儿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你忍心委屈他?那个上官凌然他是不是。。。。。。"

    "住口!"安王一听火了,断然打断了苏庶妃的话,"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乱说,以后我不希望听到相同的话。他也是我的儿子,你们以后不要太过分了!"

    安王说完,拔腿就走,显然已经没了耐心。上官离染一看,气的低吼道:"母妃你看,现在就连父王也护着那个杂种了。"

    "嘘。。。。。。"苏庶妃赶紧捂住他的嘴,"别说了,要是被那个草包听见,还不得闹起来,这事我们没有根据,就是猜测,要不你父王能这态度?听你父王的话,先忍耐一阶段,慢慢筹谋。"

    这以后的几天里,一直到年三十晚,王府内倒很平静,王爷也好,他的那些女人,儿女也好,见到紫幽和上官凌然,虽不说态度很好,但也不敢挑衅。

    说实话,紫幽和上官凌然都很忙,两人在府里的时间有限。

    当然一出去,还是会让人保护王妃;安王也很少呆在王府,据说是出去见老朋友了。

    苏庶妃说是有点不舒服,基本都不来给王妃请安。王妃已经习惯,说是在裴城就这样。

    而徐雅莞躲在自己的院中不出来,上官离染也是那副倨傲的德行,见面时从不行礼打招呼,一个冷哼就罢了。

    只有宁侧妃生的一儿一女,见到紫幽和上官凌然的时候,会规规矩矩的行礼,叫大哥大嫂。

    整个安王府充斥着一种怪异的气息,然而每个人又像是没有察觉到这种异常一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而紫幽和上官凌然每天下午回来,就会去陪着王妃,和她说笑。"星辉阁"每到晚上,又是琴声,又是歌声,又是说笑声,惹得府里的奴仆,尽往"星辉阁"出溜。

    那琴声和歌声优美的,简直就和天上的仙乐一样,好听的让人忍不住驻足,也让苏庶妃和上官离染等人,气的肝疼。

    安王倒是感到诧异,有好几次不由自主走到"星辉阁",想要进去,却又不好意思,终是掉头离开了。

    到了三十这一天下午,安王带着妻妾和儿女一起进宫,紫幽却已经和上官凌然先走一步了。

    今晚的国宴,可是她和水灵一手操办的,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而此时的徐雅莞,在自己的院子里,几乎咬碎了银牙!本来她也可以进宫的,可是现在却因为出了丑事,活生生地让她整天关在院子里,哪也不敢去。

    她现在不仅恨紫幽和安王妃,还恨苏庶妃和上官离染。本来是上官离染和自己一起做下的丑事,凭什么要让她一个人承担后果?而上官离染却像个没事人一般,还可以去宫里赴宴?

    想来想去,她最恨的还是紫幽,心想如果不是她,现在站在上官凌然身边的世子妃就是她,那么今天进宫,她岂不成了人人艳羡的对象?

    而她最恨的人慕紫幽,现在却在做国宴最后的部署。

    她要再次给这些人来个震撼,让那些暗害过她和她亲人的坏蛋,整天活在恐惧和不安中,悔恨和折磨中。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