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三百零一章 紫幽绝地反击,重创柯侧妃(二)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上官凌然说到这,狠狠地斜睨了柯怡巧一眼,骂道:"我媳妇一开始就说了荷包丢了,今日宴会人多手杂,就是被这侍卫拾了去,也没什么稀奇的,可你们偏偏要将这什么私通的罪名往她身上栽,真nd可笑至极,心思卑鄙又龌蹉!"

    刘氏看着上官凌然和太子,只觉得两人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两人针锋相对,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明明是在审案子,却像是在争夺什么东西。

    但是此时,她并没有心思考虑这些,如今这侍卫已经说不出话来,眼看这私通外男,杀人灭口的罪名就要落到了幽儿的身上,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污名毁了侄女。

    可今天夫君和公爹都没来,这可怎么办?她这么想着,就将目光投向了二皇子。

    她是最近才知道二皇子和慕英毅有联系这件事情的;也是最近才知道,二皇子的瘫症,已经被紫幽治好了。紫幽帮了二皇子这么大的忙,二皇子绝不会袖手旁观,不管幽儿的棼。

    二皇子见事态发展对紫幽不利,也是急得要死,现在一收到刘氏求救的目光后,便将视线转移到了紫幽的身上。

    却发现她一直都悄然挺立地站在那里,无嗔无怒,就和旁边那些人一样,黑曜石一样的瞳仁像是平静的湖面,风吹过也泛不起一点涟漪。

    他知道紫幽,外人见到她,只会被她的美貌所吸引,难以看到那双绝丽星眸里所流动的睿智光芒,此时面对这样的罪名,她却依然如此镇静,那么原因只有一个,她不怕他们的阴谋,她胸有成竹达。

    他绝不相信紫幽会与侍卫私通,就算是私通,以她的聪慧,也绝不会赠送有绣了字的荷包给那名侍卫,这实在是太降低她的智商了。

    栽赃的人想借着这私通的罪名,将她从世子妃的位置上拉下来,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哪个王府里会要一个不贞的世子妃呢?而紫幽又是宣武帝赐婚的,发生了私通之事,丢的不仅是慕家的面子,安王府的面子,还有宣武帝的面子,毕竟当初宣武帝盛赞紫幽淑德有谦,婚事才半个月不到,就发生这样和人私通的事情,岂不是在打宣武帝的脸?雷霆大怒之下,紫幽的生死尚且是小事,若让有心之人在皇帝跟前煽风点火,就算是慕家,也会被冠上教女不严,污损皇室脸面的罪名,而受到责罚。

    紫幽对慕家有多么紧要,二皇子是知道的,此时见她这般淡定自若,让二皇子不由暗暗思忖,却看见紫幽慢慢走到那名侍卫跟前,右手双指朝他射出了一束紫光,接着,就对温大人和叶大人说道:"他很快就能清醒过来说话,不过要想让他说实话,得服下我这颗药丸。我保证,你们问他什么,他就说什么。"

    紫幽说着,变戏法一样,手心多了一颗黄色的药丸。

    柯怡巧见状急赤白脸地喊道:"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再次杀人灭口?"

    "你脑袋nd被门挤了?"上官凌然破口骂道:"我媳妇想要杀人灭口,还会救他?"

    一直沉默的安王,此时被苏庶妃拽了拽衣角,终于忍不住地发话了,"凌然,既然你媳妇现在被人怀疑,你就应该避嫌。"

    说完,板着脸对温大人和叶大人说道:"两位大人尽管秉公办案,本王绝不会徇私舞弊,包庇罪犯!"

    见安王亮出了自己的态度,所有人都愣住了,静寂了不到二盏茶的功夫,大伙就议论起来了。

    声音很小,但是紫幽和上官凌然耳聪目明,自然是能听的见。

    "都说安王宠妾灭妻,喜欢苏庶妃和她的儿子,不喜欢王妃和世子,看来不假,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媳妇。"

    "哎哟!国师可真是不值,这才嫁过去多久啊,公爹就这么不喜欢她。"

    "别说,还没肯定世子妃是凶手,就算是,作为老公公,也不能这个态度啊!"

    "。。。。。。"

    安王妃更是气得悬泪欲滴,两眼瞪着安王,厉声喝问:"王爷,你的心怎么这么狠?你就不怕。。。。。。

    "母妃。"紫幽拦着了王妃,抚慰地拍了拍她的手,随即冷嘲地看了安王一眼。

    很好,这可是你自找的,等着,真相揭穿,看我怎么给你一记响亮的耳光!

    紫幽眸光幽深,看着温大人和叶大人,收回自己的药丸,清冷地问道:"两位大人,也觉得本世子妃应该避嫌吗?"

    "这。。。。。。"两位大人为难了,看看安王,又看看紫幽,再看看太子,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五皇子此时等的似乎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说道:"既然人证物证都在,还吵什么?刑部将人拉下去审问就是了。哪有犯人不动大刑,愿意自己招供的?"

    柯怡巧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她望了一眼紫幽,转头对着温大人说道:"大人,今日是太子的宴会,查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要劳烦大人先把人带下去处理了。对了,刘侧妃刚刚不是和世子妃一起在花园里散步的吗?她们虽是结拜姐妹,可是我相信,刘侧妃和安王爷一样,会大义灭亲的,除非。。。。。。"

    这句话蕴含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你把人带走吧,别让这件事再打扰了太子的生辰宴会了。还有,说不定世子妃和那名侍卫在一起时,刘侧妃是知道的,只不过人家是结拜姐妹,能不能大义灭亲,可就不好说了。

    温大人和叶大人对视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为难。

    两人皱着眉头,都在心里暗骂:这nd叫什么事?来参加个宴会,还能遇到这么难办的事情。

    确实难办!太子的生辰宴会,总不能一直围绕着这个案子没完没了地审问,耽误了筵席。

    可是真的把国师带去审问,借他两人十个胆子,他俩也不敢啊?!

    就在这时,紫幽和上官凌然对视一眼,却突然开口了,她看着温大人说道:"大人,能将你手里的荷包拿给我一看吗?"

    罪名眼看就要定下来了,她突然要求看那荷包,众人不由的侧目。

    太子转头看去,她一身轻罗软裙,烟纱笼罩,行走之间裙摆轻摆,像是踏在云间缓缓而来的仙女,那一双星眸里更是蒙了雾气,有一种虚无的美丽,却慑人心魄。

    柯怡巧嫉妒的望着太子眼中那复杂的神色,面上却是颇有深意地含笑阻止道:"这是证物,只怕给世子妃看了,万一发功给烧掉了,岂不完了?"

    紫幽看了她一眼,精致的秀眉微微蹙了起来,像是有些失去了镇静,"柯侧妃,既然已经要定我的罪名了,那么总得让我这个即将被押走的囚犯,好好的确认一下那证物是不是我的,我才甘心吧?"

    柯侧妃一听,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刚才世子妃不是已经承认了是你的荷包吗?"

    紫幽依旧是淡淡地,"方才我站的那样远,本来以为只是问问荷包丢失的事情,乍看之下,确实很像,便想当然的以为是我那个不见了的荷包;可是现在牵扯到了杀人,红杏出墙,件件关乎我的清誉,我自然要仔细的查看一下,以免被人冤枉了,让真正的罪人逍遥法外。"

    这时候,紫幽平日为人治病,积累的好人缘看出来了,安国公夫人,殿阁学士夫人,工部尚书夫人,以及其她一些夫人纷纷点头,她们也不相信紫幽会干出柯侧妃说的事情,自然希望她能洗脱嫌疑。

    柯怡巧却仍旧不松口,"证物不可过犯人之手,这可是刑法有规定的,并不是我不愿意为之。温大人不也一直没开口答应吗?不信你们问问他,是不是有这个规定。"

    温大人有些尴尬的点点头,"确实如此。"

    "既然世子妃不可以碰触证物,那便换个人拿着荷包,不就行了?"这时,三皇子妃文楚妍却在一旁开了口。她的声音很温和,就像她的外表一般,不会给人过分惊艳的感觉,很文静,

    "那既然如此,温大人你看,这荷包由本皇子拿着给世子妃看可好?"二皇子推着轮椅向前一步,清隽英朗的面容显得很沉稳,言语客气又带着一股自信。

    二皇子最近半年在朝中已经崭露头角,宣武帝已经重新重用他,有好多政务,都交给了他。

    温大人虽是一品大员,可对着这位沉寂了六七年以后,又能崛起的皇子,也不敢托大,刚想开口,柯怡巧又抢在前头道:"这不大好吧?二殿下可是世子的堂兄哦,亲戚之间,谁知道会不会徇私?"

    二皇子听了她的话,面色仍然是不辨喜怒,只是话锋却很犀利:"这话不尽然吧?柯侧妃和世子妃也是亲戚关系,太子和安王世子也是堂兄弟,可我却觉得柯侧妃一直是在咄咄逼迫世子妃,并未徇私舞弊吗。"

    。。。。。。。。。。。。。。。。。。。。。。。。。。。。。。。。。。。。。。。。。。。。。。。。

    这一章献给送小冰荷包的钟贞贞亲!暗冥玄冰亲!小冰谢谢亲们!为亲们祝福!╭(╯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