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八十九章 您开心了,我和您儿子才能开心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可是上官凌然不一样,他洁身自好,虽然整天呆在青楼楚馆,可是却从没有和其他女人有过这样的事情,又是真心喜欢她,对她自然多多疼爱,恨不能整天腻在她身上。这才是真正相爱男女会有的甜蜜吧?

    紫幽一面甜蜜的胡思乱想,一边享受着男人温热的大掌,在她的后腰不停地、力度适中的按摩着。

    上官凌然手掌在她腰上慢慢的按着,还用了点内功,那股热乎乎的熨帖,让紫幽舒服的赞叹道:“嗯。。。。。。好舒服!凌然,没想到你按摩的手艺也这么好?

    见紫幽趴在手上,上官凌然体贴地从床头拿了个枕头过来,“宝贝,你别压着手,一会手好压麻了。趴在枕头上,你夫君保证一会就让你腰部和正常人一样。幽幽,为夫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待我日后慢慢展现给你看。”

    他得意洋洋的样子,逗得紫幽只想笑。十分享受的勾起了嘴角。觉得身体放松了,就连心情也都跟着愉悦轻松起来榍。

    唇畔带着笑问道:“你是被人按摩得多了才学会的吧?”

    上官凌然很是享受这种两人能随意聊一聊的幸福时光,笑咪咪地答道:“不愧是我娘子,真聪明!那时候练功累大了,二师兄看我全身发紧,就会给我按一下,否则第二天就会觉得手脚都不像自己的了!”

    当然,二师兄按的时候,手脚可没有他现在这么温柔。他现在这般努力的控制着手掌不轻不重的力道,是怕将小女人娇嫩的肌肤给磨破了都。

    这可是他的福利啊,他家幽幽皮肤白的像牛奶一样,身材凹凸有致,该大的大,该细的细,该丰盈的丰盈,怎么摸,怎么舒服。。。。。。

    上官凌然按着磨着,又有点心猿意马了,呼吸渐渐的粗重起来。

    紫幽正闭着眼一边舒服的享受着他的按摩,一面想象着上官凌然成名江湖,是何等的英俊潇洒,飒爽迷人,慢慢的觉得他手指越来越烫,动作也慢慢上移的,有图谋不轨的迹象。

    不由睁眼侧头往后望着上官凌然,见他眼神迷离,喉结上下涌动,心里了然,正要打岔,就听外面丫鬟说道:“奴婢见过王妃,王妃金安!”

    紫幽连忙跃了起来,动作快如闪电地整理着衣服。

    千万不能让王妃再次误会自己和她儿子白日在那啥;更不能让王妃知道,自己正在要她儿子伺候自己,帮自己捏腰捶背,否则,不敢想象,王妃会对自己有啥看法。

    紫幽虽不是现代人,可也知道女人的妒忌心有多可怕,尤其是她这位老婆婆,还是位不被自己夫君待见的女人,要是见到自己儿子,对儿媳妇这么好,心里能舒服吗?

    紫幽不敢保证,所以,当然不敢冒险,以闪电的速度,整理好衣服,还小声催促上官凌然,“你快点,娘来了。。。。。。”

    她惊人的速度,让上官凌然吃惊。娘来了,又不是狼来了,幽幽至于这么紧张吗?

    事实上,王妃看见儿子、儿媳从内室迎出来,起先确实一愣,后来倒是意味深长地看着紫幽乐了。

    她还真没怪儿子和媳妇整日黏糊在一起,小两口感情越好,她是越开心,越觉得有盼头;因为只有两人常在一起,她才能尽快抱孙子不是?

    安王妃是个快言快语,心地善良,没什么心机的女子。在娘家的时候,兄弟和父母都宠着她,她也用不着和人斗智斗勇,嫁给安王,前大半年安王宠着她,她也过得顺风顺水。

    直到她怀孕六个多月以后,安王才变了心。夫君莫名其妙变了心,她也是个挺骄傲的女子,没有像个怨妇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在看清苏侧妃的阴谋和安王的心思以后,而是冷静地找到太后娘娘,对太后娘娘说道:“母后,我不求王爷对我有多尊重和包容,我只求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吃斋念佛,我情愿交出属于王妃的一切权利和荣宠,除了王妃的头衔。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叫一个低贱的侧妃为母妃。”

    太后娘娘同意了。事实上,也由不得太后娘娘不同意。毕竟王妃没有触犯七出,毕竟王妃的父亲,是二朝元老,当今的老丞相;安王再宠爱苏侧妃,也不能废了王妃。

    饱受情伤的王妃,没有像别的老婆婆那样,自己不幸福,也希望儿媳和自己落得个一样的命运。

    紫幽后来和她相处越久,越了解她的为人,也就越加喜欢她,也就更想为她讨还公道。

    以至于后来明知道安王会被匈奴人俘虏,她都不让上官凌然去营救。

    她知道,一旦安王被俘,就算救出来,也没资格统领北路大军了。

    没了军权的安王,就如同没了牙齿的老虎,收拾他就容易多了。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

    现在先说安王妃,看见儿子、媳妇恩爱,心里这叫一个高兴,拉着紫幽的手,关心地问道:“这几天累不累?以后你不用起早给我请安。年轻人爱睡觉,你们就多睡一会,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去陪我。”

    这话说的可出乎紫幽意料之外。出嫁前,刘氏跟她说过婆媳相处之道,把婆婆说的那叫一个恐怖,在她的认知里,老婆婆比韦沙利毒多了。

    可是,她的婆婆咋这么好呢?紫幽心里感动,马上挽着王妃的胳膊,甜糯的娇笑,“娘,我没事,就是听说了徐雅莞的事情,和凌然唠了一会。”

    王妃当然也听说了徐雅莞自请做妾的事情,说实话,心里有点内疚;可是想想她的做的事,又坦然了,还以为儿媳妇觉得对不起人家,反过来又劝慰紫幽了:“幽儿,咱不管人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命,怨不得别人。你啊,和凌儿好好的,咱踏踏实实过咱的日子。”

    “好。”这样的老婆婆,紫幽打心里喜欢,对待安王妃,就像对待自己亲娘一样,见安王妃都没有好好化妆,马上拉她坐在梳妆台前,笑眯眯地开解道:“娘,就像您说的,咱可不是为了别人活着的。再说,为了那么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咱把自己弄得委委屈屈的不值得;咱啊,把自己捯饬的漂漂亮亮的,是为了咱自个心情好,管别人干嘛?怎么乐呵,怎么生活。所以,娘,以后,你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你开心了,我和您儿子,才能开心不是?”

    “女为悦己者容”安王整天都不看她一眼,安王妃当然没有心思好好打扮自己。所以,紫幽的话,是想劝她不别要为了安王那么一个负心汉委屈自己,王妃不傻,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想拒绝,可是看着儿媳妇,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只好点点头。

    紫幽一见,高兴了。一遍把安王妃的头发散开,一边娇憨地笑道:“娘,今天让凌然为你梳发,儿媳为你化妆,你不许拒绝,儿媳保证让您今天焕然一新。”

    招招手,对上官凌然说道:“快过来,给咱娘梳一个惊鸿髻,会吗?”

    惊鸿髻高贵而又不失娇俏,能让安王妃显得年轻俏丽,而又能突出她华丽高贵的气质。

    上官凌然不知道各种发髻的名称,但是在诗韵的指导下,倒是把惊鸿髻绾的很好。

    头发绾好了,紫幽开始为她化妆,银灰色的眼影,杏色的唇膏,眉毛、眼线和睫毛也修饰了,当然所有的化妆品,都是紫幽和四个丫鬟,根据阿蒂尔留下的书籍,自己制作的。

    这个时代,印度的化妆用品,还是领先于大燕的,尤其摩哩女神还是女神,当然很注重仪表。

    最后为王妃挑选衣服。王妃这些的衣服,色彩偏暗,和她心情压抑有关。

    幸好紫幽自己设计,让四韵为她和上官凌然做了好多件衣服,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了。

    冰蓝色绣百合花滚白狐毛长褙子,下身月白色百折裙,头上只插了一只样式简单贵气的金镶蓝宝步摇,垂下九颗圆润晶亮的蓝宝石珠子,映衬的王妃如玉的肌肤,更加白皙。

    一改王妃之前老气横秋的妆容,清新脱俗,又清冷高贵,再配上王妃甜美精致的五官,便是一屋子女人也看的惊艳了一把。

    安王妃身边的安嬷嬷拍掌赞道:“王妃今天可真是又年轻,又雅致,老奴差不点没认出来。”

    王妃身边的丫鬟冬青见状,眼圈有点泛红,揉揉眼睛跟着笑道:“王妃,以后就让世子妃给您打扮吧?世子妃给您这么一打扮,奴婢这点手艺,以后可是不敢再班门弄斧了。”

    被儿子媳妇和奴婢们这么一闹腾,王妃心情也好了不少,瞪了冬青一眼笑道:“你这丫头,想要偷懒,还找这么个理由。”

    。。。。。。。。。。。。。。。。。。。。。。。。。。。。。。。。。。。。。。。。。。。。。。。。

    婚后会有温馨甜蜜的几天,所以,这两章没有激烈的争斗,很快,又会有阴谋袭来。就酱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