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三百一十章 发现太子虚伪,刘蕊雪醒悟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可是,紫幽却双目蕴泪,低吼道:“那你让我怎么办?做出对不起雪姐姐的事情?抗旨不遵,和你私奔?你舍得你现在的地位?舍得你未来的江山社稷?”

    “傻丫头!”太子当时欣喜若狂,伸手要为她擦眼泪,紫幽闪开了,然后就听他情真意切地说道:“我们为什么要私奔?我们相爱没有错,这大燕的江山,本来就该属于我,我用不着舍弃,我坐上皇位的第一件事,就是册封你为皇后。我要让你成为大燕最尊贵的女人。我们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也没有对不起你雪姐姐,我不爱她,从来就没爱过她,娶她只是为了赢得安国公府的支持。幽儿,你不要嫁给上官凌然,你等着我,用不了几年,我就会登上那个位置。”

    紫幽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面子上却装出痛苦万分的样子说道:“没用了,晚了。还有四天,我就要嫁给上官凌然了,我不能抗旨,那样会给荣国公府带来灭顶之灾的。算了,我们没有缘分,你真用心,我们下辈子早日相遇。”

    太子听她这么说,就更不愿放手了,竟然冲上来要用强的,“幽儿,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你成为那个草包的女人。你。。。。。。你现在就给了我吧!”

    “你疯了!”紫幽一下子推开他,“上官凌然整天混迹于青楼楚馆,是不是处子,他会不知道?你想让我成为弃妇吗?还有,雪姐姐还怀着身孕,咱们这么做,对得起她吗?棼”

    说完,紫幽就狠狠地推开他跑了。

    后来,太子又约见过她两次,都被她推了;再后来,看见紫幽和上官凌然竟然很甜蜜,太子就更是妒火中烧,这才有后来柯怡巧的暗害,太子会点头同意。他是抱了他得不到,别人也休想拥有,他要毁了她的决心,咬牙同意了柯怡巧的设计。

    可是,在计谋要成功的一瞬间,他又该死的难受,没人知道他心里那时候的滋味。既盼着紫幽不贞的名声坐实,可荷包里掉出柯怡巧的肚兜,他又为紫幽的脱罪,松了一口气村。

    再后来,他借机杀了柯怡巧,有因为柯怡巧威胁他,要把他和柯允儿奸情告诉皇上的羞愤,也有对她暗害紫幽的怨恨,总之,那种心情极为矛盾,连他自己都没弄明白。

    紫幽告诉刘蕊雪,当然没有说出全部,只把太子在她婚前找过她,希望自己嫁给他,不要嫁给上官凌然,还有对刘蕊雪无爱,只是为了取得安国公府支持的事情说了。

    她以为刘蕊雪听后,会伤心地嚎啕大哭,会痛不欲生地骂自己瞎了眼,甚至会怪自己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真相。

    可是,刘蕊雪只是掉了几滴眼泪,然后,就颇为冷静地对紫幽说道:“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猜到了。看见他对待太子妃那么薄情,再看见他对待柯侧妃如此绝意,我还有什么看不透的?幽儿,你信吗?有一段时间,我确实被他的柔情蜜意冲昏了头脑,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体贴,幽儿,我只是个女人,是一个渴望得到男人宠爱的平凡女子;看见他对我那么好,就连娘亲都被他感动了,回来劝说爹爹:‘我看太子殿下对待雪儿怕是真心的,如果不爱她,怎么可能为她想的那么周到?如果不爱她,又怎么可能为了雪儿,屡次顶撞皇后娘娘?如果不爱她,又怎么可能冒着被外祖家责怪,叫你为岳父大人?老爷,雪儿是咱们的女儿,将来要是做了皇后,那咱们安国公府,岂不更好?’呵呵。。。。。。爹爹向来狡猾如狐,都被他骗了过去,又何况我?可是,那一天佘家被查抄,佘太师及其儿孙全部被下狱,太子妃苦苦地哭着求他,他当着我的面,确实哄劝着太子妃回了她的院子,要不是我因为不放心太子妃,去看她,还不会听见他那番绝情的话:‘佘月娇,从现在起,你给本宫老老实实地呆在院子里,歇了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佘家倒了,本宫不可能再在你身上花费时间,这是最后一次,你好自为之!’幽儿,那话无情之极,那脸上,也没有了以往温文尔雅的笑容。幽儿,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打死我,我都不会相信,这话回是平常一贯笑眯眯的太子说的。后来有一天,一个在花园里负责洒扫的小丫鬟,慌慌张张跑来告诉我:‘侧妃,奴婢是不是见鬼了?刚刚在花园里,看见了两个柯侧妃。’我当时还不相信,责斥小丫鬟:“胡说什么?小心我掌你的嘴!’小丫鬟吓得连连摇头,‘侧妃,奴婢没有骗您,您去太子爷书房看看就知道了,要是奴婢说的不对,您再责罚奴婢也跟趟啊!’幽儿,我幸好去了,这才发现。。。。。。发现。。。。。。他竟然和柯允儿还有那样见不得人的关系。。。。。。”

    刘蕊雪说到这,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流了下来。满脸羞愤,就好像做了不知羞耻,不顾伦常之事的人是她一样。

    当然,她不知道那个洒扫丫鬟是土灵,更不知道,是紫幽让土灵引她过去,看见太子真面目的。

    太子女人多,刘蕊雪尚且可以接受,可是深受传统礼仪道德教化的她,是绝对无法接受太子***一事的。

    果然,就听刘蕊雪接着说道:“幽儿,我想起了上官灵罗,那个时候就有传闻,太子和四公主有那样。。。。。。那样的丑事,可是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怕是真的。幽儿,我真的觉得好恶心,这和畜生有何区别?他为了堵住柯侧妃的嘴,前些日子,对她那个宠爱,如果不是我听见了柯侧妃和他的谈话,我都以为是真的;可是,昨天他毫不留情地就杀了她。幽儿,你说,如果哪天他不需要我了,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我觉得他好可怕!真的,幽儿,他现在到我院子里,对着我温柔备至,我就全身发寒,我真的怕死了。。。。。。”

    刘蕊雪说着说着,全身就颤抖起来。紫幽看她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和她刚从南疆回到大燕,初见她那时的精气神,确实差了不少,不由又是担心,又是不忍。

    可是她也知道,必须让她清醒过来,不然,将来她会受更大的伤害。长痛不如短痛!

    紫幽狠狠心,一咬牙说道:“你说对了,如果哪天成了他的绊脚石,你就会成为下一个的柯怡巧、太子妃。雪姐姐,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相信他任何一句谎话,对他虚与委蛇,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你的。只是,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孩子?刘蕊雪手摸着肚子,心如刀绞,眼泪狂泻而下。本来以为这孩子生下来,会是一个备受宠爱的小皇孙,她对这孩子,也充满了希望;可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生下这个孩子,是福是祸。

    刘蕊雪哭的肝肠寸断!紫幽见状,对她的心情,还是十分能够理解的。再怎么样,孩子是无罪的,何况在刘蕊雪的腹中,已经存在了九个多月了,预产期就在二月四号,他爹再如何混蛋,孩子也是刘蕊雪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舍不得很正常;能舍得,反而说明她太过心狠冷血。

    就如同前世,她再恨赵宏祥,可是在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的那一刻,她还是疼断了肝肠!

    紫幽想到这,柔声劝慰道:“雪姐姐,听我说,孩子是无罪的,你不要想太多了,这孩子是你的,只是你的。”

    刘蕊雪听紫幽这么说,含泪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幽儿,你说得对,这孩子是我的,任谁也不要想夺走他。”

    刘蕊雪擦干眼泪,想了想,突然对紫幽说道:“幽儿,我不能让爹爹再帮着太子,你说,我该怎么跟爹爹讲?我真怕爹爹和娘亲会上火,这些日子,爹爹怕是我和一样,对他寄予了厚望,要是知道被骗了,还不知会。。。。。。”

    “那也比继续被他欺骗下去的好。”紫幽决绝地说道:“何况,你以为他的太子之位能坐稳吗?皇后之所以被幽禁,是因她和南疆巫师达戎佧有了奸情,被皇上发现了;皇上不废了她,是因为在佘太师面前发过誓,永不废后,但是皇后是不可能再起来了。如今三皇子、二皇子、五皇子一起对太子虎视眈眈,你以为他能坐稳太子的位子吗?雪姐姐,不能让整个安国公府为他陪葬啊!”

    “你说什么?”刘蕊雪被紫幽的话,震惊的瞠目结舌,“皇后娘娘皇位和南疆巫师通。。。。。。通奸?天啊!这对母子可是真够淫。。。。。。幽儿,我知道了,我一定劝说爹爹早作打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