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三百三十七章 寿宴乃是“鸿门宴”(一)

冰愠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将门嫡女》最新章节...

    想想这些年,因为怨恨杨云裳,连带着对这个嫡长子所做的一切无情无义的事情,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也许他真的做错了?不管怎么说,上官凌然是他的儿子不假,他又有什么错?要去承担他母亲的过错?

    安王心里不好受,上官凌然又何尝好受?那是亲爹啊!有比自己亲爹,痛恨自己儿子,看儿子的眼神,如同望着仇人一般,带着无尽的恨意,还要悲惨的事情么?而且更让他难过的事,他和母妃要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错误,他这么痛恨自己和母妃,他都能理解,可是直到现在,他被亲爹恨着,却始终不知道因为啥。

    上官凌然回到“紫气幽然”还在生气,被因为才得知消息赶过来的安王妃看见了,不禁又担忧伤心了起来,“儿子,他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娘!”上官凌然看着母亲眼睛里浓浓的担忧和悲痛,禁不住心里一痛,上前将王妃揽进怀里,柔声慰予道:“娘,儿子没事。您放心,从现在起,他伤不了我了,我更不会让他们伤害你和幽幽的。榛”

    “你还说!”王妃难过地看了紫幽一眼,轻声抱怨道:“你和幽儿一样,有什么事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幸好是娄嬷嬷在我那里,露出了不安的神情,我问了,这才知道了他们过来谋害幽儿的事情。幽儿,为什么不叫我过来?”

    “娘。”紫幽走过来握着王妃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儿媳能对付得了他们,又何必叫您过来受气?放心吧,有我和您儿子在,不会再让您受委屈的。”

    上官凌然见媳妇这么爱护着自己娘亲,说不感动是假的。紫幽知道苏庶妃和徐雅莞今天要来找事,怕王妃见她没过去,会找了来,看见苏庶妃和上官离染他们使坏,看见安王护短,会徒增伤悲,竟然让吴嬷嬷和娄嬷嬷,带着加了安神药的补汤,给王妃喝了,让她好好地睡了一觉也。

    要不是娄嬷嬷心里存不住事,在那陪着王妃聊天时,一直心神不宁的,王妃还以为紫幽真的在忙别的事。

    这些紫幽都没告诉他,都是逸佰跟他说的,小妻子这么孝顺体贴自己在这世上最亲的母亲,叫他如何能不爱这个媳妇儿?

    王妃当然也知道儿媳妇的心意,一时间感动地泪水涟涟的。一手拉着儿子的手,一手拉着儿媳妇的手,含泪笑着说道:“好孩子,娘不会再伤心了。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有你们在娘的身边,娘就能挺得住。真的!”

    “这就对了嘛。”紫幽娇憨地笑道:“我们拥有彼此,没有必要为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事难过。”

    “对!”上官凌然将母亲和妻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欣慰地笑道:“有母亲和媳妇在我身边,我心愿足也!”

    没有父亲,就没有父亲吧,这么些年没有这个人,他不也活过来了吧?现在又有了幽幽,还有幽幽的家人,他真的不在乎那些人了。

    紫幽做好了一切准备,防备着苏庶妃和安王进宫向宣武帝告状,说上官凌然欺君,可是,没想到安王竟然警告了苏庶妃:“不要想着进宫告状,说上官凌然会武功,有欺君之罪。有母后在,这条路根本行不通;而且,荣国公和老丞相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将他和慕紫幽分开吧。他对慕紫幽很上心,慕紫幽要是离开他,他就完了。”

    于是,苏庶妃在紫幽走后,和上官离染一番密议,就等着明王妃寿宴,要对紫幽动手。

    二月二十二日,明王妃寿宴,明王邀请了不少人。苏庶妃和上官离染的伤,竟然也奇迹般地好了一大半,能来参加了。

    当然紫幽和上官凌然也在邀请之列。

    明王府比起安王府的大气恢弘,天然清幽,明王府的匠气很浓,所有的一切,都仿佛经过了精心的雕琢。

    只见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但见青溪泻玉,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沼,石桥三港,兽面衔吐,就连荷塘都用白条石砌成了荷花状。

    院里到处可见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仔细一看,才知道全是绢布做成的假花。

    只是这么多足以以假乱真的花卉,所化银子一定不少,足见明王的富有。

    也难怪,作为宣武帝的钱袋子,掌管少府多年,又怎么会没有银子?

    明王妃见众人艳羡,便得意洋洋地看了紫幽一眼,然后掩住樱桃小口得意地娇笑:“王爷知道我喜欢这些花花草草、假山流水,所以,就特意使人弄成这样,为的是我冬日也有可游玩之处,不至于太憋闷。”

    “王爷对王妃可真是体贴入微,可谓是三千宠爱在一身了。”

    “是啊,王爷和王妃真是鹣鲽情深,令人羡煞!”

    “。。。。。。”

    众人齐声称赞,无不艳羡。

    明王妃马上自豪地睥睨了紫幽和安王妃一眼,带着嘲讽地笑道:“呵呵。。。。。。我们王爷就是这样一个人,嘴上从不说什么,事情都是为我做好了,我才知道。可不像某些人矫情,明明并不幸福,却要装出一副恩爱的样子来,表演给大伙看,没得太过虚伪。”

    这话讽刺的太过明显,大家想起上官凌然和紫幽在人前的互动,再想起安王的宠妾灭妻,王妃在众人面前的强颜欢笑,马上就讪讪的笑了起来。

    安王妃气的刚要反驳,紫幽马上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后笑眯眯地大声对她说道:“娘,明王府景色确实很美,只是这么大的府邸,只有四五位主人,人气不旺,太可惜了啊。。。。。。”

    “是啊。”安王妃和儿媳心意相通,马上也跟着叹了口气,“唉。。。。。。可见世上事,没有十全十美的,又何必五十步笑一百步?”

    “是啊。都说,子孙旺,家族才能兴,这话不假哦。”紫幽看都不看明王妃,只和安王妃在那你一句我一句地感叹着,声音却不大不小到能让她清清楚楚的听见。明王妃不能生孩子,听了这样的话,如何能不生气?

    偏偏她的病,还不能生孩子,心悸病,胎里带的,也就是现代所说的先天性心脏病,很严重的那种,不但不能怀孕生子,更不能生气。

    可是,她心高气傲,被家人和明王娇惯坏了,从来只准她对别人尖刻,还不准别人对她不好,此刻听紫幽安王妃这么说,如何能不气?

    明王妃一时间脸色紫绀的厉害,气冲冲走到紫幽面前,厉声责问道:“六弟妹、慕紫幽,你们什么意思?我们王爷好心好意请你们来赴宴,不是让你们来嘲笑我们明王府的。”

    “谁嘲笑你们明王府了?”紫幽故作无辜地看着她,“五伯母,您要是不想请我们,我们也不是就非得吃这一顿饭。就像您说的,晚辈和母妃是来赴宴的,不是来受气的,我和母妃说的也都是实话吗,感慨一下,怎么就让您如此不依不饶了?还是说,您是故意在挑事?”

    “那什么叫做人气不旺?”明王妃气的嘴唇发紫,直打哆嗦.

    紫幽根本就不怕她,不慌不忙地回道:“晚辈没说错啊?本来明王府人气就不算旺,只有四位主人吗。您说,晚辈哪里说的不对?难道您要我睁着眼睛说瞎话,夸明王府人气旺的很,那不是讽刺您吗?”

    “你!”明王妃马上做西子捧心状,难受的朝后到去。

    苏庶妃赶紧扶着她,大声喊了起来:“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快去叫王爷过来啊,明王妃被世子妃气的犯病了!”

    紫幽嘲讽地看着二人表演,然后冷冽地一甩袖子,对王妃说道:“娘,看来今天这寿宴是个鸿门宴呢,这没在哪,我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叫人告诉世子,我们走吧,没的在这被人诬陷,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走,这宴席不吃也罢。”王妃也生气地拉着紫幽要走。

    就在这时,明王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见明王妃脸色和唇色不好,马上过去抱起她,大声喊道:“还不传太医?”

    宁侧妃见状,故意小声央求紫幽,“世子妃,你也是懂医术的。你赶紧给你五伯母看看吧?”

    “你可拉倒吧!”紫幽拉着王妃退后了五六步,“这发个真实的感慨,就成了杀人凶手,我这真要给她治病,这好了行,要是出个三长两短,不是我害的,也是我害的。惹不起,怎么的总能躲得起吧。”

    明王瞪了她一眼,然后温柔地抚摸着明王妃的脸,喊道:“柔儿,柔儿,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别生气,不管谁欺负了你,本王都饶不了她!”

    。。。。

    ..

    ...