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太子府赴宴,再遇阴谋(二)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太子气的对柯怡巧竖起了巴掌。

    柯怡巧却冷笑着屏退奴才,满不在乎地说道:"太子爷,妾身这可是为了您好。要是让皇上知道您和这个小贱人的事情,您以为您还能在太子之位上坐得安稳吗?妾身不明白,妾身哪里不如这个小贱人,您宁愿和她偷偷摸摸,也不愿宠幸妾身?与其这么不被太子爷待见,妾身情愿一死。您要么杀了妾身,要么,就杀了这个小贱人,我和她,您只能选一个。"

    太子当然不可能选择柯允儿,柯允儿已经废了,破了相,腿也断了,不可能再回到他老爹面前,做他的眼线。

    而且,今天他如果杀了柯怡巧,怎么跟兵部尚书交代?柯怡巧可是上了皇家玉牒的太子侧妃;而柯允儿只是一个宫女,今晚来太子府,并没有人知道,所以,只能牺牲她了。

    柯允儿死了,除了太子和柯怡巧,没人第二个知道,那天晚上知情的奴才,全部被两人灭口了。也就是从那天晚上以后,太子渐渐宠信柯怡巧,最后,把太子府的中馈,都从太子妃手里夺过来,交给了柯怡巧棼。

    可是慕紫幽是如何得知柯允儿被害这件事的?

    柯怡巧吓得脸都白了!她的心理,正好印证了那句话:"做贼心虚!"

    其实紫幽并没有说她害死了柯允儿,可是一句至死方休,还是让柯怡巧慌了心神圭。

    不过,很快,这女人又冷静了下来。开始思索对策。

    而旁边听到紫幽这番话的夫人小姐们,联想到柯允儿和柯怡巧母女之间的矛盾,都是偷偷的掩嘴而笑。

    幸好兵部尚书夫人重病在身今天没来,不然的话,此刻,只怕也会气得要死!

    遮遮掩掩偷笑的人有,也有那光明正大站出来不用遮掩的。

    三皇子的侧妃冯湘君,是三皇子庶妃贤妃的姨侄女。穿着一袭茜红色勾金牡丹滚紫貂毛长裙,裙摆如莲瓣铺展,露出枣红色串珍珠葫芦的盆底鞋,从手臂处收紧,到手肘处突然变大的金丝绣的水袖,越发显得她身段窈窕,如云的发髻露出宽阔的额头,还有一双含水的丹凤眼。

    袅娜的走了过来,朝着柯怡巧嘲讽的一笑,"可不是嘛,柯侧妃向来都是嫉恶如仇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说罢,那眼眸便斜睨着柯怡巧,捂着嘴娇笑不已。

    如今三皇子和太子的关系尖锐的很,就连女人们也跟随着夫君对立起来。

    紫幽叹了一口气,这些女人在一起没事就要找点事来掐,仿佛这样生活就会更有乐趣一点。

    安国公夫人眼看两位皇子的侧妃像一对斗鸡,马上就要对尅起来,连忙出口将话题岔开。

    瞧了三皇子侧妃的腹部一眼说道:"孙侧妃怀孕过了三个月了吧?今日参加生辰宴会的人多,孙侧妃可要多多小心小皇孙哦。"

    三皇子侧妃因为出自三皇子母族一系,很是得宠,嫁给三皇子一年不到,已经怀了第二胎。

    第一胎二个多月的时侯流产了,为这事,三皇子正妃文楚妍,被三皇子冷落到现在。

    虽然一切证据证明不是文楚妍下的手,可是文楚妍一直未有身孕,多多少少还是被三皇子怀疑上了。

    孙侧妃见安国公夫人提到她怀孕,又说她肚子里是个男胎,娇媚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得意洋洋的骄矜,摸着并不明显的腹部,像是摸着一块超大的钻石一般,炫耀给众人看,嘴角傲慢的上扬,"本来三殿下也是说不让我参加宴会的,可每日在府里呆着,也实在是太闷了,今日太子殿下生辰,我过来也算是沾沾喜气,顺便散散心。"

    到太子殿下的生辰宴会上散散心,这样的话说出来鬼都不会相信,都知道她的心思,只不过是不想这样的场合,单单只让三皇子带着正妃出席露脸罢了。

    众人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却一致谄媚地附和道:"是啊,多出来走走对胎儿也是好的,如今虽是冬季,可今天天气晴朗,阳光很好,一点也不觉得寒冷。"

    "可不是吗,今个儿我还跟孙妹妹说了,出来走动可要小心,以免伤了肚子里的小皇孙,可她性格向来活泼,喜欢热闹,三殿下也怕她闷在家中对身子不好,便让她跟着来了。"说这话的正是三皇子正妃文楚妍。

    她本来站在另外一边,跟着魏国公夫人她们说着话,眼眸却一直不经意的朝着这边瞟着;看似不经意,实质一直都在留意三皇子侧妃的举动,此时一番话说出来,更是显得她温厚大方,贤惠淑雅。

    紫幽浅笑着打量着这位三皇子妃,她穿着只有正妃才能穿着的大红色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披着妆缎狐肷褶子大氅,挽着高髻,带着全套金镶红宝头面,稍圆润的脸庞上五官端正,脸上带着得体的关心,本也算的上是个美人儿,只可惜一站到如茉莉一般清新俏丽的孙侧妃身边,便显得整个人庄重文静有余,妩媚娇俏不足,有点平淡无味。

    她嫁给三皇子一年半了,可是肚子却一直都没怀上过,反而是比她迟进府的孙侧妃,比她先怀上了,虽然流产了一个,可是如今肚子里又有了,如若孙侧妃这一胎生的是个儿子,只怕三皇子妃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但是眼下这位三皇子妃的笑意里可是看不出一点勉强,话里话外无不是把孙侧妃捧得高高在上,刚才那话让人一听就明白,如今在三皇子府里,她这位正妃说的话,远远没有孙侧妃撒娇来的管用。

    紫幽淡淡地扫了一眼孙侧妃那虽然已经三个多月的身孕,却看不出隆起的肚子,浅浅的一笑,目光转回到三皇子正妃的面容上。

    暗赞文楚妍是个宅斗高手!有时候捧的高,可不是为了让你过的舒服,说不定摔下来的时候,会跌得更惨啊。

    孙侧妃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柯怡巧极为反胃,看向她的眼眸里透着一丝厌恶,还有着隐隐的妒忌,同样是做侧妃的,她就做的这般费心费力,如履薄冰;而人家就是做的风生水起,风光赛过正妃。

    乍听的有位夫人奉承孙侧妃貌美如花,才情过人才赢得三皇子如此宠爱不衰的时候,忍不住冷笑着开口道:"可不是吗?孙侧妃不仅是才貌过人,心胸也十分的宽广,眼下自己不方便侍候夫君,便为夫君寻来了娇婢美妾,这般的贤惠娴淑,可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柯怡巧这番话一说完,众位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讪讪的。在座的大部分夫人,几乎都做过这样的事情,有孕在身,不方便侍候男人的时候,为了不在这段时间内,丢失宠爱,落到情敌的手中,都会挑选自己身边的心腹丫鬟送上夫君的床榻。

    孙侧妃纵使再美丽得宠,在有身孕的日子里,还是不能去伺候三皇子的,为了拢住三皇子的心,只好把自己身边美貌的小丫鬟,送给三皇子去睡。

    眼下柯怡巧说这话,就是要打孙侧妃的脸,你不说你魅力无限,勾的三皇子只喜欢你吗?还不是要送人到三皇子的床上去?说到底也不过还是得使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去争宠而已!

    孙侧妃自怀孕以来,府里府外的人,无不是捧着她,哄着她,哪里有人像柯怡巧这般语带嘲讽挖苦的?顿时那脸上的笑容就显得滑稽起来,气的恨不能上前扇柯侧妃几个大耳刮子。

    见周边人员众多,好不容易忍了下来,但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带了几分狰狞,"柯侧妃此话不错,这等贤惠淑德的心胸你的确是要好好的学一学,在座的夫人们都是一心为自家夫君开枝散叶,排忧解难的,柯侧妃可要好好的为太子殿下考虑一番了,毕竟太子殿下是三皇子的兄弟,不能落于人后太多!"

    众人听了孙侧妃前面的话,都是暗暗点头,谁家不是这样的?为了表明自己的贤惠大方,无不是上赶着给夫君挑选貌美可人的小妾,博得一个好名声。

    可孙侧妃突然话锋一转,把话题提升了到了另外一个层次,若之前还是两个女子在明里暗里为自己的荣誉互斗,现在可就引升到了皇子之间子嗣落后不落后的问题上面去了。

    她们纷纷看着柯怡巧,太子府里虽然莺莺燕燕不少,可是府里只有太子妃生了一个郡主,如今太子妃失势,刘侧妃有了身孕,这个柯侧妃没有身孕,家世也没有刘侧妃厉害,竟然能得太子信任,把太子府的中馈,交由她掌管,就这一点,已经是让众人生出了羡慕之心,妒忌之意了。

    如今都想看她如何回答孙侧妃的话,一个回答不好,说不定明天全京城就会传出太子比不过三皇子的风言风语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